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与公h喂奶 催熟po全文txt

  • A+
所属分类:包子文章

有了这层判断,三位幸存下来的峰主意识到青山的出身极为可疑,无涯的死特别古怪,于是跑去质问青山道祖。青山道祖给出的回应是自己带来的这套修炼方法叫做顺应乾坤之道术,是和逆转乾坤之道术相对应的,这种力量其实一直藏在自己身上没有得到开发,是去了未可知之地才被彻底开发出来的,三人修炼了这顺应乾坤之道术,只要以后不再使用逆转之力便不会引来天罚,若不听劝告,即便粉身碎骨也是咎由自取。

三人自然不会满意这样的解释,遂逼着青山道祖带他们去未可知之地,可是青山道祖却说未可知之地只有他一个人能去,其他人都去不了。

三人很不满意,至此怀疑青山弑师却又苦于没有动机,碍于青山现在的实力只能愤愤而去,为日后的反叛埋下了伏笔。

且回到青山道祖这边。青山道祖从未可知之地带回来三把顶级仙剑,这三把剑就是万剑之母,是未来所有仙器的雏形。青山道祖手握三把神器其威势甚至超越鼎盛时期的无涯道祖,分别向佛、魔、蓬莱三派最强者发起挑战,并全部胜出,至此无敌于天下。

而被青山道祖打败的三派教主不甘心落败的命运,开始潜心修炼寻找反制的手段,其中魔教教主想出的办法就是修炼万骨血阵。

万骨血阵其实并非从来没有炼成过,历史上这一邪恶的阵法是炼成过一次的,便是在彼时的魔教教主手上。

也怪青山道祖太过心慈手软,如果他像无涯道祖那样一心灭了魔教就不会有后来的事了。

当时青山道祖击败魔教教主而不杀死对方,在对方心中埋下仇恨的种子,魔教教主为了反败为胜,开始用人命修炼万骨血阵并最终成功。血阵一出,天地变色日月无光,万米血海吞噬灵肉,与血海抗衡的人全部受到万千邪念的冲击,即便侥幸没被血海吸收,也会受不了心魔的折磨而堕落入绝境。

更可怕的是,万骨血阵是没有上限的,那邪阵吸收的生灵越多,阵法产生的威力就越强。彼时的魔教教主以万千生灵之死强行引发血阵的力量,千米血海腾空直扑蜀山。

青山道祖手持三把神剑迎敌,两人鏖战七天七夜,到第八天早上,血海中的生灵被消耗殆尽,青山道祖三剑合一杀死了那位一心报仇的教主。至此,万骨血阵的灾祸终于结束。

经历一场大战,青山道祖明白了冤冤相报何时了的道理,他强行摁下门人将魔教余孽斩草除根的想法,把万骨血阵的修炼方法以及创造了这一强大阵法的魔教教主的骸骨封印,甚之将三把神剑中与昆仑山地穴属性最相似的王剑九龙送给了魔教作为补偿,让他们在蜀山面前不再没有还手之力,没必要再去研究或者重启类似的阵法。最后,将受邪气侵染严重的两仪无相剑封印,不到洗净罪念永远不能解封。

至此,蜀山剑派和昆仑山魔教由于青山道祖的一念之仁达成了维持千年的平衡,这千年间两派虽然互有攻伐,但是谁都奈何不得谁,谁都消灭不了谁,也从来没再出现过野心勃勃的教主,去钻研如万骨血阵般邪恶恐怖的阵法,或者去寻求更强大无双的力量。

王剑九龙和寿剑星魂便是两派实力的天花板了。”

故事讲到这里,白羽彻底哑然,他早已听说王剑九龙和寿剑星魂都是来自蜀山,却不知为何王剑九龙好端端的成了魔教的圣器。现在才知道,一切都是青山道祖的计谋,青山道祖为了防止两派的修真者再去寻求邪恶无法控制的力量,故意将实力相当的两把剑分别交给两派保管,并作为两派的圣物存在。看似是给予了两派互相杀戮争战不休的武器,实际上是给两派设置了实力的天花板,从此再没有人去狂妄的追寻力量的极限而无所顾忌,两派的人至此将争夺的焦点放在了这两把剑上,再没出现过无涯道祖和魔教教主那样的疯子。

