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的粗大挺进我的密道 宁荣荣解开裙子坐我腿中间

  • A+
所属分类:包子文章

六方天尊鼎,张若尘是在第三号暗黑星的内部得到。

知道此事的,只有张若尘、般若、血绝战神、血后。

他们中任何一人,都不可能将这个秘密宣扬出去。

石斧君自然不知道,令他心心念念、悔恨无比的宝鼎,就在眼前这个年轻人手中。

正是如此,张若尘很相信他说出的话。

可是,蚩刑天不信啊,觉得石斧君在编故事,要他的破头骨,搜他的魂。

相比蚩刑天,千骨女帝显得冷静许多,道:“你说的这些,只是你的猜测而已,没有任何实际价值。”

石斧君被蚩刑天的爪子按着头颅,压得脸贴在地上,头颅都要裂了,道:“本君知道的本来就不多!二位神尊,刑天大神,你们神目如炬,当能看出本君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话,没有一个字的虚言。若尘界尊,你真理之道大成,应该能看穿本君话语中的真假……”

张若尘仔细研究手中的画卷,材质非凡,古韵悠悠,年代不可考究,内部的确是蕴含一股说之不出的玄妙气息。

很有可能,真的是石叽娘娘的藏品。

无论是夜妖六族先祖和夜土禁忌所在的时代,还是石叽娘娘所在的时代,距离现在,都太过久远。石斧君能够知道的东西,的确不可能太多。

张若尘蹲下身,看着石斧君的眼睛,道:“你来夜土也有一段时日了吧!告诉我,夜土之下,到底有什么东西?别告诉我,是什么碲。就算昔日真有一位碲,能够与夜妖六族的先祖斗法,也早就已经逝去,不可能活到现在。”

“而玄一代表量组织来夜土,显然是蓄谋已久,想要放出什么东西,让天下变得更加纷乱,引发更大的宇宙动荡。”

“你若能解开我心中的疑惑,我不仅不杀你,不搜你的魂,而且还要重

翁公的粗大挺进我的密道 宁荣荣解开裙子坐我腿中间

用你,未来助你冲击无量。”

石斧君其实还是很有傲骨的,哪怕沦为阶下囚,随时会被搜魂,却还是一口一个“本君”自称。

但没办法,他遇到的对手太强了,而且还有一个不讲武德的蚩刑天,随时爆发,下手特别狠。

都要被打死了,再傲的人,也得暂时妥协。

张若尘又道:“玉蟒君是我杀死的,也算是为你报仇了!”

石斧君挣扎了两下,瞪了蚩刑天一眼。

在张若尘的示意下,蚩刑天松开按在石斧君头上的爪子。

石斧君叹息一声,也不知是不是在感慨命运多舛。

他知晓自己还是有些价值的,说到底剑界的底蕴太薄弱了,一位太虚境大神,绝对称得上中流砥柱,所以他相信张若尘欲重用他这话。

但助他冲击无量……听听也就罢了!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现在是阶下囚,根本没得选择。

石斧君道:“因为有六族的无量老祖镇守,无量之下,谁都不可能潜入夜土。正是如此,关于夜土的秘密,本君也是听说的居多,不能保证真假。”

“当初被夜妖六族的先祖镇压的禁忌人物,多半真的属于石族。石族有可能,就是从那个时候,从妖族中分离出来,自成一族。整个夜土,都可能是那位禁忌人物的身体。”

“正如你们所说,那个时代太久远了,就算是始祖,也都寂灭。”

“不过,石族强者的遗体,与宇宙中的岩石一样,可以永恒不灭。传说,夜土诞生出了新灵,凝聚出新的意识,而且成长到了非同小可的地步。”

“整个幻灭星海的恒星,之所以一年明亮,一年熄灭,就是它在呼吸。因为,这些恒星,曾经也是那位禁忌人物身体的一部分!”

“新灵诞生,每一日都在变强,夜妖六族就快压不住了!”

“此外,还有另一个说法。就是当年那位禁忌人物,根本没有死,而是藏魂灵于时间长河中,身体则是一直在沉睡。”

“啪!”

蚩刑天一巴掌,拍在石斧君头上。

“打我做什么?”

石斧君怒了,觉得蚩刑天太过分,对他没有丝毫尊重,自己也是太虚大神,将来可能会是剑界的一员。

说打就打,毫无征兆,欺人太甚。

蚩刑天笑道:“以前怎么不知道,你愚三解这么能吹?还藏魂灵于时间长河,哈哈,修为足够强大,的确可以进入时间长河。但时间长河也是天地秩序的一部分,修为越强,破坏天地秩序,招来的祸端也就越大。”

石斧君道:“若是借用妖龛,或者九鼎中的时间之鼎,未必不能跨越时间长河,保住自己的魂灵,降临到未来的某个时代。你们所知晓的,未来被斩断,无法前往,那也是数千年前的事!”

“大家都知道,上古末年,也就是三十万年前,天地规则就发生了微妙变化,离恨天的古之残魂都有可能会降临到真实世界。葬金白虎和卍字青龙那样的史前生灵,都能孵化出来。”

“那位禁忌人物,选择在这个时代降临,是完全有可能的事。”

“再说,本君并不是胡乱猜测。传闻,当初有妖族的大自在无量,闯夜土,欲寻找一件妖族至宝。出来后,却一夜白头,不久后就陨落了!”

