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开车又疼又叫 父母儿女一家狂短文小

  • A+
所属分类:包子文章

“后续如果这伙人转移,这栋房子内的所有人都会失去价值,然后被杀害。”

床上的女人没说话,作为调查局的一员,她撑了很久,算是很坚强的。

当她看到一丝希望的时候,一滴泪水从眼眶中无声的滑落。

这种遭遇,放到绝大多数人的身上都会有心理阴影。

“举手之劳,给我一个电话吧。”

这句话,在床上两人听来,就是天籁。

“谢谢!”

跟着,男人报出了一串号码。

之后,他发现身上的束缚一下子没有了,身后也没了动静。

慢慢尝试回头,身后却空无一物,哪有刚才两人的痕迹。

男人惊愕道:“小曼,刚才是幻觉吗?”

“……”

“应该不是,没道理我们同时出现幻觉。”

女人有些激动地说道:“也许,我们这次有救了。”

“神出鬼没,大概真的是超级玩家吧。”

“没想到,我们会在这种情况下遇到他们。”

很快,他们停止了交谈。

没过多久,楼下传来一声很大的开门声。

跟着,就是一串急促的上楼声音。

外面寻找猎物的平头男,终于在自己的老窝内找到了安全感。

四楼的阳哥,也走出监控室,然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平头男也坐了下来,一口把茶几上的一杯水喝个干净。

“没被跟踪吧?”

望着阳哥阴沉的面色,平头男赶忙说道:

“阳哥放心,今晚的事虽然诡异,但我可以保证,这一路我七绕八绕,差点把自己都绕昏了,绝对不可能有人跟踪过来。”

“我的身手,阳哥多少有点了解,这都能跟过来,除非他是神。”

“哼哼......”

平头男冷哼两声,可是下一秒,只听‘啪’的一声,他手中的玻璃杯,直接砸碎在地上。

阳哥与平头男猛然回头,瞧见了差点让他们魂飞魄散的一幕!

只见有一男一女,毫无征兆地凭空出现在他们眼前。

这男的俊雅绝伦,气质神秘,女子一貌倾城,仙姿玉色。

二人如鬼神般出场,再加上那种气场,让阳哥和平头男产生了种种魔幻之感。

不提这阳哥心惊,一旁的平头男直吓得一个踉跄,双手摆弄间,打翻了茶几上的一应物品。

“是你们,是你们!”

“阳哥,就是他们,在素笤河边消失的那两个人!”

平头男被吓得不轻,失了分寸,大叫道:“你们是怎么过来的!是人是鬼!?”

“小胡!大慧!”阳哥的第二反应,就是朝楼下喊人。

可是,连续喊了多声,一点反应都没有。

那对诡异的男女脸色平静,任他们喊叫,一点波澜都没有。

阳哥的心凉了半截,但他并没有直接放弃。

自从成为进化者以来,他还有一个依仗的东西,那就是他掌握的恐怖力量。

只见这位阳哥猛地搬起旁边巨大木质沙发,朝着江润砸去。

然而,让两人惊恐的事情发生了。

这沙发刚刚飞到空中,似乎有一道火光闪过,看上去很大的沙发,几乎在一瞬间就烧成了灰烬。

阳哥懵逼了,一旁的平头男也懵逼了。

这是怎么回事?!

阳哥非常凶狠,又搬起了面前的玻璃茶几,再度砸来。

可是,结果一模一样。

哪怕是玻璃做的茶几,也是在一瞬间就成为了飞灰。

看似很凌厉的攻击,连触碰到眼前这男人衣角的资格都没有。

阳哥的心脏剧烈跳动,一股难以想象的恐惧在他体内滋生。

太强了!

这人太强了!

根本就不是他这个层次能面对的对手。

下一刻,他突然想到了什么。

南城!超级玩家!!

完蛋了,怎么会惹到这样的煞神啊!

一旁的平头男也许是被吓疯了,他大叫道,“阳哥,这是幻觉,这都是幻觉!”

“看我杀了这两个家伙!”

说话间,他从腰间掏出一把刀,凶狠地朝江菱的方向刺去。

阳哥看到,那女子一抬手,打出了一道冰蓝色的符文力量。

平头男在接触过后,瞬间成了一座冰雕。

看到这一幕,阳哥瘫软到地上,再无反抗的念头。

“放过我,放过我吧!”

“我可以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你们,只求绕我一命!”

