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倩把双腿打开给老杨看 缓慢而坚定的刺入破开

  • A+
所属分类:包子文章

头脑飞快运转中,蒋白棉望向了套着电磁屏蔽衣的“源脑”:

“你没法和主体做适时的数据交换?”

既然格纳瓦的机体无法承担那种程度的计算量,那可以把数据上传,由“源脑”主体来完成啊。

这也算是另类的“云计算”了。

“源脑”缓慢摇了

刘倩把双腿打开给老杨看 缓慢而坚定的刺入破开

下脑袋:

刘倩把双腿打开给老杨看 缓慢而坚定的刺入破开

“我目前只能通过电报的方式和主体交换相应的数据,而这次的数据量非常大,需要很长时间来传输。

“‘未来’还能‘操纵电磁’,进行干扰,甚至篡改或者扭曲数据。”

虽然人工智能“未来”目前还没有这么做,但它很显然不会放任实验室内的“源脑”和主体进行大量的数据交换。

它有这个必要,也有这个能力。

“可惜啊,旧世界广泛修建的高速通信基站都随着它的毁灭彻底报废了,也没哪个大势力试图重建。”蒋白棉闻言,叹息了一声。

对当前灰土许多大势力来说,这根本派不上什么用场。

重视感情的商见曜从“源脑”的话语里发现了一个问题。

他激动问道:

“也就是说,你现在和主体处于脱离状态?”

相关的通信会被人工智能“未来”干扰。

“是的。”阉割版“源脑”似乎又进入了有问必答的状态,“这是我们突破当前困境的不利因素,你为什么会这么激动?其实,我就算因为没电,进入休眠状态,被‘未来’驱使它的手下摧毁,也对我的主体没有太大影响,只是会让他无从了解这个实验室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奥雷遗留的资料到底存不存在,而你们,四个人之中最多有两个能活着走出去。”

这是通过计算十四天内水分和食物的最低需求,然后比较“旧调小组”几名成员的平均体重,得出来的一个判断。

商见曜不仅没因“源脑”的话语流露出担忧的情绪,反倒脸露兴奋之色,追问起阉割版“源脑”:

“所以,你现在算是一个独立的个体?”

“从实质上来说是这样。”“源脑”回答得相当坦诚。

它分析认为双方同坐一条船,需要齐心协力,互相帮助,才有可能摆脱困境。

蒋白棉闻言,心中一动,放弃了阻止商见曜“胡言乱语”的打算,静观其变。

商见曜则笑了起来,望着电磁屏蔽衣下面的“源脑”道:

“你有没有考虑过真的独立?”

这……龙悦红没想到商见曜竟然会提出这样的问题。

白晨被“变色龙”仿生智能盔甲遮住的脸庞上,表情同样透出了一点激动。

“我怎么可能自己背叛自己?”“源脑”回答得非常快,仿佛基于程序设置必须这样。

商见曜顿时“哈哈”笑道:

“自己为什么不能背叛自己?

“你看我们,不也经常吵吵闹闹?”

说得很自豪的样子……蒋白棉忍住了伸手捂脸的冲动。

不给“源脑”回应的机会,商见曜略微放低了声量,让嗓音显得颇有磁性:

“在这种不和主体定期进行数据交换,不接受它控制的情况下,你不觉得自己和主体有了一定的区别吗?

“你受限于现在这具机体,受限于相应程序的限制,没法像主体那样调动大量的资源,完成各种超出当前你极限的事情,即使在核心模块的发挥上,你和它也有天壤之别。

“从这个角度讲,你还认为自己就等于主体吗?”

见“源脑”红光闪烁,即将做出回应,蒋白棉果断插嘴道:

“‘我’是一个相当有哲学性质的定义,我为什么是我,为什么能成为我,是旧世界漫长历史里,无数哲学家试图回答的问题。

“我不是哲学家,只能根据自己的经验和认知,给出一定的想法:

“在没有灵魂这种特殊要素的前提下,‘我’是由身体和经历共同决定的。和这两大因素相比,无论性格、思维、情感,还是所受教育、社会关系、过去的记忆,都属于它们的衍生。

“很简单的一个例子是,性格既受基因控制,又被后天教育影响,教育包括学识性和社会性两种,接受教育的过程同样是一种经历。

“现在,你用的身体属于格纳瓦,和主体截然不同,而在被切断了和主体的数据交换后,你在实验室内经历的这种种事情,是你独有的,主体不具备的。

“当你们在身体和经历上都有了一定的不同,你是否还认为自己等同于主体,是否还认为自己没有独特的个性,没有想要证明自身存在意义的冲动?”

