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辅导作业下面连在一起 涨精装满肚子轮流

  • A+
所属分类:包子文章

“看到没有,我已经成功打破了对方的防御。”

在外面的巨树边缘,毛笔兴奋的声音不断响起,更是不断炫耀着他的实力。

古争和梦真对视一眼,也大约明白对方的实力,果然不出所料,顶多算一个金仙巅峰的破坏力,费尽全力才把面前这个防御打破,也间接表明下面没有多大的实力,要不然岂能只能这个层次的防御,当然也有可能对方在下面以逸待劳等着他们,毕竟是他们的主场埋在那里等着他们。

倒是后面偷偷跟过来的唐晴,一脸惊讶地看着正在兴奋不已,满天乱飞的毛笔,没有想到一个成精的毛笔实力都高于自己无数倍。

“好了,别晃了,下面还有许多敌人等着你宠幸,赶紧下来探路。”古争冲着毛笔喊道。

他原本想要等对方主动停下来,可是发现,如果自己不出声阻止的话,他恐怕还要继续飞舞一会,那个时候对方都能把防御给重新激活。

他能想象到,毛笔肯定会在主动上前击破,然后在兴奋,在恢复,如此反复进行到对方腻为止。

“放心吧,一切交给我了,你们不要强,这一次就让我带你们走向胜利。”毛笔一个加速就悬浮在巨树面前,此时有一个无比宽大的入口,一直倾斜着朝着地下。

“请。”

古争作出一个手势,真是满足了对方心里的巨大虚荣,浑身一亮,如同一个金灿灿的灯泡,率先下去,不仅能探路还能照亮周围的环境。

“小兔子啊,你赶紧离开吧,下一次不要在被别人抓到了。”梦真弯下腰,顺手让对方嘴里填了一颗丹药,口中说道。

小兔子抬头看了梦真一眼,纯净的眼珠子也是充满了感激,随后这才撒开四肢,朝着外面的草原上跑去,在野外生长的动物,多少还是有一点灵性。

梦真这才和古争一起走进对方的老巢当中。

“唐大人,对方已经来到上面第一层空间当中,是否派一些人去阻止对方。”

在最底下的核心区域当中,唐离看着空中的影像,上面有着古争等人的身影,已经踏入一颗宽阔的空间,一名属下都在旁边询问道。

“我们的人已经撤离了吗?”唐离淡淡地说道。

此时此刻,他们这边也不知道对方的修为如何,但是既然敢闯入过来,甚至一个法宝都能打破外围的防御,至少也要有金仙巅峰的实力。

他们这里人数虽然不少,但是大部分实力有限,包括自己也只有几个是金仙巅峰的存在,其他实力都很弱,只是打下手的存在,战斗力基本上不高。

当然现在还轮不到他们出动,路上有一些陷阱,足够对方喝一壶,而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所有人都已经来到下面,外面没有我们任何人。”属下大声地回答道。

“准备启动阵法,无论如何都要延迟对方的步伐。”唐离立刻吩咐下去,不过又叫住准备离开的属下,“等一下去把他给请过来。”

这名属下当然知道唐离所指的是谁,立马应称退了下去。

唐离把目光再次转移到上面,看着对方停下来,让那个毛笔开始找继续前进的机关,这才低下头,手掌张开,一个小型的光影再次出现在掌心上面,一个让他心里无比牵挂的身影出现在面前,

对方此时正在树洞外面,小心地从着,脸色有些犹豫不定,似乎是想进去,还有些不想进去。

他一脸温柔地看着上面,心里则是想到,千万别进来,至于其他人没有回来,是生是死,他一点都不在意。

“唐大人,你找我?”

之前的老者才准备休息一下,就得到唐离的召唤,急忙小心地从过来,在一来到这边,一眼就看到上面的画面,心里顿时咯噔一声,那一个人影是小心地从,前几天才刚想拦住她,差一点没有跑掉,怎么能够忘记,真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真的追了过来。

“嗯,你看看这两个人是不是之前找你的家伙。”唐离不动声色把手握紧,上面的画面也随之消散,小心地从。

在看到自己女儿的时候,他就知道对方并不是跟着老者过来,而是自己女儿带他们过来,难怪直接就知道那棵树有问题,不过他需要一个借口,一个完美可以嫁祸的借口。

“是的,没有想到对方真的找过来。”老者嘴中有些苦涩,他已经做好自己能做的事情,只能说明对方有某种法宝,可以追踪自己。

可再是为那些普通人讨回公道,也不会这样大大咧咧闯进来,真的不怕自己遇到不可匹敌的敌人,还是说对于自己有着超前的实力。

“你知道对方的实力吗?”唐离转过身,看着老者说道。

“我们没有交手,但是对方身上传来一种令人恐惧的威压,让我第一时间就选择了逃跑,但是我觉得对方至少有着金仙巅峰的实力。”老者小心地说道。

他的实力仅仅才金仙初期,除了一手血遁秘技之外,其他毫不出色,自然看不穿他们的实力。

“那对方怎么会跟着你过来,别说对方顺便找,就找到这里,然后直接肯定我们在这里。”唐离紧盯着他质问道。

“唐大人,我..我也不知道啊。”老者脸上的皱纹更是密密麻麻挤在一起,看起来更加苍老。

每一次施展血遁,整个外貌都会老几岁,那毕竟是耗费生命本源,要不然正常的逃遁,梦真哪怕发愣一下,也能及时抓住他。

“不知道?算了,既然对方已经来了,最后一层的法阵就由你来坐镇,把对方给杀死,将功赎罪。”唐离扭过头继续看望上面,看也不看地说道。

“属下遵命!”