江润看了他一眼,问道:“说说吧,你们抓人过来炼的什么邪功?”

阳哥眼前一亮,抓到了救命稻草,赶紧说道:“是[炼欲秘术]!这是蛮族的秘术!”

“……”

之后,他絮絮叨叨的讲述。

江润听明白了,所谓的炼欲秘术,就是一种把欲望炼化成升华能量的诡异法门。

比如观看别人交合,自己就会产生强烈的欲望,然后把这股欲望炼化,力量就会得到一定的增强。

一旦没有克制住,就会在欲望中迷失,受到强烈反噬。

这玩意确实是一门邪功,而且修炼速度很快,关了这一栋房子的人,阳哥练功练的飞起。

但坏处也非常明显,越是往后面炼,就需要更大的刺激,然后整个人都变态起来。

最后,恐怕会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怪物。

“这秘术,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邪能会,这是金陵那边的一个组织,我是从那边的人手上搞到的,他们和我们差不多,大部分都是蛮族阵营的玩家。”

“您想要这种秘术吗?”

“如果您得到的话,一定会更加强大!”

阳哥殷勤道:“我可以做您的手下,负责去外面抓人,助您练功!这一屋子人,都是我们抓的,您随便享用!”

听完他的话,江菱一脸嫌弃,江润也感到恶心。

这人,多半已经疯了。

蛮族的组织,这么邪门的吗?

江润冷声道:“我对你们的秘术,一点兴趣都没有。”

江菱手中的冰冻符文飞出,直接将这个恶心的家伙冻结。

之后,进入他的监控室。

江菱戴着手套,在电脑中操作了十分钟左右,把有关他们存在的录像都删除了,更是清理掉素笤河边那个摄像头的所有记录。

在这个过程中,同时发现了这伙人种种犯罪记录,让人咬牙切齿。

江润觉得,他们才是真正的恶魔。

与那些被残忍杀掉的人相比,这栋屋子内的人虽然有着惨痛的回忆,但还算是幸运了。

如果不是这[炼欲秘术]上的一些限制,恐怕这些男男女女会被折磨的更惨。

“这个手机,应该是调查局那两个人的,还有电。”

“发个信息给调查局那边吧,我们也该走了。”

“嗯。”

江润站在监控室边,看了那两座被冰冻的雕像。

具现到现实世界的冰冻符文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这两人已经没有了气息。

他手一挥,一道火光飞出。

恐怖的业炎,直接将阳哥烧成了灰。

这样的渣滓,还是赶紧消失吧。

……

深夜,一通电话打到了南城神秘调查局驻地,值班工作人员听到那边短暂的讲述后,一脸惊讶。

跟着,在这个夜晚,调查局上下许多人都被惊醒。

连带着本地的安全部门,出动了大批警力。

警笛爆响,大量警车开到了浦和区边沿的住宅区域,夜里许多不明真相的人也被惊醒了。

一场轰动南城的大案,在今夜告破。

“嘟嘟嘟~~!”

一辆黑色挂着省会车牌的汽车在巷道内穿梭,周围的武装人员已经在各处做好准备,在调查局某位领导的指挥下,他们早已攻破了案犯的大门。

那时,一些奇异的景象却是让现场所有人都感到惊悚。

厚重的防盗铁门后,正耸立着几个栩栩如生的人形冰雕!

仔细一看,这些人被一层厚厚的冰晶包裹住了,隔着老远,都能感受到上面散发的寒气。

一位调查局成员用手去触碰,发现寒气透体,竟有种灼烧之感。

专业人士围着冰雕打量,很快在冰雕的背后发现了一些符文的痕迹。

仔细一看,这些符文好像很熟悉。

灵光乍现,有人惊叫道:“是学院系的符文!”

“没错,是冰冻符文!纹路与神秘世界中的一模一样!”

听到这话,一位调查局科长赶忙挤了过来。

“不可思议,学院系的冰冻符文竟然能够直接运用在现实世界!而且有如此可怕的具现度!”

“科长,就咱们局里面的人来说,只能做到类似程度的一点皮毛,完整复刻基本不可能,出手的人,进化度一定非常之高!”

“一共有5具冰雕,应该都是案犯。”

刑侦专家讲述道:“从现场来看,基本没有什么打斗发生,可见局势是一边倒的。”

“我们刚刚去四楼勘察了,那边的现场更加扑朔迷离。”

调查局的科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看到手下的人都在行动,又问道:“里面的人怎么样?”

