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开 肿胀 呻吟声粗喘 新婚压床被别人开了苞

  • A+
所属分类:包子文章

秦卿已经穿上自己的衣服,正坐在床上看电视,等着夏时回来。

病房外面,除了谢晏深安排的保镖之外,还有警方那边派过来保护她安全的。

刚来不久,这会正跟谢晏深的保镖交流。

外面雨逐渐下大,正当她微微出神时,病房的门被推开。

她恍然回神,一扭头,就撞上谢晏深的视线。

她在医院里住了一周,这一周里,他们只见过那一次,那以后,这人就没有再出现过。

其实他不来看她也是好的,能让她重新冷静下来。

这几天,她觉得自己足够冷静了,不生气,不难过,也不伤心。

可现在,在她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他突然的出现,那些她自以为可以消化掉的情绪,再次卷土重来。

她下意识的捏紧了拳头,立刻转开头,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在夏时去警局的这段时间里,她已经自己收拾好了东西,行李包就放在茶几上。

谢晏深拎起包,没有半句废话,“走了。”

秦卿穿好鞋子,他已经走到外面,她不刻意跟他,就按照自己的速度。

夏时比较细心,她完全就是按照坐月子的标准,昨天就给她准备了帽子和围巾。

秦卿不戴围巾,只戴了渔夫帽。

天气转凉,一下雨,温度又下了好几度,她身上的衣服略微有些单薄。

夏时没上来,等在楼下。

警察跟保镖也先下去,这会谢晏深身边一个人都没跟着。

他走的快,两人之间的距离一下就拉开了一大截。

这会走廊上没别人,就他们两个和偶尔走过的护士。

秦卿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和脚步声,她抬了下眼,正好谢晏深停下来,他侧过身,回过头来看她。

秦卿的行动快于脑子,也跟着停下来,一动不动。

她清楚的知道,这是自己的心在较劲,跟他较劲。

她心底深处是气的,气他一句软话都没有。

可她又时时刻刻的告诉自己,不需要生气,没有理由生气。

也没什么好怨。

谢晏深看着她停在那里,拎着包的手指发紧,两人足站了一分钟,谢晏深才转身大步的走到电梯口。

秦卿原本以为,他会自己先下去。

然而,等她过去,谢晏深还站在电梯里,占用着电梯。

她只停顿了一秒,不想扰乱医院秩序,便赶紧进去。

谢晏深站在后侧,秦卿靠电梯门很近,似乎是尽可能的与他隔开最大的距离。

谢晏深盯着她的后脑勺,一双眼里充斥着愠怒。

秦卿双手抱臂,裹紧自己的衣服,先看看脚尖,再抬头看看跳动的数字。

五楼而已,很快就能到。

电梯空间再大,也就那么点大。

秦卿不想跟他待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她真怕自己控制不了情绪,要跟他吵架。

有情才要吵架。

无情无义,就要无动于衷。

到三楼时,电梯停了一下,进来一批人,秦卿走到边上,两人的距离更远,中间还隔开了几个人。

在电梯门将要关上的那一瞬,秦卿脑子一热,一下子冲了出去。

谢晏深没动,看着电梯门缓缓关上。

而后低头,发了一条信息。

天越来越黑。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外面的雨没有停的意思。

住院部几扇门全有谢晏深的人看着,秦卿只要出来,就会被第一时间抓到。

谢晏深坐在车里等着。

快九点,禹禄上车,“深哥,不如派人进去找吧?我已经跟医院方说好,可以让我们看监控。”

到现在为止,谢晏深滴水未进,在这里枯坐了许久。

他只让人在门口守着,却没叫人进去抓人。

“能确定人还在里面么?”

“能。”

这一点,禹禄可以保证,他几乎叫人把整个住院部给围了。

秦卿绝对插翅难逃。

谢晏深侧头,看向那扇门。

到这个时间点,进出医院的人已经很少了。

到十点。

谢晏深在医院的楼道里找到了秦卿。

她坐在台阶上,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额头抵在手背上。

这里是十七楼。

她先是到一楼,然后进的楼梯间。

“不是跑了么?为什么坐在这里?”

秦卿抓紧自己的膝盖,从他推门的那一刻,她的一颗心就像烧了火,他走过来的每一步,都叫她忍的很辛苦。

她从未有过这样难受的感觉。

他不出现,她很生气,他出现,她就难受。

她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谢晏深在一步步的靠近,她动了一下,楼梯间内的感应灯亮着,就是有点暗,冷白色的。

她看到了他的鞋子。

谢晏深:“你是在逼我主动来找你?”

像是被戳中

顶开 肿胀 呻吟声粗喘 新婚压床被别人开了苞

了心思,秦卿的手指再次收紧。

她觉得极难堪,觉得膈应,又不舒服。

她抬起头,冷冷的瞪着他,“我逃得出去么?”

他垂着眼帘,神色冷淡,脸上没有多余的一丝表情,“不试怎么知道?说不定我厌烦了,就让你走了呢。”

‘厌烦’两个字,像一根针,整根刺入她的心脏。

她微微抿着唇,身子一阵阵的发冷,眼睛却很热。

她觉得小腹冷的发疼。

那种疼痛,好似那一日,重重撞在树干上时的痛。

她用力咬住唇。

其实从电梯跑出来的时候,她只是不想跟他待在一出,她只是真的很生气,很恼火。那一刻,她并不是要逃跑。

她在这里坐了几个小时,浑身发麻都没有换一个姿势。

她其实有点自我惩罚的意思。

可谢晏深一出现,她感觉自己做的事儿,跟傻子一样。

看着他的脸,秦卿在心里自问,她到底在干嘛?

片刻后,松开了牙齿,扶着膝盖慢慢站起来,她高两个台阶,站起来,就比谢晏深高一点。

现在换她来俯瞰他。

“那你厌烦了没有?”她冷声问。

喜欢荒野玫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