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让我把腿张开给他看 两个男用舌头到我的蕊花

  • A+
所属分类:包子文章

许家老宅的会客厅内一片沉默,许老爷子站在窗前,看着窗外渐黄的叶片出神,目光似飘向了极远处。

厉大师懒洋洋地半躺在摇椅上,晃晃悠悠,鼻子里还轻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听上去古老而悠扬。

许时赫端端正正坐在单人沙发上,仔细思考着厉大师所说的话,过了很久才开口问道:“柔风不死,就始终是死局?”

“嗯,就是这个意思。”厉大师停下哼曲,不怎么着调的语气,听上去一点都不像高人在世。“他死了,什么都好了,不过他什么时候死呢?这谁都说不准啊说不准。”

许时赫不懂玄学,他只从厉大师深奥又复杂的讲解中,提取出了一些关键词的点。

第一,他和薛念确实“早”就认识了。

第二,他和薛念“早”就死了两次。

第三,现在的他和薛念,有机会改变死亡的命运,前提是,柔风必须死。

至于那些深奥晦涩天道命数、星象局势等等,表面看来与他有莫大关系,但实际上都可以忽略。

他只需要关注柔风一个人的命运。

“哦对了,”厉大师忽然说道,“你手上那颗佛珠,小念子掉的那一颗,千万要保存好。你们第二次死了,我好不容易才用那玩意儿把六六送过去,把小念子给弄回来......”

厉大师的声音渐渐变小,嘟嘟囔囔听不真切,许时赫凝神仔细听了很久,也只听到“六六”和“小念子”。

他知道多问也得不到回答,就像刚刚每一次询问一样,老头总有办法打太极把问题推开。

“好了,我要走了,我已经说得太多了。”厉大师脸上露出一抹怪异的笑容,眼神明明很坚定,是高兴的模样,可是笑容又分明带着凄凉和落寞。

像是即将踏上期待已久的路途、但又依依不舍的旅人。

许时赫不知道这想法是从哪里钻出来,但此时此刻,他确实是这样想。

“是不是以后都见不到了。”许时赫并未用询问的语气,因为他几乎确定,这是最后一次见面。

“你见我一个老头子干嘛?有时间就多见你的小念子!”厉大师再次推开了问题,一边打趣一边乐呵呵地挥手走了。“别送我,我四处转转就下山。”

许家的老宅,他久久没有来过了。厉大师看着熟悉却又陌生的花草树木,认出了哪一些曾经陪伴他和兄弟姐妹们渡过童年,哪一些又换了新苗。

“柔风啊柔风,你干点什么不好,非要自找死路。唉,死就死吧,还非要拖上我。”

厉大师几近无声地嘀咕着,风声带走了他的埋怨,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

直到夜里收工,薛念还是一副恍恍惚惚的样子。

马上就要拍摄最后两集了,剧组决定放一天假好好休息准备,是以今晚全员庆祝。

薛念帮忙定好了紫汀苑,跟组里打过招呼就先走了,她实在没有心情参加聚会。

今早听说的事一直萦绕在脑海,每当细想,心脏就一阵阵紧缩,呼吸都变得困难。

理智告诉她,事情已经过去很久,许时赫也正在慢慢好转,以后只会越来越好。可是理智根本压不住情感。

她的情感,是想立刻见到许时赫。

薛念不知道自己见到他之后会做什么、说什么,她只是一味地生出这个念头,无法抹去。

同桌让我把腿张开给他看 两个男用舌头到我的蕊花

“到凤鸣山。”

薛念一上车,嘴巴就比大脑还快一步,直接对高司机道出地址。

等后知后觉回过神来,车子已经开了很久,她才想到应该跟许时赫约一下时间。

现在还不到八点,也不知道他在公司还是家里。薛念取出手机,犹豫着打出一串字又删除掉,总觉得今天连打字都不会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恋爱降智?”薛念几近无声地嘟囔着,等她说完才意识到,她用的是恋爱。

脸颊和耳根倏地红了。

薛念抿着唇,干脆发了一个十分官方的信息过去。

【晚上好,有时间见面吗?望回复!】

*

许时赫看着薛念新发来的信息,脑子里的第一反应是,手机被偷了?

不过想到她身边那么多保镖,助理,还有她对手机的痴迷程度,肯定不至于被偷走。

那么这句略显古怪的语气,是在对他生气吗?

许时赫再一次犯愁了。

斟酌了很久,他才小心翼翼地回复了一条。

【你也晚上好。当然有,我在凤鸣山顶庄园。】

【猫猫点头.Gif】

*

薛念看着信息,一阵语塞,猫猫点头都快被总裁用坏了!

不过还好,他有心情用表情包,说明许家并没出什么大事。也说明她的担忧是多虑,许时赫比她想象得更强大。

真好。

如果换作别人,怕是早就被这巨大的压力和恐惧吞噬,要么变成无法理解的怪物,要么根本不能活下去了吧。

可他只是表面冷漠,不善表达,待人稍显狠厉了一些。但他从未做过任何主动伤害别人的事啊。

薛念心中泛起一阵酸楚,如果她能早点知道该多好,那她一定不悄悄笑话他。

种种情绪交错,不知不觉间,薛念已经到了凤鸣山顶,庄园外门大大敞开,她的车子一路畅通无阻行驶到主宅门口。

许时赫修长挺拔的身影,静静投射出一道黑色阴翳,他站在廊下,穿着一件家常的黑色T恤,因近日身体不大好,外面披着一件烟灰色薄毛衣外套。

家常的装扮,让他比平时显得温和许多,就连眼神都轻柔得如同一片羽毛,轻轻扫在薛念的脸颊与发端。

“刚拍完?”许时赫看到她略显疲倦,心知多半是从片场过来。“吃过晚餐了吗?”

“还没。”薛念一直想着心事,早就忘了吃饭,这会儿提起来,她才觉得好饿。“你家有吃的吗?”

许时赫看到她圆溜溜的眼睛里,一瞬间就充满了对食物的向往,忍不住轻笑出声:“有,走吧。”

他仍是如惯常一般,先转身朝前走,用没有受伤的右边肩膀发力,帮薛念撑开了大门。

薛念看到他的脸在灯光下还有些苍白,小小的举动就让她心里软得一塌糊涂。突然间,她觉得命运似乎没那么重要了。

喜欢我穿书后全员真香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