真是好深的心思啊。

白羽甚至怀疑青山道祖是故意去挑战魔教教主的,故意诱导他修炼万骨血阵造成灾难,再出手解决灾难,顺势将两把神剑分离达成两派的平衡。

产生这种想法是因为青山道祖明显不是无涯道祖那样的战斗狂人,青山道祖追求的从来不是天下第一,因为无涯道祖死后他已然无敌无需证明,若是好胜心强早就将质疑他的人杀光了(比如三峰峰主),不会允许他们存在。再联想到通天路上出现的一幕幕,那可都是青山道祖在千年前布置下的杰作啊,一直到今天仍然有效,可见青山道祖能够预测未来。一个能够预测未来的强大修仙者怎么会纵容万骨血阵出现呢,除非他想这样做。

一切都在青山道祖的计算之中!

方白羽没有将心中的推断说出来,因为这个想法是对青山道祖的大不敬,但掌门真人李易之已经看穿了他的心思,充满慈爱地说道:“为师知道你在想什么,把想法埋在心里便好不必说出来,因为谜底揭开的时间肯定是在你这一代。

知道青山道祖怎么说吗,青山道祖在千年前就预测到了久远的未来万骨血阵将会重启,而那个重启万骨血阵的人必然就是魔教教主的转世,能够阻止他的只有当代的蜀山掌门。青山道祖更预测,久远的将来圣子将会走过他的老路降临在人间,以自己特有的方式赐予九州救赎。”

“圣子?”提到圣子,白羽心中一黯,“圣子到底是谁?是我还是叶飞?”

“能够给予九州人民救赎的,当然是我蜀山未来的掌门。”掌教语气严厉的说道。

“可徒儿觉得,叶飞处处凌驾于徒儿之上。”

“可笑!你作为蜀山未来的掌门,是千年来第一个接受青牛上仙教诲的人,是千年来唯一一个将两仪无相剑解除封印的人,更是千年来唯一一个能够倾听万物之声,拥有天启之眼的人。你怎么会生出如此愚蠢的想法,觉得自己比不上叶飞呢!”

“可是,可是我觉得叶飞比我更强。”

“当你将这些绝世的力量融会贯通的时候,你的实力绝不在青山道祖之下。而叶飞呢,他毕竟是有瓶颈在的,因为修道一途越是到了峰顶,越是困难重重。叶飞的性格和血脉其实不适合修道,他永远不会是圣子。”

“血脉?”白羽不解,不知为何掌门提到血脉二字。

“你应该知道吧,叶飞与你我不同,他的体内流淌着罗刹族的血。”到了现在,掌教已不对他隐瞒任何事。

白羽继续追问道:“罗刹族是传说中的战斗民族吗?叶飞的族人真的全都被杀光了吗?”

掌教神色一变,似乎罗刹族被灭族的往事,掀开了他心中一道隐藏已久的伤疤,不过很快恢复了正常,转移话题道:“傻孩子,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对自己有信心,要时刻记住你是谁,你是谁的弟子,你的肩膀上背负着怎样的重担。”

“师父!”白羽又一次跪在地上,跪在恩师足下。

“起来吧傻孩子,地上凉。”在白羽面前,掌教犹如慈父一般温暖,这是叶飞永远不能体会到的,“听了遥远年代的故事,想必你已经猜到为师为何今晚唤你前来了。青山道祖曾经说过,血阵重启之时圣子降临之日,人间将会迎来圣子的救赎。趁着还没有下山,为师会把蜀山大大小小的秘密全部告诉你,万一有一天……”

“不,不会有那一天的!”白羽急切地道,他是真的

娇妻与公h喂奶 催熟po全文txt

对掌教动了孝心的。

“傻孩子,总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万一那一天真的来了,这偌大的蜀山你要替我料理好,替历代掌门料理好。孩子,你要永

娇妻与公h喂奶 催熟po全文txt

远记住,任何人、任何事,在我蜀山的兴盛面前全部不值一提。”

“师父,您不会有事的,您一定能够长命百岁。”

“能不能长命百岁为师不知道,为师只知道选中你做蜀山掌门,是为师做的最正确的一个决定。”

“师父!”

“不要大吼大叫的,别把行渊吵醒了。”

“是,师父。”

“对了,有件事情我要问你。”

“师父您请说。”

“你过去是不是经常偷偷地到青牛上仙那里去,它可有对你说些什么?”

