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团圆结亲情会 三个老头把我啃个遍

  • A+
所属分类:包子文章

……

王守哲之所以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晋升,也是实属无奈。一百三十多岁晋升紫府境,着实是件比较夸张的事情。

能低调一点,当然是低调一点好。

当然,若是低调不了,王守哲也不是特别在乎。毕竟如今的王氏,已经今非昔比了,明面上的实力,隐藏的实力加起来,连王守哲自己都感觉惊人。

何况如今王氏对大乾贡献极多,与大乾皇室联姻,与凌云圣地关系深厚。南疆半自治郡的圣女,又是自己的妹妹。

仅在大乾国这一亩三分地里,势力已经根深蒂固。

正常情况下,没有哪个不开眼的会来找王氏麻烦。

与此同时。

小岛外,距离小岛数百里的地方,正停着一艘巨大的铁甲舰。舰身上,代表王氏的金色徽记正在阳光下熠熠生光。

此刻,铁甲舰的甲板上,正站着一道又一道或器宇轩昂,或仙姿飘渺的身影。

这些人,自然是以王珑烟,柳若蓝为首的王氏众人。

因家主晋升紫府境事关重大,这一次,除了宵翰老祖被珑烟老祖勒令留守家族之外,其他的王氏重要人物,能来的都来了。

就连正忙着挖运河的王宗安都特意抽出时间,千里迢迢跑了回来。

此刻,甲板上虽然站了很多人,却几乎没有人说话,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前方的小岛上,默默地等待着。

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这一等,也不知究竟过去了多久。

终于,正潜心打磨着玄气,夯实着根基的王守哲心神一动,感觉自身的玄气和神魂都达到了一个十分圆融如意地程度。

少一分则浅,多一分则溢。

他明白,时机到了。

王守哲当机立断,立刻开始冲击紫府境的瓶颈。

普通的天骄晋升紫府境的时候,之所以需要丹药的辅助,完全是自身对法则的领悟程度不够导致的。

王守哲作为绝世天骄级的天人境巅峰修士,晋升紫府境并不需要通灵宝丹来辅助突破,只需要火候到了,契机到了,便可以自然而然地晋升。

只因他在天人境的时候就已经对天道法则有着比较深刻的领悟,不仅已经完全掌握了小神通,开发出了小神通的多种运用方式,甚至已经掌握了一些小神通之上的延伸法则。

倘若不是王守哲血脉蜕变的时间还太短,他对神通的领悟还会更胜一筹,甚至触摸到真正神通的门槛。

在法则领悟远远高于自身境界的情况下,晋升自然也就成为了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

大概也就是花了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王守哲就顺利冲破了瓶颈,打开了紫府神窍。整个过程顺利得不可思议,甚至可以说是毫无波澜。

若是那些,费尽了力气才艰难无比地突破紫府境,甚至险死还生的天骄们知道这件事,怕是会嫉妒得发疯。

而就在王守哲突破的那一瞬间。

“嗡!”

大团圆结亲情会 三个老头把我啃个遍

冥冥中,天地蓦然生出了感应。

刹那间,有道道法则光芒垂落,笼罩了他的身体。无数灵气朝着他疯狂汇聚而来,纷纷涌入他的体内,淬炼改造起了他的身体。

王守哲只觉自己的体质,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强。

经脉中流淌的玄气,也在这股力量的淬炼下变得越来越凝实,越来越强大,并逐步朝着某种更加强大的方向蜕变。

他的实力,正在以一种恐怖的速度疯狂提升着。

而与此同时。

天地间风云变幻,也有滚滚浓云开始汇聚。很快,便化为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天劫劫云。

片刻后,劫云中,便有雷劫开始酝酿。

紫府劫雷!