老者哪怕极力不想去,可是现在也没有任何办法,自己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更别说这一次还真是自己的过错。

等到老者走后,唐离这才重新打开了手掌,此时外面的唐晴似乎下定了决心,准备也一同进来。

唐离叹了一口气,随后心念一动,一道水幕重新在巨树外面升起,虽然明显看起来防御力和之前相比远远不如,可是却不是她那个实力很弱的女儿能够打破,确保对方根本无法进来,这有这样才能小心地从着他。

做完之后,他看也不看,直接关闭上手中和上空的影像,反身朝着身后走去。

他心中有一种预感,外面那一切根本挡不住他们,自己这边要做好万全准备。

很快他穿越这一片空旷的区域,来到一个核心之处,这个空间无比得庞大,简直不比一个城市要小,除了他之外,其他人谁也无法进来。

地面不再像之前都是泥土,而是一个个颜色不同的石块,大小相同,纵横交错,错落有致排列着,让地面看起来目眩神迷,犹如横亘在地面的棋盘一般。

在一些比房子还要大的石块当中,一些神色呆滞的人正坐在里面,外边升起一道道石块本身的颜色,好像一个囚牢一般,把对方给囚禁在里面。

事实上,也就是如此,这些人心神早就被控制,犹如一个死人一般,在每日每夜当作法力提取机器,日复一日不知疲劳的忙碌,直到死亡,

老者刚才如此害怕,也是怕唐离直接出手,把他丢在这里面,那可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这里面的人,不仅有自己人,有时候还会出去抓一些外人,养在一旁的密室当中,需要的时候把对方提取出来,神智一抹,就可以替换。

不过一个人可以坚持很长的时间,他们偶然才会出去抓上几个。

在这广阔的空间当中,有一个古朴的祭坛。

整个祭坛高达上几十丈,四周都是一层层乳白的石阶,足足有几百延伸到地面上。

而最上面,十几丈的平面上,只有一个银色的圆形石柱,在最上面有着一个小孔,一丝丝雾气从表面流露出来,在上空形成一小片氤白色氤氲,隐约可以看到一个拇指大小的白色珠子悬浮在其中。

这个才是真正重要的东西,这是魔神大人恢复实力的必需品。

只有人族纯净的低微法力,在经过复杂的转换之后,才能一点点转化珠子里面的力量。

这种力量无比的纯净,无论人妖仙都可以小心地从,吸收并成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不会有任何不协调的地方。

能让魔神恢复力量,可见里面到底有多么庞大的法力,可惜这种转变在着急也没有用,必须这么一点点硬磨下去,别无他法。

那些汲取而来的人类法力,会通过旁边的隐蔽小孔注入进去,最后形成上面的氤氲。

“现在怎么样了?”唐离一进去,就对着这里唯一照看的人说道。

此时面色苍白,仿佛从未见过阳光,身体看起来也非常虚弱,干净的脸上面无表情,对谁都是一副死人脸样,这个人实力虽然不强,甚至只有天仙的修为,但确实魔神那边亲自派来,时刻观察着这边的情况。

“再过几年,就差不多完全成功,外面是不是有事情发生。”魔神心腹反问起来。

“是的,我们外面的人,遇到一伙自负正义的人,结果对方故意放跑对方,一路跟踪过来,刚才闯入进来,我已经安排人去阻止对方,不过我看对方实力强大,我们不一定挡住对方。”唐离“实话实说”,坦然地说道。

“你有着主人的分身,竟然还有这种念头,那么这一次看来是踢到铁板了。”心腹万年不变的脸色,终于有了稍许惊讶。

在这里他们已经做好被人找到的准备,不过一直以来他们都非常低调,所以有几个正义之士也没有找到这里,幸好这一次计划已经来到了最尾端。

“不过我们这里基本都已经成功,只要利用最后的手段,就可以提前完成,只不过有些小瑕疵。”心腹把目前的极度给说出来。

“那么就做第二种方案吧,我们那边还有一些备用的人,如果对方失败,我们顶多是多消耗一点时间,万一对方冲进来,直接送回魔神大人那边,这一点小瑕疵也是没有办法,只能让魔神大人辛苦几年,用自己的力量来消除。”唐离直接说道。

现在的情况不得不这样做,用一句话说,不怕万一,就怕一万,他们死不足惜,只是别耽误魔神大人的事情。

如果他们成功阻止对方,还能在拉起一队人,替代他们,顶多是多花费几年的功夫,继续打磨完成。

不提前准备的话,等到对方过来这边,可能就来不及传送离开,中间也是也需要一点时间。

“自然,那外面就拜托唐大人,里面交给我就行。”心腹点头说道。

“我一定拼尽性命,也会把对方给阻挡在外面。”

