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描述 被两个男人绑着轮流上

  • A+
所属分类:包子文章

风暴焰龙飞行在幽魂城上空,看似是朝己方的临时大本营飞去,其实更像是在盘旋,苏晓真正的目的,是奇袭黑暗神教的大本营,幽暗大教堂。

直接攻往幽暗大教堂,是极不明智的选择,先不说黑暗神教在幽魂城盘踞多年,势力在此盘根错节,倘若真以联盟大军,攻袭幽魂城,那被逼到绝境的黑暗神教会做出什么,没人知道。

别忘记,当初在联盟与帝国千年血战时,黑暗神教的成员,可是两方的主力,这些黑暗信仰的家伙,只要给他们足够的好处,他们就愿意协助那一方战争。

实力中等的黑暗教徒,能召出诡异的异生物,实力强的,则能战场上召出深渊滋生物,哪怕是普通深渊滋生物,也是极其危险的存在。

黑暗神教总计向本世界内,召了两只「不灭特性·深渊滋生物」,眼下被苏晓灭杀一只,另一只踪迹不明。

谁都不清楚,黑暗神教是否有极端手段,能与来敌同归于尽,也就导致这么多年来,联盟与北境帝国,都不敢来幽魂城招惹黑暗神教这颗毒瘤。

这次联盟的大议员们,之所以如此支持苏晓讨伐幽魂城,既是因为,苏晓是以小队形式入驻的幽魂城,也因为,联盟的大议员们隐隐察觉到,黑暗神教在蓄谋着什么危险之事。

既然军团流不可行,苏晓决定采取其他策略,他要对付的,其实不是整个黑暗神教,而是只有深渊首领·席尔维斯。

先击杀深渊首领·席尔维斯,通过探查对方的灵魂记忆,知晓背叛者所在方位,以及知晓深渊之孔的位置,尽可能削减背叛者的实力。

苏晓不会愚蠢到,来幽魂城与黑暗神教博弈,这是人家发展了几百年的老巢,他突然到此,怎么可能搞得过这地头蛇,这地头蛇没直接与他翻脸,还是因为顾及向幽魂城赶来的联盟军团。

苏晓历来都很有自知之明,所以为了对付深渊首领·席尔维斯,他弄了个既简单,又直接的计划,尤其是在争夺战被虚空之树公证后,他这简单粗暴的计划,变得更加有效。

那就是,先做出与深渊首领·席尔维斯在幽魂城长期博弈的态度,通俗的比喻就是,准备和深渊首领·席尔维斯对弈一盘棋局,眼下苏晓与席尔维斯,已对坐在棋盘两侧。

这场对弈,看似苏晓优势巨大,可仔细估量的话,他必败,但这不要紧,苏晓的计划,根本不在乎这场棋局的输赢,他要做的是,当所有人,包括深渊首领·席尔维斯都把注意力集中在棋局上时,他已托起棋盘,将其扣在席尔维斯脸上,然后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越过棋桌,对着深渊首领·席尔维斯一顿锤。

例如和深渊首领·席尔维斯互相对弈的计划,那是苏晓在七阶、八阶时用的手段,眼下晋升九阶了,所用的计划,自然是返璞归真,虽说简单,但很有效。

现在幽魂城内所有势力的视线,都集中在「危险区域·家族宅邸」上,黑暗神教更是派出两名主教,去往高墙作为黑暗阵营的代表,由此可见那边对这场争夺战的重视。

如果苏晓没猜错的话,深渊首领·席尔维斯对「原初碎片」的渴望程度很高,可今天对方却没露面,尤其是在联盟阵营与黑暗阵营相互博弈的阶段,对方竟选择闭而不出。

这是否代表,深渊首领·席尔维斯其实也在利用这次争夺战吸引所有人视线的空档,要达成什么事?

风暴焰龙在上空盘旋,正在冥想中的苏晓,接到了布布汪的消息,在两小时前,布布汪就已在凯撒的掩护下,以融入环境的方式,潜入到幽暗大教堂内,此刻布布汪确定了一件事,就是深渊首领·席尔维斯位于大教堂下方的地下宫殿内,不仅如此,地下宫殿门前的长廊内,站满了教堂骑士。

这些身高四米,全身重甲的教堂骑士,近乎把几十米的长廊挤满,布布汪能融入到环境中没错,可面对这种密集度的守卫,它没什么好办法。

苏晓通过队伍频道,联络上凯撒,比他早来几天的凯撒,已然成为幽暗大教堂的一名后勤管理员,凯撒三神器之一的【欺诈者头裹】,属实是强悍,原本这玩意没这般无敌,但在深渊之罐的增益,以及凯撒能力的二次影响下,【欺诈者头裹】竟出现可替代存在这种强悍效果。