玄武修士突破,灵台境最简单,也几乎没什么异象,到了突破天人境的时候,才会有异象出现,并出现三道劫雷,到了突破紫府境的时候,劫雷便会变成六道,威力也会呈几何式增强。

“嘶~这就是紫府境的雷劫?也太强了吧!!”铁甲舰上,舰长王室昊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但凡多回家几次,也不至于这么一惊一乍,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站在旁边的王宗安瞥了他一眼,神色中有几分不愉。

“父亲,我不也是为了帮家族开辟海上航线吗?”王室昊缩了缩脖子,有些委屈,“大乾和天玑大陆之间海岛众多,洋流复杂,有时候还会受到一些莫名其妙的能量潮汐影响,难免会出现难以预料的情况。错过珑烟老祖宗和奶奶晋升紫府那也是意外,我也不是故意的啊。”

“行了~安静点。”王宗安懒得跟他废话。

他还能不知道自己这二儿子是什么德行吗?

这小子才不大点的时候就嚷嚷着要出海冒险,要不是父亲压着不让,他怕是早跑了。

后来这小子的儿子安叡娶妻生子之后,父亲才松了口让他出海,结果这小子就迫不及待地组织了人手跟着龙无忌出海去了,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经常数年不回家不说,有时候运气不好在海上遇到突发状况,有十年没回家的情况都出现过。

父亲都说过多少次了,要多留后手,免得遇到突发状况时应付不来。结果这小子全听狗肚子里去了,纯粹就是欠收拾,让王宗安有种想要打断他的腿的冲动。

说话间,天色越来越暗。

劫云中有道道雷光汇聚,翻滚的雷霆越来越强,越来越强。

天空中也弥漫起了恐怖的威压,就仿佛整个天空都在向下方压来,要把地面上的人类碾成肉泥一般。

铁甲舰上的众人心不自觉提了起来,也再没人有心情开口说话。

蓦地。

劫云中光芒一闪,酝酿到极致的劫雷破开天空,飞劈而下。

光芒炽烈。

恍如切割黑暗的刀刃一般,锋芒毕露,势如万钧,带着仿佛能撕裂空间的可怕破坏力。

然而,王守哲却仿佛根本没有看到劫雷一般,连眼皮子都没掀开一下,将一切全都交给了王璃仙。

而王璃仙也的确没有辜负他的期望。

那一道看起来强悍无比,威势绝伦的劫雷狠狠劈到她撑开的能量罩上,能量罩却只是震荡了一下,就重新稳住了。

可怕的雷霆之力如游蛇般在能量罩表面蔓延开来,制造出了绚烂的声光效果,却依旧没能撼动能量罩分毫。

而直到这时候,空气中才传来了阵阵“轰隆隆”的闷响,震得人心里发慌。

王氏众人遥遥望着这一幕,心下顿时松了一口气,同时也忍不住感慨。

生命树果然不愧是仙植,实力果然强悍。一般的七阶异植虽然也能扛得住紫府雷劫,可也没有抗得这么轻松的。

就在众人感慨的时候,第二道劫雷也已经酝酿完成,从天空中劈落,而后是第三道,第四道……

一直到第六道劫雷,酝酿速度才骤然慢了下来。

这是紫府雷劫的最后一道劫雷,也是威力最大的一道。

当初火狐老祖就是差点没抗住这最后一道雷劫,要不是有王守哲的生命玄气护持,怕是直接就陨落在雷劫下了。

但到了王守哲这边,哪怕是这最后一道劫雷,也没能造成太大的麻烦。

当初王璃仙吞了【先祖盼盼之庇佑】之中储存的仙灵之气之后,无视了帝子安要求她还回去的要求……说是之前在试验时候已经还过一次了,凭什么还要她还第二次?

帝子安努力与她争辩,说是做实验时,她吸收了一次,还了一次。然后在实战时,又吸收了一次,应该要还两次。

可璃仙还是一口咬定做实验时,已经还过一次仙灵之气。要她还第二次,不如要了她的命。

帝子安争辩不过,只能认命了,回头国库出钱让陛下去仙朝跑一趟找真仙大佬充能吧。虽然陛下不太愿意拉着老脸去求真仙,可谁让他自己认的记名孙女儿太学渣呢?