“青牛上仙对弟子很照顾,会传授一些功法给我,其他的就没什么了。”白羽自然不敢将彩儿的事情告诉掌教,毕竟彩儿的真面目实在令人难以接受。

“真的吗。”掌教逼问。

“弟子绝不敢欺骗师尊。”白羽慌忙解释,吓出了一身冷汗。

还好掌教只是吓吓他:“对青牛上仙你要留点心。毕竟,它曾是无涯道祖的坐骑,是唯一一头知晓当年秘密的牛。时至今日,无涯道祖和青山道祖之间的恩怨情仇我是永远不会知晓了,但我可以肯定,两人的关系绝不是亲密无间的,中间肯定隐藏着很多秘密。青牛上仙一千年来从不对仙人开口,现在忽然召见你一定是在你身上看到了什么,你小心别被利用。”

“弟子谨遵师命。”想到被青牛上仙引导着解除彩儿身上的封印,培养彩儿变成怪兽等等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情,白羽后背直冒冷汗,他心里想:“要说青牛上仙利用他做些什么,也就是解放彩儿这一件事了。难道说彩儿身上藏着什么秘密?”不敢细想毕竟掌教在侧,不过白羽打定主意,以后对彩儿和青牛上仙的举动要多加留意。

掌教没有注意到他表情的异样,兀自说道:“此行下山,为师虽然让你随行,但你要尽量避免和万骨血阵硬碰硬,那阵法有着侵蚀人心的能力,你和它硬碰硬次数多了很容易道心受损影响修为。躲在为师身后便好,千万别强出头,听明白没有。”

“若蜀山弟子全部不顾生死冲锋陷阵,徒儿又怎能袖手旁观!”

“为师只是让你避免和万骨血阵硬碰硬,并没有阻止你和其他人打,在战场上你是可以选择对手的,傻孩子。”

“师父,您想的真周到。”。

“为师只是不想你再走你大师兄的老路。”提到钟离睿,掌教的神色暗淡下去,那是他心中永远的痛。

白羽对钟离师兄同样敬重,他深知没有钟离师兄临终前的安排,掌教是不会对他如此看重的,正是托了钟离师兄的福他才有今天。

提起钟离师兄,白羽忽然想到了什么,猛然抬头说道:“师尊。钟离师兄当年是在哪闭关的?弟子想去看看。”

“你要去大师兄闭关的地方?”掌教未解其意。

方白羽语气肯定地说道:“师父您想想看,过去咱们一直认为无涯道祖观星悟道,从诸天星盘当中参悟了逆转乾坤之道术。现在才知道,他是发现了埋藏在蜀山的秘密,以此要挟天道得到了力量。

那么无涯道祖找到的禁忌究竟是什么呢?时至今日,那个禁忌是否还存在呢!”

“你的意思是……”掌教颓废的表情忽然散去,眼睛眯成一道缝,仿佛明白了白羽的意思。

“徒儿的意思是,既然无涯道祖并非观星悟道参悟道化,逆转乾坤之道术也并非真的大逆不道,而是天道的本源之力,那么试想想看,钟离师兄是怎么自行领悟逆转乾坤之道术的呢?他是否也是因为有了什么奇遇,所以感悟了这份造化呢?”

“为师糊涂啊,怎么把这层关系忘记了!”

“师尊,钟离师兄到底是在哪里闭关的?或许咱们找到了钟离师兄闭关的地方,再仔细搜索,便能够探明无涯道祖和天道之间的秘密。”

“不,这不仅是无涯道祖和天道之间的秘密,更是睿儿的死因,天啊,万幸,万幸有你,难怪睿儿临死之前将一切托付于你,原来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

我们现在就去。”

掌教伸出右手搭在方白羽的肩膀上,“嗖”的一下,两人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到了方栦山的后山。此地位于方栦后山诸多结界之中,不是掌教带领白羽绝难进入。

到达之后白羽却觉得环境有些熟悉,仔细回想才想起青牛上仙引他进入神树结界的时候曾经路过,只是当时并没有在意。

在掌教的带领下,两人沿着石壁向上爬坡,面前的石壁几乎是垂直向上的,陡峭的程度令人不寒而栗。两人顺着陡坡紧贴着石壁向上爬,走了大概一两分钟,石壁上出现了一个凹进去的山洞,碎石降落封闭了洞口,但丝丝仙蕴仍从碎石缝隙中溢出。

“这就是你大师兄修炼的地方,他出关的时候洞穴就塌了,仙逝后我干脆将其封印,免得被外人侵扰。”

“您当时就没进去看看?”

