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团共享物第一章 走路还在体内恶意顶

  • A+
所属分类:包子文章

“且慢!”

雄啸北叫住了王康,“世侄传讯不易,这个情,我们受了。敢问世侄,现在衙中有多少兵力。”

王康双目圆睁,场中众人都惊呆了。

“啸北兄,你这是何意?”

“啸北兄,不到万不得已,何必走这条路,姓君的未必敢把我等如何?”

公孙子玉、蔡奇杰都意识到雄啸北想走最险的那条路。

雄啸北拱手道,“诸君应该知道,雄某生平最不愿弄险,倘若有一条路能走,熊某绝不会出此下策。

但现在的情况是明摆着的,姓君的要将我等一网打尽。一旦真的等他将公文传入府中,府中大军一到,我等再无机会。”

王康瞪圆了眼睛,“不可,啸北世伯,万万不可。君象先到底是妖庭命官,我们若是冲他下杀手,中枢定不肯干休。

一旦中枢较真,立时就是玉石俱焚的局面。”

公孙子玉冷哼道,“浅见。当今天下,杀官造反的还少么?也不见最后没个下场。何况,咱们只杀官不造反。只要做得干净,让上面拿不住把柄,便可保无虞。

别忘了,姓君的在州衙是怎样的风评。想他死,想看他倒霉的高官比比皆是。只要这件事办得稳妥,是一点麻烦也没有。”

王康惊慌的表情稍稍镇定,“话虽如此,可君象先到底是君家的人,若让他死在这里,君家一旦找上来……”

蔡奇杰哈哈大笑,“君家传承无数岁月,开枝散叶得恐怕君家老祖都不知道有多少君家子弟了。

他君象先一个流落到下界的旁门子弟,便是死了,只怕也是悄无声息。王康贤侄,你报信很及时,我们不会忘记你的大功的。

只要君象先完蛋,你即便不能竞争县君,争一争县丞的位置,还是足够的。”

王康大喜,拜倒,“多谢世伯。既然诸位长辈如此定计,晚辈豁出命去奉陪就是。只有一点,君象先凶悍,至少有筑基中期的实力,且邪法可怖。

传闻蒯掣蒯别驾就是死在他的偷袭之下,足见此獠阴狠,若要行动,扑杀宁夏当是第一要务。”

一头赤发的雄极客哈哈大笑,“区区一个筑基中期,算得了什么。雄某无相神功大成多年,还不曾斩杀强敌。一个县君,勉强凑合。”

雄啸北道,“事不宜迟,诸君,速速号集力量,半个时辰后,展开行动,围攻县衙,刀兵所过,鸡犬不留。”

尽管说得豪迈,任谁都知道这是一步险棋,一旦有丁点意外,便会崩盘,随之而来的就是灭顶之灾。

三大家族再不留力,半个时辰不到,便号集了近三百人马,其中筑基境占了大半,还配备了不少制式装备,推出一枚灵阵炮来。

酉时三刻左右,借着夜色,三百叛军将县衙前后围堵得水泄不通。

并在雄啸北的指挥下,大量阵石升空,布置出一个个遮掩禁法,和防御禁法。

乱光扑天,立时惊动了县衙,县衙内传来阵阵惊呼和忙乱。

嗖地一下,一道红光冲天,雄啸北放声大笑,“禁阵已成,此乃瓮中捉鳖,都别打死君象先那兔崽子,老子要一刀活劈了他。”

雄啸北一声令下,众叛军火速推倒又高又厚的围墙,从四面八方冲进了县衙。

王康头上绑着红绸,一马当先,高声喝道,“杀贼啊!”

他才冲进县衙,便听轰鸣声响起。

轰!

轰!

轰!

三道强悍的冲击波扫出,叛军密集的冲锋阵营,顿时被凿出三个巨大的窟窿。

叛军推出的灵阵炮还不及发威,就被冲击波扫中,化作一团废铁。

雄啸北痛苦地闭上眼睛,心里一片冰凉。

“狗䒤的,上当了!”

公孙子玉仰天怒喝,“王康,王康,老子活吞了你。”

霎时,公孙子玉化身一条龙角巨蟒,气势无伦地冲阵,身形动处,掀起巨大气旋。

轰!

轰!

两记灵阵炮轰来,他庞然的巨蟒之身

男团共享物第一章 走路还在体内恶意顶

扭动,竟然避开。

眼见巨蟒已扑入衙中,一个白色身影冲霄而起,直射巨蟒,嗖地一下,一根乌沉铁棒如利箭射来,精准地钉入巨蟒头顶。

白色身影翩然落定,立在铁棒顶端,不是宁小骨又是何人。

“散开,散开,跟狗䒤的拼了。”

雄啸北怒喝一声,率先冲出,蔡奇杰紧随其后。

众叛军谁都清楚,已经没了退路。

此次围攻县衙,就是破釜沉舟,不胜则亡。

大军冲入的时候,宁夏正独坐高堂。

张彻拜倒,“公子,火候差不多了,诸君早憋得久了,再不下来,大家就要憋疯了。”

宁夏微微点头,张彻大喜。

张彻才冲出门去,大手一挥,一道七彩焰火腾空。

霎时,县衙的地面生生塌陷一块,大量人马掩杀而出,人人坚兵精甲,锐不可当。

一场大战,持续了半柱香,终于落幕。

三大家族推举出的三位准备应付宁夏的强者雄极客、蔡侯伟。公孙博贵,连宁夏的面都没见到,就被扑杀当场了。

战后论功行赏的活儿,宁夏交给了张彻去办。

该给下面人竖立威信的时候,宁夏绝不抢风头。

他也没忘了王康之功,拔擢他作了县衙的功曹。

王康拜倒谢恩,“县君大恩大德,小人没齿难忘。”

宁夏摆手,“你是自助者天助,接下来,呈报给上面的公文就交给你了,你应该知道怎么写。”

王康叩首,“下吏胸有成竹,只是三大家还有些旁家别枝,若不一网打尽,恐生后患。”

宁夏怔了怔,“也交给你办。”

王康再谢,退走。

王康才离开,铁立新从后堂转了出来,“县君,这就是个无耻小人,何必用之。”

宁夏笑道,”小人有小人的用法,若没他,要灭这三家焉有今日的顺利。”

铁立新怔了怔,“我至今想不通,他是公孙家的女婿,缘何主动投效县君。为了取信县君,他自告奋勇去诱敌,还不惜交出命血。

这样的小人,想想都令人毛骨悚然。县君不可不慎用之。”

宁夏点点头,”万丈深渊终有底,未有人心不可量。你的嘱托,我记下了。”

喜欢高考不成即修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