然后王璃仙费劲地消化掉了那股仙灵之气之后,也得了相当大的好处。

不仅自身实力增长到了七阶中后段,最关键的是她体内能量的凝练程度,以及身体中能容纳的能量总量都上升了一截,这让她的能量罩防御力,以及战斗续航能力都有了不小的提升。

此刻,这些提升带来的好处便彻底展现了出来。

最后一道劫雷落下,王璃仙撑开的绿色能量罩被劈得疯狂动荡起来,表面几乎完全被狂暴的雷霆覆盖,从外面根本看不清里面的状况。

那恐怖的威势,足以让修为不够的修士被吓得浑身发软。

但最后,能量罩却还是撑住了没有破碎。

整个紫府雷劫,从开始到结束,王守哲可以说是什么都没有干,就在王璃仙的庇护下轻轻松松躺过去了。

这要是让那些费尽千幸万苦,才勉强扛过紫府雷劫的天骄

大团圆结亲情会 三个老头把我啃个遍

们知道,怕是会嫉妒得面目全非。

雷劫过后,来自天道的反馈也迅速降临。

王守哲只觉有一股莫名的力量正涌入他的血脉之中,让他就像是浸泡在了温泉中一般,浑身血脉沸腾,气势不断攀升。

也幸好刚才晋升之时,他的身体被汇聚而来的海量灵气洗礼淬炼过了一遍,才能承受住血脉之力在短时间内暴增的压力。

在短短片刻之间,他的血脉层次便觉醒到了第七重——大成圣体。

要知道,拥有成就紫府潜力的天骄,在炼气境的时候也就两重血脉,就算晋级到了紫府境,也就第五重道体而已。

王守哲此时的血脉层次,比起普通的紫府境要强出足足两重。

真要是打起来了,光是他自己,怕是就能匹敌紫府境中后期的强者了,要是再加上王璃仙,虽说现在还干不过神通境,但是凭着手段周旋自保问题不大了。

若是再给他点时间,消化一下大成圣体带来的优势,强化一下神通后,未必就会怕了神通境。毕竟除了极少部分帝子、圣子级的神通境修士,大部分神通境修士的肚血脉层次,也就是大成圣体,与王守哲一致。

如此底蕴,也让王守哲感觉安心了许多。

“守哲,恭喜。”

见王守哲这边渡劫结束,铁甲舰迅速靠近。珑烟老祖更是等不及铁甲舰靠岸,便直接飞身一掠,如一道雪色惊鸿般自数百里海面上空一掠而过,飘然落到了岛屿上。

珑烟老祖身后,柳若蓝也如一道水色波光般飘袅而来,转瞬间便落到了王守哲身前,巧笑嫣然:“夫君,恭喜。”

“哈哈哈~”

王守哲也是十分开心。

这些年来,不仅他自身的实力一直在稳步提升,整个王氏人口数量和整体实力,实际上也在以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疯狂增长。

