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rapper私下 《帐中香》 金银花露

  • A+
所属分类:包子文章

鲁陀罗尼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道:“好你个陈义山,本座还当你已经忘了那对儿吃里扒外的混账夫妻了,原来你还记得他们啊!真不愧是好师父,好掌教!不过,既然你要保全他们的性命,那你我之间便有的谈了!且说说看,你能给本座什么好处?”

陈义山皱了皱眉头,道:“鲁陀罗尼,你可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事到如今,兀自怙恶不悛,看来是非要找不自在来受了。疏影,教训教训这不识时务的恶神。”

风疏影登时兴奋了起来,道:“师父,讲什么分寸么?”

陈义山淡淡说道:“没有什么分寸可讲,任你发挥,只要不打死这恶神就成。”

风疏影大喜道:“太好了!”当即提着神杵大摇大摆的穿越巽宫杜门,狞笑着朝鲁陀罗尼走去。

鲁陀罗尼怒道:“陈义山你狂妄!本座如今虽然落魄,却也只是惧你一人而已,余者,皆不足道也!妄想让你的弟子来凌辱本座么?!就凭他们——”

“!”

风疏影一棒子抽在鲁陀罗尼的脸上,叫声立时戛然而止。

鲁陀罗尼飞起了八丈高,然后又似断了线的风筝,直挺挺摔落在地。

“嘭~~”

巨响声中,尘土飞扬,鲁陀罗尼摔了个七窍渗血,周身冒电。

风疏影“哼”了一声,道:“叫叫叫,真是煮熟的鸭子,到死了还嘴硬!”

“贱女人焉敢如此?我杀了你!”

鲁陀罗尼歇斯底里的叫着,颤巍巍抬起手来,朝着风疏影指去。

“滋~~”

一道极其微弱的电芒缓缓逝向风疏影。

风疏影连躲都懒得躲,直接生受了那电芒一击,长发飞扬中,她脚步不停,提着神杵一边迫近鲁陀罗尼,一边讥笑道:“呵~~这是在帮我挠痒痒吗?”

鲁陀罗尼瞪大了眼睛,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喃喃说道:“我,我怎么会变得这么弱?”

“~~”

风疏影又在他脸上敲了一下,啐道:“才知道吗?蠢货!”

鲁陀罗尼瞬间就找不到北了,浑浑噩噩的挣扎躲避,想要逃离风疏影的攻击范围,可风疏影哪能叫他逃走?神杵左敲右抡,“”打的是不亦乐乎,还都只往鲁陀罗尼的脸上招呼!

“嘶~~”

“哎呀!”

“唔~~”

“噢!”

“……”

鲁陀罗尼捂着脸面四处乱蹿,嘴里惨叫声声,着实是不忍卒闻。

旁观者瞧着这堂堂一代大神竟落得个如此凄凉狼狈的结局,都禁不住掩面他视。

甚至连蟒伯都看不下去了,劝道:“风师姐,揭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啊,好

女rapper私下 《帐中香》 金银花露

歹给人家留点面子。”

风疏影也觉这种凌辱很是无趣,当即收了神杵,道:“要不你来?”

蟒伯大喜道:“那太好了,棒子能不能借小弟用用?”

风疏影:“……”

在这片刻间,鲁陀罗尼好不容易没有挨到毒打,急忙叫道:“陈义山,我听闻你们中土圣道修行者尚且讲究可杀而不可辱,更何况是我辈大仙大神乎?!让弟子羞辱对手,实非英雄所为!”

风疏影道:“就你话多!”提起神杵准备再“”他一下,陈义山却挥了挥手,示意风疏影暂且罢手。

风疏影悻悻的“哼”了一声,退下了。

鲁陀罗尼也松了口气。

作孽啊,脸好疼!

只听陈义山冷冷说道:“纵有先天神躯,没有先天元炁,也不过是一副臭皮囊罢了。鲁陀罗尼,你要明白,在我这奇门遁甲神通中耽搁的时间越久,你就会变得越弱,直至神力完全被吸干,魂力也完全消散,等到那个时候,你将彻底的神魂俱灭,灵识永寂!”

鲁陀罗尼心头剧震,冷汗顺着脖颈涔涔而下,因为极度的恐惧,他整个身子克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对于一个已经存在了数千年且始终高高在上的大神来说,没有什么下场能比完全寂灭更可怕的了。

他喃喃问道:“陈义山,你是要抹除掉我曾在这世上的一切痕迹吗?”

陈义山道:“我再说一遍,把沟梨和罗摩放出来。”

“我放!”

鲁陀罗尼站起了身子,梗直了脖子,道:“陈义山,只要你肯答应饶我性命,我便放了他们夫妻俩!我可以不再为神,也可以离开身毒国,从今往后不再招惹你们麻衣仙派,怎么样?”

蟒伯骂道:“放屁!亏你想得出来!你这恶神的话根本就不可信!哪怕是发毒誓,也不足为凭!恩师,千万不要上他的当!”

“嘿嘿~~”

鲁陀罗尼狞笑道:“不信我的话?那就杀了我吧!就让这奇门遁甲的破神通吸干了我吧!可沟梨和罗摩也得死!他们被幽禁在异域空间中,能熬得住一天、一月甚至一年,熬得住十年、一百年么?!我若是死了,你们谁也找不到他们!他们在那个逼仄的、晦暗的、空洞的、孑然无物的地方会发疯,会癫狂,甚至会自相残杀!终有一天,他们也将落得个与我一样的下场!若是这一切恶果成真,便都是拜他们的师父陈大仙所赐啊!因为,他们的师父为了战胜自己的对手,为了彻底消灭自己的对手,竟不惜要牺牲掉自己弟子的性命!哈~~哈哈哈~~陈大仙,你还会是个好师父吗?”

陈义山怒不可遏,仰面喝道:“非正在干什么?!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他还没有算出来吗?!”

鲁陀罗尼一愣,不知道陈义山在搞什么把戏。

非正是谁?

算什么呢?

“来了!”

忽见另一个陈义山从虚幻的穹顶之上飘然落下,化作一根长发,回归了本尊。

刹那间,陈义山眼睛炯炯闪亮,口中长吁了一口气,如释重负的笑道:“终于,都弄明白了啊。”

正是留守在三谷山,陪着非正道人的陈义山分身赶来了。

他也带来了本尊想要知道的所有讯息。

陈义山幽幽说道:“鲁陀罗尼,事到如今,你已经没有任何依仗可以与我讲条件了。我实话告诉你吧,即便没有你,我也能救出沟梨和罗摩。不就是异域空间吗?只要算定那空间在哪一维哪一隅,我就也能打开。只不过,多耗费些时间而已。我有的是时间,可你却快要没有了。”

“哈哈哈哈~~”

鲁陀罗尼纵声大笑道:“你可真是大言不惭啊!还只要算定在哪一维哪一隅……你以为这空间只有四面八方上中下三重天地吗?!莫要忘了,我可是后天第一大神!我在身毒国耕耘了数千年,开辟了无数空间!没有我亲自指定或者亲手开启,即便是给你一百年的时间,你也算不出来!”

喜欢麻衣道祖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