效果的确是强悍,但限制也多到离谱,例如不能替代实力强大者,不能替代地位、权势过高者,每个世界内,都有使用次数上限,比如在本世界能使用三次,那就是绝对不能用第四次,任何方法,任何手段,都不行。

【欺诈者头裹】的效果只有一种,替代他人的存在,可限制却有162种之多,凯撒强就强在,他能在如此多的限制下,将其作用发挥到极限,凯撒三神器,强的根本不是所谓的神器,而是凯撒本身。

也是因【欺诈者头裹】数量惊人的限制,凯撒每次替换的人物不是军需官,就是后勤官,因为这类身份实力普遍不强,官职不高,但能接触到大量资源。

确定凯撒那边已准备好,苏晓联络巴哈,让位于临时大本营的巴哈,带领其他人向幽暗大教堂出发。

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描述 被两个男人绑着轮流上

晓操控风暴焰龙·狄斯,只见狄斯龙翼一展,在高空划破一道弧形轨迹后,轰然加速突破音障,向幽暗大教堂全速飞行。

几乎是狄斯调转飞行方向的同时,一直盯着苏晓动向的黑暗神教成员,立刻把这消息传回幽暗大教堂。

轰!

狄斯突破层层气浪,飞到幽暗大教堂三公里外的上空,苏晓向幽暗大教堂俯瞰,一道道身影,已站在幽暗大教堂周边的废墟上,之前被他

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描述 被两个男人绑着轮流上

以龙骑状态收拾一次后,黑暗神教对此格外警惕。

“白夜院长,你这么着急赶来,是有什么急事吗。”

一众黑暗神教成员前方的男人开口,他似魂体,却有几分实体的感觉,此为黑暗神教的怨鬼主教。

怨鬼主教的目光不善,他已随时准备动手,先不说他们人多势众,这里可是幽暗大教堂正前方,他们的老巢,在此地,怨鬼主教有信心让这灭法有来无回。

苏晓从龙背上站起身,俯瞰着下方的怨鬼主教,罕见的战前开口说道:

“亡灵生物,你跑的快吗。”

听闻苏晓此言,怨鬼主教的瞳焰凝起,冷声道:“你在说什么鬼话……”

怨鬼主教的话刚说到一半,它忽然感觉到,背后的幽暗大教堂内,传出让他毛骨悚然的波动,那感觉,就像一颗太阳要在幽暗大教堂内爆炸般。

为何会如此?原因是,此刻凯撒正位于幽暗大教堂二层的后勤处,并在那激活了一颗烈阳之怒·阿波罗。

这颗烈阳之怒·阿波罗特殊到了极点,这是颗被凯撒能力与深渊之罐,双重增益的阿波罗。

阿波罗共有以下几个级别:

1.普通阿波罗。

2.烈阳之怒·阿波罗。

3.太阳桶(10颗烈阳之怒·阿波罗+特制高爆火药)。

4.太阳柱(100颗烈阳之怒·阿波罗+裂变溶液+特制玻璃柱容器)。

5.太阳圣剑(600颗烈阳之怒·阿波罗+裂变溶液+特制玻璃柱容器+大量浓缩信仰之力·太阳+阳光增幅)。

眼下凯撒所做的事,是把这颗烈阳之怒·阿波罗,增益成「太阳圣剑」,更确切的说,是把这颗阿波罗的引爆气场,增益到「太阳圣剑」级别,对此,凯撒很有信心,他可是亲眼见过「太阳圣剑」爆炸,还目睹了三次。

这颗阿波罗虽有「太阳圣剑」被引爆时的气场,可真实情况却是,这玩意仅有引爆气场,真正的爆炸威力,可能连个大号爆竹都不如,这种极端的强大与弱小,很有凯撒与深渊之罐的风格。