“睿儿那孩子天性顽皮,里面不知道设置了多少陷阱,即便以为师的修为贸然闯入也要吃苦头的。”

“钟离师兄确实是小孩的个性。”

“不止个性是小孩,他根本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提起陈年往事,掌教少有的露出笑容,这是白羽费尽心思也不能得到的,可见掌教与钟离师兄感情之深。

白羽没有打扰他,让美好的回忆飞一会儿,给这看起来不可击倒的男人一丝安慰。

片刻后,掌教的面容恢复了严肃,挥挥手,洞口的碎石全部被震碎成粉末,粉末爆开的时候又被掌教护体的仙罡稀里哗啦地阻挡在外面,可见他态度之坚决。

随着石块的粉碎,一道金黄色趋近于白的圣光从洞穴里射出,掌教两眼眯起道了一声:“跟上。”直接闯入了洞穴。

确如他所说,洞穴内部不算宽敞,却被钟离师兄以逆转乾坤之道术布下了种种禁制,以掌教的能力也被其搞得灰头土脸,直到三个时辰之后,天空最黑暗的时候方才彻底将重重禁制打破,手掌上下挥动调理内息,许久之后才终于调整好。

方白羽始终跟在师尊的后面,因为他希望掌教能够先看到里面真实的样子,再决定告不告诉他。

后者已经调理完毕,招手示意白羽过来,走到那片金灿灿的光芒下,师徒二人合力将那光芒剥离,看到了存在于里面的事物:“这是……”

两人对望一眼,能够看到对方的眼中存在着无与伦比的震撼、迷茫甚至恐惧!

天道之下,蜀山七峰,千年恩怨,其中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

直到天亮,一对师徒终于折返,躺在各自的床榻上却毫无睡意,回想着山洞中看到的景象,两人终于明白了千年前的秘密,明白了无涯道祖获得力量的真相。

虽然只是管中窥豹,已然隐约能够将历史还原。

无数情感与思绪在脑海中翻来覆去的兜转,最终汇聚成两个字——失望!无与伦比的失望。

他们已经将那里再次封印,见到的东西是一辈子不会告诉其他人的,包括白羽未来的弟子,这个秘密事关蜀山兴盛,永远不能告诉任何人。也直到此时,他们才明白了,为何钟离师兄直到最后一刻也没有将逆转乾坤的秘密说出来,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哪怕是至亲,也不能说出口,因为只要说出来,就是害了对方。

失望,一种复杂的情感。

当你看到深爱之人的背叛你会失望;当你面临亲近之人的诋毁你会失望;当你发现渴望已久的事物并非如期待中美好你会失望;当你行万里路始终不能到达终点你更会失望。

失望是一种复杂的情感,能够让你失望的东西太多太多,失望的心态会让你对社会产生疲劳让你选择远离,失望有的时候会变成绝望。所谓的绝望,不是身体的损伤,而是信仰的坍塌。

辗转反侧的方白羽脑海中不断出现洞中的画面,剥开那片璀璨光华的时候他震惊了,明悟了,同时厌倦了,急切地想要逃离,回避事情的真相,心想永远没有来过该有多好。可惜,既成事实,哪怕时光回溯秘密也永远烙印在了心中,只有死才能让这份秘密永远沉睡。

这便是无涯道祖和钟离师兄惨遭天罚的原因吧,因为接触到了本不该触及的秘密。

人啊,果然不能触犯天的领域,否则会死的很惨。

白羽倒不是怕死,只是觉得可笑,原来蜀山的初代掌门,原来他的力量来源竟是如此的……如此说来,蜀山的建派根本就是一个错误,是构建在谎言之上的亭台楼阁,是镜花水月,是一触即溃的华丽。难怪青山道祖要来拨乱反正了,若是按无涯道祖的路子继续走下去,难以想象蜀山的未来……

