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 言教授要撞坏了 笔趣阁

  • A+
所属分类:包子文章

那一道身影矗立天穹之上,周身映照的恐怖的元磁极光,与空间不断碰撞,产生电离火花绽射!

空间层层映泛,产生炽烈的光芒,那是自身气机与虚空不断碰撞产生的绚烂异象!

使得那雄伟的身影都是若隐若现!

恐怖的气息随之震荡而开,

天空都仿佛在这一刻沉坠了下去,被可怕的气势压了下来。

这无疑又是一尊万化境界的道尊!

无数的目光汇聚在其身上。

“那是......元磁道尊!”

下方有五行圣宗的洞真法域境修士认出了来人,面色微变,低声呢喃。

元磁道尊,

出身于云洲修真界,修行元磁之道,一手元磁神光在洞真境之前便是强悍无匹,纵横一个时代而不败,一路上打败了不知多少的天骄,直至晋升万化之境后,传闻其便是进入北海潜修,只是不知什么时候出的关。

望着手中极光束缚着五行镇天碑的元磁道尊,

不少的五行圣宗修士在这天地之间强悍的压迫之下喘息,一颗心彻底跌入了谷底,只觉得一阵手脚冰凉。

这个时候上门,

并且一出手便是夺走了掌座手掌的五行镇天碑,将阴阳双尊从那一击之下救了下来。

怎么看都是来者不善!

“元磁道尊,原来是你!”

广场上,掌座杨天澜挣扎着站了起来,强忍住神识被撕裂的痛苦,面色苍白,望着顶上的元磁道尊,眼神当中充满着愤怒。

“那一枚元磁圣极破阵符是阁下制造的吧!而且宗门大阵不会没事崩溃,除非有元磁神光之类的能够阻滞阵法灵气运转的力量影响!”

“我五行圣宗与你无冤无仇,为何如此?!”

元磁道尊所修行的元磁神光,本就拥有着抹消攻击神魂力量,阻滞灵气运行的威能!

能够炼制出元磁圣极破阵符,放眼整个云洲修真界,本身就屈指可数!

而如果在施展了破阵符之后,再有人暗中施展力量,影响了护宗大阵的运转,那么护宗大阵的迟滞失灵,那也就有答案了!

早就该想到了!

就散半边崩塌轰破,凭借着借助地脉天势布置而来的宗门护宗大阵,也能够在短时间之内自动恢复!

如今战斗持续一直到现在,派去紧急修理重新启动大阵的阵法师就没有再传来消息,这必然是出问题了!

也只有万化境界的道尊,才能够在他们面前不知不觉间暗中下了黑手。

可恶!

若是护宗大阵没有出问题,

别说是阴阳双尊,

就算再来多两个万化道尊,又能奈他们何?!

“看样子,你们是再没有其它什么手段了......”

元磁道尊掂量着手中的五行镇天碑,

淡然出声。

面对杨天澜的质问,元磁道尊眼神淡漠,甚至连回应的念头都没有。

只见其一步跨出,

周身映照着元磁极光,道蕴力量逸散,如若仙神降临。

脚下如若缩地成寸,呼吸间跨过数百丈高空,几个闪烁,便是朝着五行山脉上空的浮空岛登上去。

恐怖逸散的气息之下,空间像是掀起一重重潮汐。

沿途所过之处,

下方大地上的五行圣宗修士们,皆是不由自主地让开道路,即便身处在地上的他们,根本对半空中的元磁道尊造不成任何的阻挡。

在无数的目光之下,元磁道尊飞掠,朝着五行圣宗圣地山门的方向踏了过去。

“一个圣地宗门,在离去了万化道尊的庇护之下,也就不过如此罢了,终究实力才是一切......但愿里面的收藏足够的丰厚,不枉我等走上这一趟!”

后方,

阴阳双尊气机交融,迅速恢复了体内的伤势,身影跨越虚空,泛起一阵阵涟漪,也是紧跟了上来,

居高临下望着下方五行山脉当中众多仰望着他们的五行圣宗的修士,感叹地出声道。

如今护宗大阵被破,外敌攻破山门,都没有人出手阻挡,

如此一来,原本计划当中忌惮的那些可能存在的闭关的万化巨头是没有了。

原本还担心五行圣宗在出去陨落的那三尊万化道尊之外,说不定还存在着一两位在长时间闭关的存在作为底蕴。

但现在看来,是想多了。

所谓的万年圣地,也不是高不可及的存在!

没有万化大能坐镇,

护宗大阵被万化大能暗中下黑手破坏,半步万化的顶层修士也都是被一扫而空,留有的应对万化道尊的手段也是被近乎偷袭之下被夺走。

现在的五行圣宗,还有什么人能够挡得了他们?

黑天尊面上都是露出了惬意之色,两人气机交融,闲庭信步走在虚空之上,跨过下方五行圣宗的山门宫殿,像是游览自家的后花园。

“可恨,贼子,受死!”

有五行圣宗法域境修士忍受不住坐视外人将宗门踩在脚下,爆冲上来,决死冲击,就算付出生命代价,也要将其拉下来。

然而对此,阴阳双尊气机只是一荡,

一缕阴阳之气横扫,

在空间夹缝之间游离闪烁,

道法都瞬间被斩断了,

那裹挟强悍气机,决死冲上来的法域境修士登时被拦腰斩断,继而被恐怖的气机一震,瞬间爆炸成漫天血沫,血洒长空!