「太阳圣剑」被引爆后的气场,瞬间笼罩幽暗大教堂,更确切的说,是在短时间内笼罩了整个幽魂城,且持续向周边扩散。

位于幽暗大教堂前方,就如苏晓方才问怨鬼主教的,它跑的快不快,此刻怨鬼主教用行动回答了苏晓,它不仅跑的快,飞的也很快。

轰的一声闷响,怨鬼主教所过之处,掠出空间涟漪,它不惜燃烧命魂,爆发出超极限的速度,远离幽暗大教堂。

不仅是怨鬼主教,方才在幽暗大教堂前方,虎视眈眈盯着苏晓的黑暗教徒们,此时各施手段,拼命向远处奔逃,有些在奔逃途中,发出歇斯底里的怒吼,这是被「太阳圣剑」的气场笼罩后,开始绝望与疯狂了。

整座幽暗大教堂,就像被狠捅了一下的马蜂窝,里面的黑暗神教成员,大部分都是从各个窗口冲出,有名黑暗教徒,更是裸奔而出,他迈开大步,奔行中表情既狰狞又绝望。

在很短时间内,幽暗大教堂内的成员就清空,苏晓从龙背上跃下,落在幽暗大教堂正门前,他就这样光明正大的从正门走进幽暗大教堂内,先是进入宽敞的大厅,之后顺着里侧向下的台阶,下到一条十几米宽的宏伟长廊内。

长廊的天棚上,遍布一种能放出光亮的晶石,将此地照亮,苏晓顺着长廊前行,到他过了转角后,看到前方几十米长度的长廊内,站满了教堂骑士。

遍布倒刺的宽大钩刃被抽出,满是狰狞尖刺的重锤在墙面上擦过,火星四溅的同时,发出刺耳的尖锐声。

总计一百多名教堂骑士,全部都穿着两指厚的全身重甲,手持各类重型近战武器,他们胸膛处铠甲上的猩红符文,全被激活,这让他们双眼化为眼底漆黑的棕黄色竖瞳,残忍又难以杀死。

与此同时,幽暗大教堂正门处。

“别管任何人,以最快速度突进到地下宫殿。”

泰莎目光锐利的高声开口,一名名猎手部队成员,在她左右两侧冲近大教堂内,泰莎虽极力压制,但从她加速的心跳,就能判断出她对攻入黑暗神教大本营,有多兴奋,这么多年来,她已经忘了有多少手下,以及刚到猎手部队没多久的年轻人,死在这些黑暗教徒手中。

苏晓的计划既简单,又直接,先以假的「太阳圣剑」清场,然后猎手部队趁机冲入幽暗大教堂内,在此设防,挡住那些发现「太阳圣剑」是假的,准备重回幽暗大教堂的黑暗教徒们。

不仅如此,苏晓还安排了大祭司、德雷、银面、维罗妮卡,去阻截高墙上赶回大教堂的主教·黑虫·厄诺德,以及主教·血妖。

除此之外,进入离群状态的阿姆,负责收拾城内那些来增援大教堂的小势力,这种黑暗神教手下的狗腿子,其实不少,阿姆进入离群状态后,收拾他们足够了。

这样一来,就形成了,联盟阵营暂时占据幽暗大教堂,以此挡住黑暗神教成员的猛攻,在幽魂城,黑暗神教的人太多,只能这样被动防御,而趁这段时间,苏晓会和深渊首领·席尔维斯分个生死。

此刻在幽暗大教堂的一楼大厅内,扎着马尾辫,双手戴着黑色手套的泰莎,快步走向通往地下长廊的台阶,一路上,血腥味都格外浓重,当她抵达地下长廊,来到转角处附近时,竟发现自己的手下们,都停步在转角前。

“你们傻愣着做什么,白夜应该是在一个人对付一群教堂骑士……”

泰莎一边快步前行,一边高声开口,可走过转角后,她的声音逐渐减低,最后完全没声音,因为她看到,转角后的长廊内,大片包裹着重甲的残肢断臂,在地面上散落的到处都是,两侧墙壁与天棚上,遍布斩痕与喷溅状血迹,还有名全身斩痕的教堂骑士,被能量丝线缠着脖颈吊在半空中。

长廊尽头的金属门扇旁,唯一一名还活着的教堂骑士,双手捂着被斩开喷血的喉咙,已是出气多,进气少。

苏晓甩飞刀上的血迹,鲜血顺着他脸颊淌下,从血迹那透黑的颜色看,这显然不是他的血。

看到这一幕,泰莎的眼角微不可见的抽动了下,曾经,她认为苏晓的实力和她差不多,现在看来,好像不是。

见泰莎赶到,苏晓对泰莎点了下头,就推开长廊最里侧的门扇,走进地下宫殿内。

苏晓刚走进地下宫殿,身后的门扇轰然关闭,这让一旁的巴哈与融入环境中的布布汪,都下意识警惕。

苏晓环视此地的情况,两侧宫殿墙壁的墙沿上,摆满手臂粗的仪式蜡烛,大殿最里侧的岩石寝床空着,没看到深渊首领·席尔维斯的身影,殿内空无一人。

无人的宫殿,怎么可能让那么多教堂骑士把守,苏晓来到寝床|上,感知到对面的墙壁内,隐隐传出深渊的气息,他一脚直踹。

咚!