遥想当年,无涯道祖建立蜀山派,青山道祖后来居之拨乱反正,在蜀山后面加了一个剑字,让昨日之蜀山派变成了今日之蜀山剑派。一直以来,他都坚定的认为之所以加入这个剑字,是因为蜀山人用剑,仙剑是青山道祖一手创造的荣耀所以放入门派的名字当中,以此提醒后人这份荣耀的来源。现在才知道,这把剑是指着蜀山喉咙的,做了错误的事便要被剑所指,为剑所伤,甚至为剑所杀。这把剑是悬在蜀山头上的锋利之器,落与不落,不在持剑者,而在蜀山之人是否愿意坚守顺天而为,替天行道的教义。

真的是好深的用意啊,一直到今天白羽才算彻底明白了青山道祖的良苦用心。

他以一个剑字道尽了与无涯道祖之间的恩怨情仇,道尽了蜀山的未来兴盛与否,也预言了今日的变局。

一切都要有一个了断,便在今时今日。可以说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青山道祖一手策划的。

这样的顶尖人物真是让人既敬佩,又畏惧。

三百里狼烟起,沧浪浪神剑出。

当年青山道祖携三把神剑王者归来,宛如救世主一般降临九州,估计蜀山人激动的快哭了吧,若不是他的到来,整个蜀山都要被夷为平地。

一屁股坐起来,方白羽笑了,哈哈大笑,笑自己目光短浅居然纠结于叶飞是否胜过自己,真是太可笑了,可笑!若他的眼里只有炎天倾,只有叶飞,那便永远无法成为无涯道祖甚至青山道祖那样绝世的人物。

只有站的更高,才能看的更远,心界更开阔,道心更博大,气吞万里如虎。

这才是仙人强大的秘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白羽终于想通了,快意恩仇地放声大笑——天道之下皆为蝼蚁,他要做的不是蚍蜉撼树推翻天道,而是做众多蝼蚁中最不平凡的那一个,要做天道在人间的代理人。

这就是顺天而为,替天行道的真实意义!是蜀山千年兴盛的根源所在!是天启之眼力量的根源。

他终于明白了自己身上的使命,再也不去拘泥于苟且和现实,张开双臂拥抱天空。

天!

我将成为你最忠实的仆人,为你扫清九州的所有不谐之音。

我要顺应你的意思,完成你交代的使命。

白羽顿悟了,理解了自己生命的意义,理解了自己未来的路将是苍穹大道,是一条顺应天道,带领蜀山走向荣耀的光明之路。

什么正啊邪啊,什么好啊坏啊,都不重要。他所要坚守的信念只有一条,便是顺天而为,替天行道。他要做天道在人间的代理人,完成天道交付的所有使命,他要做顺民,做天道之下第一人。

……

与此同时,两个妄图逆天改命的男人已经悄悄进入了蜀山,以步行的方式缓慢地向着方栦主峰移动。

天道之下,有人做顺民,自然有人要做暴民。一顺一逆,恰如阴阳相生相克,首尾互相咬合的阴阳鱼。

叶飞明知天道在玩自己,自己也确实被玩的好惨,逆天改命之心反而越发强烈。他便是不满天道的恣意玩弄,遂毅然站出准备逆天而起,以此让天道知道自己的厉害,对天道还以颜色。

兄弟二人虽然尚未重逢,但是从这一刻起,他们脚下的路已然分道扬镳。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若有一天他们选择的路走向了极致,那两人是否会拔剑相向呢?多年来积攒的友情,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这份羁绊又将怎样了结?

一切都是未知之数,一切都是天道的安排,亦或者是两人各自的选择。

从小顺利的成长环境突遭惊天巨变,炎天倾一次次捏碎白羽的自恃,将他踩在脚下吃屎,包括后来上山遭遇重重阻力,白羽面对磨难的考验选择了臣服,以信仰天道之心奠定日后的路,以此求得曲折的人生从此化作坦途;而另一个人,五岁便经历家族家变,跟着药人一路艰难求生,上山之后又被掌教觊觎被迫下山传道,为此甚至失去了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对重重艰难险阻,叶飞选择继续与天道对抗,用对抗之心激励自己向前走不放弃,以此寻求活下去的意义。

某种程度来说,方白羽虽然屈从了,却对生活对未来充满希望;叶飞虽然选择了对抗,却已然失去活下去的动力,一味以对抗之心支撑他向着更高的地方迈进。

两人的选择没有谁对谁错,更没有优劣之分,有的,只是面对挫折迸发出的对抗之策。

叶飞偏不屈从,你越打压我越要还以颜色;白羽明白了屈从能给自己带来好处,所以选择屈从顺应,好让未来的路没那么艰难。这也恰恰见证了两人的道。

犹记得蜀山之虎云烈在仙人指路时提出的问题——前路有峰阻,应当如何?

