把腰抬起来一下,要不我没法动 他冲刺的速度越来越快

  • A+
所属分类:包子文章

这是一张合照,上面的其中一个人就是安东森,而另一个人估计是朱晓燕。

不过照片上看不出来是她,因为照片上是个小女孩,看上去只有十来岁,倒是挺像朱晓燕的。

可是如果是朱晓燕,那她和安东森到底是什么关系呀?

安东森的情妇肯定不可能,这还是个小女孩啊!

难道她真的是安东森的女儿吗?

正当我匪夷所思时,一个洪亮的声音从我头上传来:“谁让你乱动我东西的?”

我被吓得手抖了一下,照片也落到了茶几上。

朱晓燕冲了过来,将照片拿了起来,瞪视着我说道:“不要乱动我的东西!”

“对……对不起!燕姐,我不是故意的,就是打扫时不小心看到了。”

朱晓燕向房间四周环顾了一圈,说道:“你手脚挺麻利的嘛,我去健身这会儿工夫,就给我收拾得干干净净的。”

“总得找点事做不是?”

“很好,不过记住了,别乱动我的东西。”

我忙点头,然后又旁敲侧击的问道:“燕姐,这照片上的小女孩是你小时候吗?”

“不该问的别问。”

我只好闭上嘴,但我可以肯定那就是她了,可还是不太清楚她和安东森的关系。

转而,她又对我说道:“我去洗澡了,你接着打扫吧,记住别乱动我的东西,要是再让我看见你乱动,我砍掉你的手。”

我倒吸一口凉气,飞快地点了点头。

朱晓燕便拿着那张照片离开了,我继续打扫起来。

可是过了一会儿,我又音乐听见一阵若有似无的哭声传来。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于是安静下来仔细听了听,还真是哭声。

是朱晓燕的哭声!

她怎么了?

我立马随着哭声走去,来到了浴室门口,哭声就是从这里面传出来的。

她的哭声越来越大,从开始的抽泣逐渐变成了大哭。

我一下就懵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在浴室门口愣了一会儿后,我才抬手敲了敲门,向里面问道:“燕姐,你发生什么事了?”

哭声戛然而止,紧接着传来朱晓燕的吼声:“滚,谁叫你过来的。”

“你没事吧?”我继续问道。

“我叫你滚!听不见吗?”

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不管就不管,我果断走开了。

哭声终于消失了,我也打扫得差不多了,朱晓燕已经从浴室里洗漱完走了出来。

她就跟没事人似的,来到我面前,却一脸肃然的盯着我,说道:“我警告你,刚才发生的事情如果你出去乱说,我就割掉你的舌头。”

我急忙捂着嘴,摇了摇头示意不敢多说。

朱晓燕便不再说话了,来到沙发上坐下后便打开电视看了起来。

她看得电视也和别人不一样,竟然看《无间道》。

而且在她刚才点开电视时,我还特意发现了她的观影记录,全都是关于警察的电影和电视。

我不安地坐在一边,有些不知所措。

看了有十多分钟后,朱晓燕忽然对我说道:“你过来,给我按按肩膀。”

“燕姐,我不会按摩啊,要是把你弄疼了……”

没等我说完,她就怼了我一句:“叫你来给我按就赶紧的,别啰嗦。”

“好嘞。”

来到她身后,我将双手轻轻放在她的肩膀上,便像模像样地按摩起来。

“燕姐,力道还行吗?”

“可以用点力。”

“这样呢?”

“再用点力,你没吃饭吗?”

死女人,我都那么用力了,竟然还说我没用力。

行,你自找的。

我再次加重力气,可她竟然一脸的享受,甚至还闭上了眼睛享受起来。

按了十多分走,我手都按得有些酸了,准备停一会儿。

可是刚停下来,她就冲我吼道:“我让你停了吗?”

“燕姐,我手有点酸,歇一会儿。”

“真没用。”她白了我一眼,又说道,“赶紧的。”

这一刻我真想一巴掌给她呼过去,简直太没有尊严了。

可是为了继续潜伏下去,我不得不继续忍耐下去。

歇了一会儿后,我又继续帮她按了起来。

她倒是挺会享受的,边看着电视还边吃着我切好的水果。

突然,她向我问道:“你看过这部电影吗?”

“当然看过,不过很久了。”

“你还记得剧情吗?”

我心里一愣,有点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因为这部电影讲的是,两个身份混乱的男人分别为警方和黑社会的卧底的故事。

而她却突然问我记不记得剧情,难道是怀疑我的身份了吗?

由于我心乱了一下,正帮她按着肩膀的手也停了下来。

朱晓燕忽然转头看了我一眼,说道:“怎么又停下来了?”

我晃了晃神,这才回道:“燕姐,我刚才在想这部影片的剧情,看了太久了,有点忘了。”

她笑了笑说道:“这部电影我看了不下五遍,我觉得和现实真的好像,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知道谁是真的,谁是假的……哪怕到了最后,也许真的也成假的,假的却成了真的。”

我现在身份和境遇,对她说的这些话很是忌惮,因为好像每一句话说的都是我。

不过越是这种时候,我越不能慌。

我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后,说道:“我记得电影中刘德华饰演的刘建明才是真的黑社会的卧底,可是最后在天台上那场戏,刘建明说他想做个好人。”

“对,”朱晓燕苦笑一声,说道,“其实大多数黑社会都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好人,可是他们没有机会做好人了,没有人再给他们机会。”

“燕姐,这……包括你吗?”

朱晓燕再次回头看了我一眼,说道:“你说我是黑社会。”

“没,我只是感觉你在说你自己。”

“我又不是黑社会,我干嘛说我自己?”

我心想就你干的那些事,还说自己不是黑社会,谁信呢?

即便我还不了解缅北那边的主要生意链,就这么短时间我跟她见到的这些事情,就足以证明她是黑社会了。

沉默了一会儿,我又旁敲侧击的向她问道:“燕姐,你爸妈是做什么的啊?”

我话音未落,她突然出手一把抓住我的衣服,继而用力一把将我推开,怒声道:“别在我面前提这些事,我警告你,再有下次,我就杀了你。”

她的反应为什么这么大?

甚至连没看完的电影都不在看了,起身就上了楼

把腰抬起来一下,要不我没法动 他冲刺的速度越来越快

为什么一提到她爸妈就那么大的反应呢?

如果安东森是她的父亲,那她的母亲又是谁呢?

我好像掉入了一个谜团中,而朱晓燕身上的谜团,又岂止一个呢?

我一定要弄清楚这些情况,也许这就是掰到安东森唯一的方法。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