如今,加上他自己,长宁王氏已经拥有了九个紫府境的战斗单位。

差不多,准备准备后,也是要晋升五品世家的时候。

另外,经过这么多年的准备,帝子府和荣郡王府两边的嫁妆也准备得差不多了,安业的婚事也该正式提上日程了。

再加上寻找神武军军官学院,开发紫府境的特殊战斗植物,以及王氏目前手头上的一系列开发计划,算下来,自己接下来的事情还有很多,怕是有得忙了。

……

随着王守哲晋升紫府境,又是五年之后。

时间,来到了隆昌三千两百六十五年。

陇左郡。

从陇左郡郡城一路蜿蜒南下,有一条横断山脉叫做“东山山脉”。

追根溯源,“东山”的源头乃是大乾境内几条主要山脉之一的天陇山脉,是它数条支脉之中的一条横向支脉。

东山山脉不算巍峨陡峭,却一路向东延绵不绝直至东海,也将陇左南六卫与陇左郡的其他大部分地区隔绝了起来。

先人在东山山脉薄弱处,蜿蜒开凿出了一条交通走廊,名为“东山走廊”,东山走廊中间陡峭处,还建设有一座气势磅礴的东山关。

而走廊两侧,分别设有廊右廊左两个卫城。

通过东山关,再到廊左卫,便进入了陇左南六卫的范围。

当然,这里所有的关隘和卫城,都不是一朝一夕建成的,它们也见证了陇左郡从小到大,从无到有,一点点向外拓展的历史进程。

一城一卫,一关一镇。

每一座卫城都经历过“边关至腹地的生涯”,代表着人类的栖息地在不断地向外扩展。

就像王氏曾经打造的“宙轩关”,“守哲关”,如今也都已经逐渐沦落为了腹地关隘,这都是同样的道理。

曾经的陇左南六卫,在陇左郡城的世家眼里那是乡下偏僻之处,甚至还有“凶兽横行”“贫穷落后”的刻板印象。若是哪个大世家的子弟被调去南六卫镇守产业,那在以前都被叫做“发配”。

可如今。

南六卫已经变成了“富庶”的代名词,大大小小的世家都逐渐脱离了贫困和窘迫,过上了好日子。

这些,都源自于一个世家的崛起,那就是长宁王氏。

很多时候,一个世家的崛起往往伴随着倾轧、吞并、吸血等行为,也会促使不少世家的没落和消亡,至多是手段暴力或是温柔些的区别。

但是长宁王氏却不太一样。

长宁王氏从来不排斥和其他世家合作。他们在崛起的同时,带富了一个又一个姻亲联盟和合作伙伴。

只要世家愿意合作,长宁王氏就能带着你一起发财一起飞。

正是这种核心扩展理念,使得长宁王氏如今在南六卫,声望已经如日中天,几乎达到“一手遮天”的地步,影响力深入到了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

用隆昌大帝酸溜溜的话来表达,那就是,在陇左南六卫范围内,王守哲说的话比他隆昌的话还管用,还动不动就“妄议吐槽”,王守哲那厮就是南六卫的“土大帝”。

这要是把“东山关”一关闭,就能关起门来称“大帝”了。

对于隆昌大帝那些酸葡萄言论,王守哲都已经懒得与他搭腔,直接来一个充耳不闻。

最近一段时间。

穿过东山关,进入南六卫的马车队伍,明显比往年增加了不少。

其中一支马车队伍非常庞大,足足有两百多辆重型马车组成,每一辆马车都是由四匹北地重型挽马拉着。

从其中不少马车上插着的旗帜来看,他们分属于漠南郡几个不同的家族。

其中打头的马车上插着的,乃是一面纹饰着苍龙的旗帜。显然,队伍中有皇室的车队。从旌旗的细节来看,应当是漠南郡王吴承泽一脉的旗帜。

其余一些旌旗,也都代表着一些强大的世家,有漠南五品皇甫氏,漠南五品王氏,以及漠南六品莫氏,以及其他一些六品,甚至是七品世家的旗帜。

其中为首的一架马车,通体由轻盈的灵檀木料打造,车轮外层包裹着一层由耐磨的灵柏树脂和灵兽皮混合制作而成的车胎,轿厢底座上,还装有【王氏炼器总司】出产的避震装置,可以最大限度保障驾车出行的舒适度。

马车的内部装饰更是豪华而舒适,兼顾了照明、取暖、制冷、独立卫浴等等功能,仿佛一座移动的小型行宫。

这是【王氏炼器总司】研制出产的“行宫车辇”,融合王氏“以人为本”的炼器理念之后诞生的奢侈产品。

因技术力量暂且比不过公冶氏的炼器工坊,【王氏炼器总司】这些年来一直走的是“民用化,量产化,模块化”的产品路线。

虽然目前远距离出行,多半都会乘坐飞辇出行,但“行宫车辇”依旧有着不小的市场。

而王氏之所以出产这等奢侈品,一来,是本身在研发各种新技术后,会有不少技术副产品出现,总不能浪费技术。二来,也是因为王氏在原材料出产这一块上有着天然优势。

随着王守哲血脉天赋的不断强化,他对各种植物包括灵植的催化培育,已经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经由他的手,培育出了许多种非常实用的经济植物。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搁在以前,是别人想都想象不出来的。