白羽说我要绕着走,因为只有暂避锋芒才能够顺利地到达终点。

而叶飞却说我要开山去。因为今日我开山而去,他日路过此地者无需再受此山困扰。

两人性格不同,处理问题的方法不同,便注定了今日的选择不同。

只盼着,他们二人不会因为今日的选择而走向陌路,甚至拔剑相对。

从九幽山入蜀,这一路走来几乎与当年所行之路相同,药人和叶飞触景生情,心中生出万千感慨。犹记得若干年前,两人一个族人尽灭身世如浮萍;一个身患顽疾终日生不如死,都是一副在生死存亡边缘挣扎的落魄样子,谁能想到会有今天。

世事无常,没有定数。该来的一定会来,该走的也永远无法挽留,皆为命数。这个道理药人懂,叶飞也懂,只是感慨之余却不愿接受命运的捉弄,他们两个都是要主宰自己命运的人,因为这个共同点所以能够走到一起。

在罗刹圣城坍塌的时候两人的命运便紧紧绑在一起,若不是药人身患顽疾,他绝不会想着救下废墟中的孩子;若不是叶飞祖国覆灭,他也绝不会心甘情愿地与药人相依为命八年时间。

是命运让两人走到了一起!更奇妙的是,整整八年的时间,药人居然没有传授任何仙术给叶飞,促使叶飞成为了蜀山的弟子,却又在最后时刻将王剑九龙传给了他。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情节曲折的甚至有点离奇,无论回想多少次都是难以相信。

无数次的转念下,只要稍有偏差便不会是今天的样子,是心中的善念让事情走向了今日的美好。药人从此意识到了,善是自己一生没有的信念,却能将他引入福地。

不约而同地走入玄女峰,涉足樊村,站在篱笆墙外看着昔日的茅草屋,药人和叶飞两人心中都是感慨万千,眼睛难以抑制的湿润了。曾经生活的画面一幕幕在眼前浮现——叶飞屋上屋下的晾晒药材,大黄狗懒洋洋地趴在门口打瞌睡,药人躺在药桶里牢骚抱怨不停,往事艰难,蓦然回首却让你充满感动,让你觉得这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段经历。

这便是生活带来的奇迹。

这便是人与万物的不同之处。

“你是……是叶飞吗?”从身后传来的声音将叶飞从回忆引入现实,他擦干泪水挤出笑容,气度不凡地转身,却见一个佝偻的婆婆仰着头看他,一双疲惫的眼睛充满期待地望过来,望着他,“你……你是叶飞,叶大夫,你回来啦!”老叟坚定地认出了叶飞,而后者也认出了她。

“您是婆婆。”叶飞记得对方姓袁,是村子里一位孤寡老人,自己多次免费为她治病甚至因此遭到药人训斥。

“叶飞,叶大夫,你回来啦。”或许是身边没有家人,或许是对叶飞的救命之恩印象深刻,重见叶飞以后,老人簌簌流泪,身体激动颤抖地厉害,“好孩子,几年时间不见你已经成长的如此高大挺拔啦,婆婆险些认不出你,还好你的眼神没变,还是那么的善良倔强。”

“我刚好路过来此看看,婆婆,这些年您好吗,草屋干净是您收拾的吗?”叶飞半跪在老人的面前,宛若远行的孩子跪在母亲的膝下。犹记得,南山之上蜀山之虎云烈曾用从袁姓老人口中套来的话,逼问叶飞的真实身份,让叶飞一时觉得好人没有好报;现在想想真是可笑,若不是当年无私照顾老叟,又怎能被对方时刻惦记一直到今天。

“好,好!”老叟牙已经掉光,嘴唇往里凹导致说话没那么清楚,需要努力辨认才能听得懂,“要不是你医术高超婆婆我早就死了,叶大夫,你总算回来了,婆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你在这边没有亲人,我怕你回来之后没处落脚所以每日过来看看,维持草屋的原状好让你来了的时候有个落脚的地方。叶大夫,这是你的家啊,没事的时候就过来看看,婆婆想你。”

“婆婆,您这些年没再犯病吧?”