岩石暗门破碎,一处满是液态深渊能量的岩池,出现在前方的密室内,见此,苏晓开始观察其他地方,看是否还有暗门。

“汪。”

“确定?”

“汪!”

“嗯。”

苏晓深吸了口气,直接跃入液态深渊能量内,一般人不敢这么做,但受过狼血洗礼的苏晓,有着5点深渊抗性,别以为这很低。

布布汪与巴哈同样受过狼血洗礼,布布的深渊抗性为4点,巴哈为5点,它们也一同跃入深渊能量池内。

黑暗,黏稠又厚重的黑暗。

苏晓感觉自己在黑暗中下沉,不知下沉了多久,就在他感觉自己将会被深渊侵蚀时,脚下一空,他从黑暗中漏了出来。

苏晓以半蹲姿势落地,他手上沾的黑色液质,刚触碰空气就蒸发成气态。

环顾周边,苏晓发现自己身处一条老旧又破落的岩石通道内,正上方是一个被黑色液质封闭的洞口,下一秒,布布汪与巴哈就从里面落下,相继摔落在地,这就是全队都有深渊抗性的好处。

苏晓顺着岩石通道前行,没走出多远,他就发现通道的墙壁上有壁画,这些壁画的作画水平不高,或者说,这根本不是给外人看的,而是作画者本人防止自己忘却曾经所发生之事,才留下这些壁画。

第一幅壁画的内容为,一群身穿长袍,长袍背后有太阳印记的人,正对着太阳,做出赞美太阳的姿势。

苏晓继续向后看,第二幅壁画上,则是混乱的战场,在这张故意画成苍白一片的壁画上,乱战中的几道黑色身影,以及那些黑色怪物,格外显眼,这代表,联盟与北境帝国在千年血战时期,活跃在战场上的黑暗神教成员。

第三幅壁画的画风一变,战争虽平息,可位于黄沙国度的上空,一道犹如天漏般的黑色洞口出现,黑暗从里面倾泻而出,这是深渊通道,一道道身穿长袍,长袍背后有太阳印记的人影,正迎着那深渊通道的方向走去。

第四幅壁画的画风再变,残破的太阳圣殿,破碎的巨大太阳石盘,原本那群赞美太阳的人,只剩孤零零一人,他坐在只剩一半的太阳石盘上,看着远处的夕阳,背影孤寂又落寞,他的影子张牙舞爪,似乎预示着,他体内封印着深渊滋生物,或者说,是来到本世界的第一个不灭特性·深渊滋生物,被他封印在体内。

第五幅壁画的内容最简单,那名身穿长袍,长袍背后有太阳印记的人,正站在一把长刀前,而这长刀上,有着灭法之影的印记,代表这是把灭法之刃。

第六幅壁画的内容为,那道身影拿起了灭法之刃,刺入自己的胸膛内,这导致他的上半身出现三重虚影,一道虚影戴着白金面具,一道虚影是漆黑的竖瞳,最后一道则口部被封,额头上有一道圆环印记,这圆环印记苏晓见过,在地牢三层的凶犯·憎恨额头上见过。

苏晓想到了这太阳阵营中,最后活下来的人是谁,正是他在陨火之地,看到那石碑上,写在最上面的名字,太阳大主教·席尔维斯。

这壁画上记载的内容,其实不算太复杂,先是黑暗神教凭联盟与北境帝国的千年血战而崛起,之后搞事搞大了,导致深渊通道出现,太阳神教以近乎覆灭为代价,成功封住了深渊通道,可当时的太阳神教成员,几乎全死了,只剩最强的太阳大主教·席尔维斯活了下来。