“总共16人,生命无碍,不过心理上都存在一定的创伤。”

跟着,汇报的人员也把从受害者口中得知的消息反馈出来,众人听了之后三观尽毁,想不到,这些被冰封的家伙,竟然一个个都是这样的变态!

为了得到力量,真的什么都能干得出来啊。

“阿豪和小曼也找到了,在四楼,科长过去看看吧。”

“走吧。”

这位科长叹了一口气,上了四楼。

跟着,他们从那两位调查局成员的口中,得到了更加震撼的消息。

从那两个神秘人出现的过程,再到简短的对话,到后来外面突然传来的动静,心思缜密的刑侦老手们已经能想象到当时的画面了。

超级玩家!

这四个字,像是一记重锤,所有人的心情都难以平复。

科长特意去查看了一下那间房间,里面只有一个入口,他反复问道:“你们真的没有看错,那两人不是从这个门口进来的?”

“嗯。”

“真的是从背后出现的,无声无息,如果不是他们说话,我和小曼甚至一点察觉都没有。”

“而且,他们根本没有触及到我们,却能在瞬间隔空将我们限制住,连一点行动都做不出来。”

落难男子拼命回忆道:“当时那种感受,如果是在面对敌人的话,一定是非常绝望的,感觉一切都被别人掌控着。”

晚上开车又疼又叫 父母儿女一家狂短文小

“科长,他们在房间说话,没有任何顾及,仅仅隔着一段距离,那位贼首很强,进化度可能达到8级往上,但却一点察觉都没有。”

“应该是一种我无法了解的手段,隔绝了声音,甚至是五感。”

调查局的落难女子说道:“他们悄无声息的出现与消失,我觉得更像是穿梭空间。”

“这是最好的解释,因为后面大厅内传出过一些动静。我好像听到有罪犯大喊着‘鬼’之类的词汇,表现得很激动,应该是被那两位突然出现吓到了。”

“这很魔幻,但用穿梭空间来解释,似乎是最合理的。”

“在之前,超级玩家在我的脑海中,一直是某种概念上的强大,但真正遇到的时候,我才发现有多么魔幻。”

……

这对落难的调查局男女或许是因为超级玩家出现的关系,他们被震撼的不清,甚至对自己的遭遇都有些淡忘了。

科长还有其他调查局的成员见状,虽然惊心于超级玩家的出现,但看到他们的状态后,也稍微放下心来。

“剩下的交给我们。”

“你们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留下一句话后,科长安排人把他们送走了。

之后,专业人士对四楼大厅的侦测有了进一步结果。

“科长,来看这边。”

“根据受害者们提供的消息,案犯可以确定是7个人,这个大厅,应该有一个叫阿平和一个叫阳哥的,这位阳哥,就是头领。”

“这个冰冻的雕像,可以确定是阿平,他手中还拿着刀,表情惊恐,看样子是在做殊死搏斗,不过双方差距很大,阿平直接被冰冻住了。”

“当时,那两位应该是坐在这里的。”

刑侦人员指了指靠东面的沙发,又说道,“地上还有残留的灰烬,因为被烧得非常彻底,暂时无法辨认是什么东西,但从大厅的摆设以及受害者的描述来看,应该是一个沙发,一个玻璃茶几。”

“地面上散落的东西,大概率是罪犯首领把沙发或者茶几搬起来的时候洒落的,所以都集中在这一块,刚好是和那两位相对的地方。”

“因此,根据地上的三堆灰烬,我们得出了这样的猜测。”

说到这里,搞刑侦的中年大叔都在喘息,难以控制情绪。

“案犯首领站在这个位置,先后搬起沙发、茶几,丢向那两位,但这些物体还在空中的时候,就被莫名的火给烧掉了。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灰烬会在中间的位置。”

“至于我脚边的这堆灰烬,应该就是那位消失的‘阳哥’本人了。”

“后面我们只要对灰烬的成分进行研究,大概就能知道真相。”

讲完这些之后,刑侦人员也感到魔幻。

丢在空中的沙发、玻璃茶几,瞬间被烧掉!

这又是什么火焰能做到的?

但是,结合所有的蛛丝马迹来分析,这已经是最合理的解释了。

不过,想想那些冰雕,再出现一个更加恐怖的火焰,应该也不是太难接受吧。

……

事情并没有结束,当调查局以及各方势力了解到这些情况后,对于南城这座城市的态度,人们又发生了变化!

……

喜欢幕后真大佬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