唐离郑重地说道,随后直接离开这里。

在他离开之后,唯一的入口被一道黑雾给覆盖,彻底堵死了外面进去,只有里面认为安全才能由心腹打开。

随后唐离又回到了之前的位置,此时已经有两个人等着他,修为和他相同,他们是这里的最后一道防线,一同抬头看着外面的情况。

“区区一道迷魂阵,简简单单就被我破开了。”

在上面空旷大厅里面,毛笔那得意的声音再次响起,看着面前被他打开的通道,心中那种感觉不用多说。

他最向往那种打打杀杀的生活,而不是一直在屋子里去写什么命令之类,以前他是没有机会,也没有能力,现在两者都有,什么都要抢先做。

“你真棒,那么我们继续前进吧,估计你一杆笔就能解决所有人。”梦真在旁边适当伸出手,对着他就是一个鼓励。

“哈哈,知我者唯有你,我来带路,你的敌人我会给你留着,单独让你解决。”毛笔哈哈笑道,不等梦真回答,随后身体再次亮起璀璨的光芒,走进了通道当中,他现在可是动力十足,一刻都不想耽误。

“这一次是很好的机会,我会适当的帮你一把,你可要好好把握住。”古争看到这里,对着梦真笑道。

“嘿嘿,我就知道你会帮我,毕竟你是我的知心人啊。”梦真嘿嘿一笑,随后跟在毛笔身后。

古争一听也是有些无语了,那只是为了进去方便打探消息的权宜之策,根本当不了真,他也知道梦真是开玩笑,轻笑两声也跟着走了进去。

他们离开这个地方不大,这里有着大量掩护阵法,看起来应该是防止上面偶然路过的人,发现这下面的玄机,他只是进来的时候,就发现了入口,只不过稍微耽误一点时间,让毛笔找了一阵。

这里就这个唯一的出入口,他也不怕对方能够跑掉,这样反而会给对方更大的压力。

当然,他也看出来,梦真是想要收服那个毛笔,为自己所用,可以大大增强她的实力,这点出了毛笔还不知道之外,谁看不出,只是默认而已,毕竟对方被留在那里,其实就代表原本他的主人,和他缘分已尽,现在的毛笔已经是自由之身。

再加上他本身的特殊性,一般人还真无法掌握蕴含玉玺力量的毛笔,哪怕有一些人顶多当普通的法宝使用,如果那样太过暴殄天物。

从一开始的强压不起效之后,很快就转变了策略,极大拉近了他们的关系,现在毛笔已经不排斥梦真,反而需要对方的马屁,两个人看起来十分亲密,毕竟一个人做了任何事情,哪怕在好,没有人欣赏,也是没有用。

而这一次,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这里危险性不高,正好可以作为一处小心地从地。

很快他们就再一次来到一个空旷的地方,这里和上面不同,周围足足四个巨大的通道,不知道通往哪里。

先前下来的毛笔,还在左右看着,试图分辨哪一个才是真正通往对方核心的地方,可是在他看来,这四个通道都差不多,根本分辨不出来。

“你们来得正好,快跟我看看,到底哪一个是正确的道路,我还真不擅长找这个。”毛笔看到他们两个下来,立马迎上来说道。

“稍等,我来看看。”古争对着毛笔说道,随后两眼亮起一道金色光芒,开始朝着四周看去。

很快他就收回来目光,脸色故作为难之色,托起下巴沉吟起来。

“发现了没有。”梦真在一旁非常配合地说道。

哪怕她刚才一眼扫过去,也知道那一条是正确的道路,不说那一条有着明显的痕迹,显然是经常走的通道,更别提那里还有一股危险的气息,显然有陷阱在里面等着他们。

“没有,这里错综复杂,显然有着防备,如果要找到对方,要多费一番功夫了。”古争小心地从了摇头。

“不过这里才四条通道,不如一个个试过,我们把离开的通道给封死,这样一来,顶多是多耗费一些时间。”梦真在一旁提出一个建议。

“不错啊,这个办法好,我还真没有想到,看来你确实比我们都聪明一些,古公子,你出手堵住他们的后路,剩下我的来。”毛笔知道古争得厉害,这点不得不承认,也是仗着古争才敢这样有些肆无忌惮,要不然真是他一个人,绝不会如此霸气,有靠山和没靠山当然不一样。

前者自己出一些意外,有着古争帮他,后者除了意外,那就真的死翘翘了,所以他一个人在山峰等古争的时候,压根没有离开那个地方,防止外面出现意外,这点他还是有一些自知之明。

他喜欢表现,爱吹牛,但是不但表他傻。

“好了,你看看选择哪一个吧。”

古争也是把身后的通道给重新封印住,保证对方没有几年的功夫打不开,冲着毛笔说道。

“左为尊,右为次,那就先从左边的开始找起。”毛笔旋转一圈,随后笔尖朝着一个洞口指过去。

“没意见,你在前面领头吧。”梦真直接开口说道。

喜欢餮仙传人在都市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