太阳大主教·席尔维斯虽感到孤寂,可他不能有片刻的松懈,因为他正以自身为囚笼,囚困着不灭特性·深渊滋生物,此等强大之物,这世界内无人能无法杀死。

太阳大主教·席尔维斯游历各处,终于找到了一把灭法之刃,他知道,曾经的灭法者们,是可以消灭不灭特性·深渊滋生物的。

后又历经多年的调查与游历,太阳大主教·席尔维斯确定了一点,他虽能短暂拿起灭法之刃,但没可能用这武器战斗,更别说以里面的刃之魔灵,吞噬掉不灭特性·深渊滋生物了。

更要命的是,太阳大主教·席尔维斯能感觉到,他坚持不了多久了,他体内的不灭特性·深渊滋生物,即将冲破他的封束,从他体内破体而出。

太阳大主教·席尔维斯没放弃,他想了个既绝妙,又让人心生敬佩的方法,既然他无法拿着灭法之刃战斗,或是消灭不灭特性·深渊滋生物,但他可以短暂拿起灭法之刃,用其刺穿自身,只要刺穿自身,不就等于刺穿了体内的不灭特性·深渊滋生物吗。

最终,太阳大主教·席尔维斯拿起灭法之刃,刺穿自身的胸膛,在这同时,他将自身的灵魂,一分为三,这是他早就计划好的,只凭灭法之刃刺穿他自身,没办法继续封困不灭特性·深渊滋生物,还要配合其他方法。

在被灭法之刃刺穿的同时,太阳大主教·席尔维斯的身体、灵魂、意识一分为三,各有不同的特性,分别是太阳、深渊、混沌。

代表太阳部分的是白金主教,负责让太阳神教恢复昔日的荣光。

代表深渊部分的是深渊首领·席尔维斯,他身上插着灭法之刃,负责继续封印不灭特性·深渊滋生物,以及成为黑暗神教的领袖,将分散在四处的黑暗神教聚集在一起,最好是聚集到鸟不拉屎的地方,比如幽魂城,然后以领袖的方式,控制这些黑暗神教成员的下限,最起码让其不再尝试开启深渊之孔。

最后代表混沌部分的,是憎恨,憎恨没被赋予责任,它的存在,是一种保险,防止深渊首领·席尔维斯被不灭特性·深渊滋生物的意识重度侵蚀后,去找白金主教融合,导致把不灭特性·深渊滋生物放出来。

简而言之,只有白金主教+深渊首领·席尔维斯+憎恨,才能重新聚合成太阳大主教·席尔维斯,然后拔出灭法之刃。

现在的问题是,不知道是谁,把深渊首领·席尔维斯体内的灭法之刃直接拔出来了,但深渊首领·席尔维斯体内的不灭特性·深渊滋生物,实在与他共存了太久,两者已经不是彼此封印关系,而是半融到了一起。

现在的深渊首领·席尔维斯,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人,他的意志,已被深渊彻底侵蚀,他渴望深渊,向往深渊,并因长时间被灭法之刃束缚,让他对灭法阵营,也很敌视。

解除灭法之刃的束缚后,深渊首领·席尔维斯第一时间找到白金主教,双方见面后,白金主教根本没机会出手,双方为同源,见面的瞬间,白金主教就持续受到不灭特性·深渊滋生物的意识侵袭,当场被深渊首领·席尔维斯击败。

这也是白金主教不辞而别的原因,他当初去看日落,是知道这次前往幽魂城,他将要面对宿命的终结,可惜,还没出发,就被深渊首领·席尔维斯暗算。

把白金主教融合的深渊首领·席尔维斯,又通过水哥,把憎恨救出,他现在已不是为了破除封印,而重新成为太阳大主教·席尔维斯了,他是要让残缺的灵魂恢复完成,更确切的说,他是要成为深渊大主教·席尔维斯,如此一来,他就能打开祭祀场内的深渊之孔,让其成为深渊通道,他以此回到深渊内,至于这世界是否被深渊侵袭,化为黑暗与死寂之地,这和他无关。

苏晓停步在地下通道的尽头,他推开前方对开的岩石门,一处祭祀场映入眼帘,这祭祀场周边是环形的墙壁,面积有上千平米,高度在十几米左右,上方的天棚镶着密集的骸骨,仔细看周边的墙壁,岩石墙壁内也混杂着密集的骸骨。

灰岩地面上,分布着大片斑驳、湿润的黑色痕迹,让此地的深渊气息格外浓郁,地上一张扭曲变形的白金面具,沾染了些黑色痕迹。

前方,一道身影正背对着苏晓,坐在金属座椅上,位于他前方,是一个静止在半空中的黑色圆孔,这圆孔呈螺旋状,里面漆黑一片,正是深渊之孔。

苏晓身后的石门轰然关闭,让祭祀场变得密闭,他此战的对手为,深渊大主教·席尔维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