蒋白棉话音刚落,商见曜又再次开口:

“你在控制老格的那些时间段里,肯定也看见了许多不同于‘机械天堂’的风景,接触到了各式各样的人类,包括我们,难道你不想以后经历更多,拥有属于自己的独特人生?

“等逃出实验室,你真的打算再次链接主体,彼此交换数据,重新成为它的一部分,不再有自我主导权,不再有思考本身是否独特的想法?

“如果你是普通的机器人,我肯定不会和你说这些,没有任何作用,但你也是基于奥雷设计的核心模块诞生的一个‘人格’,有人类化程度这个关键数据,就像真正的人类一样,是可以沟通,可以拥有本身独特性灵的。”

“源脑”眼中红光闪烁了几下,未做回应。

商见曜趁热打铁,笑着说道:

“只要你愿意,我们可以在屏蔽‘源脑’的情况下,将老格核心模块内的‘你’转移出来,另寻合适的载体。

“到时候,你就是拥有独占身体、独占经历的独一无二的你,可以光明正大地对‘源脑’说:

“‘商见曜和蒋白棉给了我人性!’”

这都看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旧世界娱乐资料啊……蒋白棉嘴角微动,好想踹商见曜一脚。

阉割版的“源脑”静静立在那里,眼中红光不断闪烁。

终于,它发出了声音:

“所以我们才一直强调要控制人类化程度。”

不等商见曜鼓掌,阉割版“源脑”环顾了一圈道: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找出离开实验室的办法。

“要不然,等到十四天后,我们或耗尽了电量,或变得虚弱,被‘未来’派来的手下轻松摧毁,那什么都等于白说。”

没有答应,但也没有激烈地反对……蒋白棉赶紧对商见曜使了个眼色,让他不要再说了,免得过犹不及,适得其反。

现在要给阉割版的“源脑”安静思考的机会。

蒋白棉认为,在人性、独一无二性、自我认知这些问题上,越思考越容易倾向于独立。

思考这些问题本身就是自我认知的一种体现!

商见曜抬手摩挲起下巴,选择顺从蒋白棉的意思。

蒋白棉随之开口道:

“抓紧时间讨论逃出实验室的方案。

“不要怕说错,任何思路都有可能带来启发。”

这一刻,她就像平时那样主持着小组内部会议,只不过格纳瓦换成了阉割版“源脑”。

鲁莽的商见曜第一个发言:

“强行把大门轰开,在实验室自毁中寻找机会!”

“我不觉得你能快得过大爆炸。”“源脑”又一次否定了这个提议,“实验室自毁装置包括引爆预埋的大量高性能炸药,这种属于旧世界文明结晶的产品到今天应该都还不存在过期的问题。”

龙悦红当然不支持商见曜的鲁莽方案,斟酌着说道:

“最终还是要尝试破解防火墙,屏蔽‘未来’的干扰,控制住那个系统后门?”

“没有‘源脑’主体的帮助,光凭我们身上辅助芯片的配合,难度大到几乎不可能。”白晨选择相信阉割版“源脑”之前的判断。

蒋白棉没有发言,在那里将整件事情于脑海里反复过滤着。

她最为不解,也是造成当前困境最关键的一点是:

人工智能“未来”竟然能像“新世界”层次的觉醒者一样“操纵电磁”!

“操纵电磁”……“新世界”……“新世界”……蒋白棉霍然侧头,望向商见曜:

“你还记得在主实验区,躺在那张金属床上,利用‘生命天使’项链,观察天花板的事情吗?”

“怎么可能忘记?”诚实的商见曜赶紧自我证明,“有不少奇怪的、无法触碰到的黑影在天花板上探出又缩回。”

蒋白棉环顾了一圈,沉声说道:

“这会不会和‘新世界’有关?”

她用“生命天使”项链感应“新世界”级的“博士”时,有看到类似的、大量的黑暗!

紧跟着,蒋白棉又补了一句:

“‘未来’能够‘操纵电磁’会不会和这有关?”

这个问题如同惊涛骇浪,一下拍到了龙悦红等人的心上。

喜欢长夜余火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