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把腿开大点就不疼了 顾惜陆靖尧挺入

  • A+
所属分类:包子文章

梁成起身到落地窗边:

“喂,小岚。什么事?我在工作……”

“现在中午,不放饭吗?其实我就是跟你说一声生日快乐。”

“谢谢你。你也快去吃……”

“我吃了。老公你呢?中午吃什么?”

“我能吃什么?自然是盒饭。”

“今天生日,要买点好吃的呀。千万不能亏待了自己。你不是喜欢鸡吗?我听说三亚的鸡做得挺有名的!你别忘了去尝啊!”说着说着,陶然自己都觉好笑起来。不小心双关了。不好意思呀。她其实说的是椰子鸡呢!

陶然虽懒得和渣男废话,但看着将显示器放大后,苗晓卉正越来越难看的表情和那已经抱住渣男腿的孩子,陶然就想多说几句。

可可不开心,这帮人凭什么这么开心?

“可可喜欢椰子糖,你记得给她带点。什么时候下工?到时候给我来个电话?”陶然说个不停,梁成受不了,表示导演正在喊自己,不能再说了,直接按掉了电话……

回到桌边,气氛已经很微妙地变了。

不但蛋糕上的蜡烛已经燃尽,还有蜡烛油滴到了蛋糕上,怎么看,怎么丧气。

“换几个蜡烛吧。”粱妈赶紧忙乎起来。

粱妈将蜡烛插上,点好,又酝酿好情绪,“来,祝你……”两个字刚一出口,万万没想到,这次是她的电话响了起来。

一看,又是儿媳妇。

“你们先吹蜡烛。”

粱妈赶紧往一边去接电话。

梁成莫名忐忑,哪还有心思唱歌吹蜡烛,直接跟着粱妈就进了卫生间,想听听姜岚又要干嘛。

孩子几次等吃蛋糕都没成,再一见氛围一下变差,呜呜委屈哭了出来。梁爸心疼孙子,抱着男孩忙喊“乖孙孙”。

苗晓卉也生气了,直接就丢了手里一直握着的蛋糕刀。

卫生间,做贼心虚的粱妈正小心翼翼接电话。

陶然自然没什么事。

“妈,可可呢,让可可接电话。”

“可可……可可出去上课了啊。”

“可这大中午,孩子没回来?”

“省得来回折腾,你爸带她去吃披萨了。”

“哦,这样啊!”

“可可回家后,我就让她给你去电话。你爸带着呢,你别不放心。”

“今天是梁成生日,那您晚点让可可给梁成去个电话,祝他生日快乐。对了,梁成什么时候去的三亚……”

巴拉巴拉。

这电话一打,就是好几分钟。

等粱妈好不容易敷衍完儿媳,再回到饭桌边,几人突然就都没了胃口。

“咱们一家五口,难道要永远这么偷偷摸摸吗?”苗晓卉来了这么一句。

她都等了好几年了,总不能一直没名分,儿子很快要上学,难道要背着私生子的名头?凭什么!今天本以为能开开心心,却还是这么鬼祟。

“这事,我们约法三章过的!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提!”

梁成一下丢了筷子。

“我再说一遍。我不会离婚。一定不会。”

他是靠着婚姻的关注度博得的热度,是凭着对婚姻的营销才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好爸爸和好丈夫人设,他更是凭着让大众喜欢的女儿这么些年才在圈子里始终保持观众喜爱度。

这是他摸索出的财富密码,这是他能想到最轻松的赚钱法。

就连他最近带货很火的那几个产品,也都是儿童食品和服装。那些购买力强大的孩子妈才是他最大的铁粉。

他很享受现在的生活。可一旦离婚,他的人设就破了。到那时,他多年的努力便将化为泡影——这一点他很清楚。

他能给他们最好的生活,他们受点委屈怎么了?离婚什么的,怎么也得等他赚够了钱再说。而且离婚的话,岂不是要分出去一半财产?他才不!

“你要是不听话,即便我离婚,你也什么都得不到。我有的是办法让你一无所有,我说到做到!”梁成很怕谁会破坏他的“幸福”,直言警告道。

气氛就这么掉落冰点。

苗晓卉就说了一句,却被当着老头老太太的面这么被警告,只觉委屈,开始哭哭啼啼。

梁成一拍桌子,“你晦气不晦气!今天是我生日!”呵,女人!永远都得陇望蜀。得不到的时候永远温柔解意,一旦沾染上,就会得寸进尺,没完没了!玩不起!

之前她那么求自己,想要让儿子开心一场,有家人陪伴着吃一次蛋糕,自己满足了她。可她……

梁成兴致全无。

只随意吃了几口,梁成便起身,表示还有工作。

好不容易调整过来的苗晓卉再次红了眼。

“你才来了多久?不是说好好吃顿饭?生日礼物都还没给你。”

看着女人那张脸,梁成更烦躁。眼前这女人,和姜岚有什么区别?他要是喜欢这样的女人,他还找她做什么?

“说了,别管我!是你说想和我爸妈吃饭,他们来了,你们好好吃。你这样子,我怎么吃得下?生日礼物让我爸妈带回去!”

苗晓卉差点气晕,只得让儿子赶紧去抱他爸的腿。

梁成抱着儿子亲了下。

“乖,爷爷奶奶陪你。爸爸过几天再来看你!”

说罢,渣男头也不回就走了。

你把腿开大点就不疼了 顾惜陆靖尧挺入

接下来么,自然就是老两口一边抱着乖孙孙哄,一边开口劝着三儿……

另一边,留下已经混在别墅附近偷拍的家伙继续盯着梁成爸妈,陶然带着小霞直接跟梁成去了。

梁成一路去了嘉喜公司方向。陶然还在想,他对女儿总算还有些真心,知道回公司看女儿。然而,她很快就推翻了这判断。

眼看快到嘉喜,在一个公共停车场,渣男竟然在一辆普通黑色半旧车前停了下来。

那黑车坐的是他的助理思思。

渣男上了思思的车。

两人一路开去,绕了几圈后,最后进了一家酒店。

“……”

陶然没想到,他和思思也有一腿。可她在几分钟后,再次推翻了这个论断。

因为思思并没下车,直接把他送到酒店就直接开走了车。

而一身掩饰压根不露半点脸的渣男并未在酒店前台逗留,而是拿着一张房卡径直往电梯部走去了……

“啧啧!”

就说嘛。难得过一次生日,怎么会在儿子身上浪费?看来,另外还有约。渣男很忙啊!而且,房卡都早已在手,准备充分。

……

喜欢快穿女主真大佬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