“据本君所知,那位妖族大自在无量要找的至宝,就是《太白神器章》第一章上排名前十的妖龛。此为,妖族第一神器!”

妖龛二字一出,还真将蚩刑天震住了一瞬。

毕竟,蚩刑天自己就算是妖族的一员。

但想到石斧君连“曾经拥有过九鼎”这样的话都说得出口,蚩刑天只觉得,这家伙满嘴跑神舰,是一个能吹的。

张若尘还是听进去了不少。

自然是不能轻易相信传言,但,夜土能够引得量组织处心积虑的经营,能够让玄一亲自走一趟,那么被镇压的东西,绝对不简单。

张若尘取出天枢针,又取出先前收取的玄一的一缕血气,托在手心,推算了起来。

石斧君道:“若尘界尊,本君已经将知晓的一切,都告诉了你们,那么……”

“今后,你就跟着刑天大神吧!你们都修炼斧道,应该有很多可以交流的东西。”张若尘道。

石斧君脸色变得难看,很想告诉张若尘,自己并不是那么想加入剑界。

他认为,剑界难以长久,多半是惨淡结局。

但他担心,自己若是拒绝,坚持要离开,说不定会被当场诛杀。

看蚩刑天那眼神,就是很想搜他魂的样子。

千骨女帝的无间神剑,也是一直没有收起,寒光凛冽。

“怎么样,推算到了吗?”千骨女帝问道。

“荒天神尊来了夜土,先去和他会合。”

张若尘脚下浮现出太极四象印记,笼罩在场的几人,化为一道黑白流光,向夜土东南方位的百足帝陵而去。

夜妖六族先祖的陵墓,镇压着夜土的六方。

既是陵墓,也是阵法之根,地脉之源。

百足帝陵,像是一条横贯天地的山脉,高低起伏,雄伟壮丽。

帝陵崩塌了一角,土石满地。

崩塌处,涌出赤红色神光,有血液浸透出来,化为蛛网般的河流,遍布万里大地。

整个夜幕,被映照成血红色,很渗人。

赤蜈族的不少神灵,都已经赶到,望着垮塌的帝陵,眼神沉重中带有浓烈的怒火。

“玄一太可恨了,我族与他不共戴天。”

“帝陵有大帝留下的防御手段,玄一到底是如何闯入进来,又是如何将帝陵毁掉了这么一角?”

“肯定有内鬼。”

……

吴道释放神境世界,护住赤蜈族的诸神,无量规则神纹在他身前,结成了一道屏障,抵挡前方一条条血河中弥漫起来的血气。

他感应到,这些血气蕴含极其厚重的能量,但,十分危险。

血气中,有一股奇异的死亡因子,寻常神灵沾上,肯定要出事。

与吴道一起前来的,还有凤凰族族长。

凤凰族长的修为,达到乾坤无量巅峰,是当今六族的第一强者。

“张若尘和花影轻蝉也来了!”凤凰族长道。

张若尘和千骨女帝落到地面,向凤凰族长和吴道看了一眼。

“本界尊来幻灭星海和夜土,并无恶意,无意挑起争端。天狐墓境的事,相信苏韵必有一套说辞。但我还是要告诉你们,苏韵是量组织成员,她和玄一早有联系。百足帝陵发生变故,多半也有她的关系。”

张若尘懒得继续解释更多,向荒天走去。

荒天正在衍化乾坤,以玄一残留的气息,推算他的去向。

可惜,失败了!

荒天向张若尘看去,道:“你和花影轻蝉,赶紧离开幻灭星海,玄一,交给我就行。”

“为什么?离恨天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前辈是如何来到夜土?”张若尘看出此刻的荒天很严肃,因此,没敢直接叫岳丈。

荒天道:“叫你们离开就离开,哪有那么多废话?”

“玄一也是我的敌人,我非斩他不可。”张若尘道。

千骨女帝道:“大家都是神尊,就算要我们离开,你也得给出一个理由吧?再说,谁与玄一没有一点仇呢?看你的样子,似乎并没有找到玄一踪迹。”

荒天不知道石天为何来夜土,但,能够让他真身前来,那么夜土中的事就小不了!

张若尘和花影轻蝉继续待在夜土,会非常危险。

就在荒天欲要告知他们,石天已至的消息时,张若尘道:“前辈的大衍乾坤,推算不出来玄一离开的痕迹。我以天枢针,也找不到他的气息。玄一还厉害不到这个地步!”

张若尘的目光,看向眼前从百足帝陵中流淌出来的密密麻麻的血液河流。沿着这些血流,一直看向远处帝陵那处血光猩红的缺口。

他道:“只能说明,玄一根本没有离开。”

荒天和千骨女帝向帝陵坍塌的位置望去。

“石天来了夜土,今后……我就不去剑界了!”

丢下这话,荒天冲天而起,跨过一条条血色河流,没入百足帝陵的坍塌缺口中。

喜欢万古神帝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