“硬朗着呢,你自己看。”

“我这里有一枚良药,若是再犯病了可以应急,您收好了。”老叟的出现令叶飞最近一直在升温的心更加暖洋洋了,从怀里掏出一枚仙丹送给她。

没想到老人家居然回绝:“不要了叶大夫,婆婆我早就活够了,能够多活这些年已经很满足了,未来的日子就听天由命吧,早日去地下也好和家人们团聚。”

“您这是……”

“婆婆我不是和你客气。人到了这个年纪很多事情都看开了,看淡了,也明白了,有时候想想,顺理成章的死了其实也是一种福分。”

“看来您已经活明白了。”

“叶大夫,你是个好人,婆婆我永远记得你的好。”

“婆婆,你也是个好人,谢谢你这些年替我照顾草屋。”

“人心都是肉长的,人心换人心才是正道。”

“婆婆,我医治您的时候可没想过有朝一日您会报答。”

“我知道你没想过,正是因为你没有要求婆婆我报答什么,婆婆才特别珍惜你这个人,你是个好人啊叶大夫,好人是会有好报的你放心吧。”

“谢谢您的夸奖,其实我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进去歇歇吧,这里冷。”

“不了,我们只是恰好路过此地。”

“说来巧了,村子里的大户方家你知道吧?”

“方家?方家怎么了?”

“方家的少公子前些天也回来了,和你一样也是路过,来了之后与族里的人大吵了一架,自称永远不会再来往了。”

“有这么严重吗?”

“都是为了利益!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这么善良的。”

“知道了婆婆,您去忙自己的吧,我去趟村子。”

“行,行!”

道别了婆婆,叶飞和药人走上了入村的路,药人表情怪怪的,他又一次发现了一个人存有善念真的是有福报的,就像叶飞这样,事隔那么多年居然仍旧有人惦记着,仍旧有人不辞辛苦地为他打扫屋子,这都是善带来的好处。

一直以来,药人都坚定的认为世界是残酷的,弱肉强食是自然公理,只有强权能带来荣耀。认识了叶飞以后他被叶飞的善触怒,不断想要改变对方始终没有成功,甚至因此产生怨气,这些怨气不断积累快要爆发的时候,九龙的封印忽然被解除了,药人由此面临两个选择,要么让九龙杀死叶飞,要么让九龙认叶飞为主。两边抉择的最后时刻,药人生平头一次生出一丝善念,不夹杂任何杂质,不为了利用对方,只是极为纯粹的一丝善念。这丝善念的生成让药人放弃了魔教教主的王证,留了叶飞和莫君如一条性命,却也由此解除了身上的诅咒,终于治好了一身烂疮。

这是药人第一次为善,也是他第一次从善事上得到好处。今天是第二次,药人又一次在叶飞身上看到了一个人做善事不是全无好处的,是能够被世界牢牢记住的,这深深地触动了他,让他心中涌起惊涛骇浪。

肮脏恶臭如同粪坑的罪恶世界,当你做了一件善事本应该是向这肮脏的粪坑中扔进了一块石头,让池子里的大粪溅的满处都是。可事实却是,你所做的善事居然在肮脏恶臭的池子表面铺好了一块转头,多扑几块你就可以到达对岸了,不用再被大粪弄脏了衣服了。

这情景端的奇妙,彻底颠覆了他一直以来的认知,如果这才是善与恶的终极定义,那他终于明白项浩阳为什么不可战胜了。

仔细想想,项浩阳就是那种愿意在黑暗时代做善事的人啊,即便自己一次次地向他挥剑也不愿意痛下杀手,项浩阳的力量来源难道在此?

有了这层判断,药人如遭雷击,身子剧烈地颤抖有些站不稳了。

难道力量的来源从来不是对恶的追求,而是对善的执念?只有善才能真正的催人成长,只有保护的欲望才能让人变得无比强大?

药人的思绪飞到九霄云外,漫不经心地跟随着叶飞来到了村中大户方家的家门前。

喜欢凡世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