这其中,就包括了能大量生产优质树脂胶的灵柏,其产物可替代橡胶的大部分功能,且性能更优。

还有研发优化出来的速生灵檀木。

在王氏聚灵阵和王璃仙的作用下,速生灵檀木短短数年就能成材。

速生灵檀木生产出的木料虽然比不上某些灵木料那般厚重结实,但却极为轻盈、耐虫、耐腐蚀,坚固度也远超普通木料,还能散发出沁人心脾的檀香味儿。

目前的市场上,这绝对是制造飞辇的材料之中性价比最高的。而多余的材料,则用来打造“行宫车辇”,额外产生收益。毕竟,行宫车辇的市场非常庞大,远远大过于飞辇市场。

主材料成本的低廉,加上王氏又擅长模块化设计和流水线生产,种种优势足以让王氏迅速占领市场。

从用料和奢华程度的不同,行宫车辇的价格从一万乾金至数十万乾金应有尽有,这还不包括拉车的灵马或灵兽。

截至目前,行宫车辇在大乾国的总销量已经达到了上千架,未来的市场更是十分值得期待,至少是一个以很多个亿为单位的大市场。

没办法,随着王氏发展得越来越好,家族优秀血脉者的数量也越来越多,资金压力也是越来越明显。只有不断地广开财源,才能应付日渐增长的资金压力。

这座“行宫车辇”,乃是奢华版,外加两头拉车的三阶灵马,总价值几乎相当于一架灵禽飞辇,拥有人为漠南郡王家的小郡王吴景昊。

此时的吴景昊正舒适地躺在车辇内,身旁还有两个漂亮的丫鬟侍奉着。

而他的对面,则坐着曾经的漠南两大小霸王之一——“王室海”。

此时的漠南王室海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毛头小子了,他一身华贵的玄武劲装,蓄着两撇小胡子,眼神深邃而端正,显然已经是个成熟稳重的青年了。

凭着不俗的天骄资质,以及漠南王氏长久而不懈的栽培,今年一百二三十岁的王室海已经有了天人境三层的修为。

哪怕是在人才济济的五品世家,如此修为也算得上是骨干成员了。

当然,王室海不能和上京城那些十大杰出青年比,更是比不了王氏那些变态。但是比起这世界绝大部分人,已经要强的太多了。

但是比起这世界绝大部分人,已经要强的太多了,未来有大概率成就紫府境,算得上是人上人了。

原本按照道理,押送礼物这种事情,家族里随便找个天人境长老就行。

但是小郡王吴景昊,非得显摆他新买的“行宫车辇”,还非得拉着王室海一起走,两人主动请缨押送喜礼,这不,一走就走了数个月了。

“哟,这马路……真是平坦,主路至少可供四驾马车并驾齐驱,这得花多少钱?”吴景昊第一次来陇左南六卫,自然是见什么都新鲜。

“这叫双向四车道,看见中间那两条黄色线了没?我们得靠右走,不能越过黄线。到了长宁卫的主路,还有双向六车道呢。”王室海无精打采着回话,长宁卫他来多了,可不像吴景昊那般没见过世面。

越接近长宁卫,路上的车辆渐渐多了起来,天空中时不时有飞辇掠过。

车队直至到了长宁渡口时,所谓的双向六车道竟然塞车了!

到处都是马车,各种各样的马车,从马车旗帜和标志来看,都是来自于不同的家族。

非但如此,连安江内的船只,也是络绎不绝。

“室海啊,我们这不是提早半年来了么?”小郡王吴景昊头皮发麻,“长宁王氏的排头太大了,就是一个嫡重长孙大婚而已,竟然有那么多人提早来送礼,比我前些年大婚气派太多了。”

其实,吴景昊也就是发发牢骚而已,他也知道如今的王氏今非昔比,王安业那小子娶的可是皇室的大天骄,而且还一娶就是两个。

这种艳福,当真是羡煞了整个陇左郡的年轻男子。

这一次,吴景昊前来贺喜,也是想看一看,那王安业到底有几头几臂,竟然如此本事。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