不少五行圣宗修士不仅没有被这被打爆的惨烈景象吓住反而是激起了愤怒,纷纷挥出一道道攻击。

然而在万化境界层次的力量面前,

不久前九大半步万化境界的大能老祖联手,都是轻易间被横扫粉碎,区区一些法域境真元境的修士的攻击,能够有什么用呢?

阴阳二气轮转,气机融汇,在虚空之间隐隐形成一个方圆上百丈的阴阳磨盘!

所有的攻击在触及在阴阳圆轮的一瞬间,便是如同磨盘当中的瓷器,接连崩碎,粉碎成齑粉,甚至连半个呼吸的阻挡都做不到!

甚至在万化层级的力量面前,

瞬间被气机反噬,

接连吐出大口大口鲜血,倒飞了出去,一些倒霉的直接是被反噬震死!

“蝼蚁的反抗!”

见此一幕,元磁道尊冷笑一声,身上爆发出淡青色的光芒,恐怖的压力瞬间席卷,那些原本还想爆冲上前的修士,直接如同肩膀上压上了一座大山,整个人被压塌跪在了地上,地下石砖崩塌,皮肤炸开,骨骼崩裂,鲜血侵染!

一息之下,众生臣服。

即便是法域境的修士,也都丝毫产生不了任何的反抗,

万化境界之强,

恐怖至斯!

清理完阻路的杂鱼,

元磁道尊以及阴阳双尊三人片刻功夫后,便是跨越了万丈空间,来到了悬浮的五行圣山面前。

高耸入云的悬浮山,

悬浮在云层之上,

顶上是一片阴沉的天空,

空气之中灵气浓郁,整座悬浮山都是散发出一种道蕴天成的气机,贯通天地,肉眼可见的灵机如若狼烟巨柱直冲天穹,随后朝着四边八方坠落,形成一个完整的气机循环!

“汇聚方圆万里的五行生地脉供养一地,看来此地应该是五行宗那些万化境界修士的闭关场所了。”

“道友所需要的东西,应该在里面,不过话说好了,若是道友找到自己所需,那剩下的东西,就都属于我等兄弟二人了!”

三人驻足在这悬浮山面前,

望着前方的悬浮高山,阴阳双尊诡异的重叠声音响起,阴阳气机融汇唯一,稍微拉开了距离,显然有些戒备。

“放心,修行资源于我而言并无多大的用处,只要找到那东西,剩下的本座自分文不取!”

元磁道尊面色平淡,看不出丝毫的表情,似乎真的对一个传承上万年的圣地的收藏丝毫不在意。

只是他内心的真正想法是什么,就没有人知道了。

“那最好不过!接下来,一起动手打开这防护法阵!”

“好说。”

三人开始各自施展掀起无边的道蕴洪流,无边无际的力量汇聚,最终化作威势震撼天地的一击,以破灭天地般的恐怖声势轰向眼前笼罩浮空岛的阵法光幕!

作为五行圣宗的核心之所,为了避免宗门修士误闯,在这悬浮的高山周遭设置着一层笼罩的阵法,这阵法甚至有着隔绝天地的威能,

同时阵法还隔绝空间,将浮空岛如同隔绝在另一片高高在上的天穹之外,

这样打造的空间,属于秘境一类了,而这对于万化境界的大能而言,独立天地之外的宁静空间,隔绝外界的尘世,无疑是最好的闭关修行场所。

有着万化道尊坐镇,也是一个宗门最为安全的资源储藏之处!

可以说,

五行圣宗的最大底蕴,就在眼前的浮空山上了!

惊天动地的爆炸炸开,真空接连被粉碎,在元磁道尊的元磁神光以及阴阳双尊的阴阳二气气机之下,很快阵法光幕被打破了!

眼望着前方被轰出来的一个通道,

元磁道尊三人面上也是流露出了欣喜之色。

一个传承万年的圣地宗门的收藏,就在眼前!

尤其是对于阴阳双尊而言,无疑具有着更大的意义!

尽管他们合体之时的实力虽然堪比万化境界层次,但分开的情况下真正实力不够是普通的半步万化而已!

若是得到这圣地宗门的收获,在那些珍惜的各种丹药资源的堆积之下,很大可能让他们得以突破万化之境!

一旦突破万化,

他们二人阴阳二道融汇产生的力量,将会更加的强大!

两大万化层次的阴阳融汇,介时怕不是横扫万化境界无敌!

到了那时,

无论是横扫云洲修真界,还是杀回古洲,以报当年驱逐出故乡之仇都不过是等闲之事!

忽然间,

黑天尊忽然想起那个以一敌三,将五行圣宗的万化境道尊都是屠杀了给他们造成了极好机会的张清元。

他日他们晋升万化境,想要扫平云洲修真界的话,估计那个人就是他们最大的对手了!

不过他也丝毫不惧,

他们兄弟二人在半步万化之时,阴阳合一就能够拥有堪比万化境界的层次,一旦他们两人都一并晋升万化境,那小子就算本事再大也翻不出他们的手掌心!

看在那小子斩杀五行宗万化修士,给他们带来攻破五行宗的大好良机的面上,到时候遇到了,识相将其身上秘密都交出来,做好他们脚下的一条狗,那倒是可以饶他一命!

黑天尊面容上,流露出了一丝冷色。

阳天尊依旧是笑眯眯的模样。

两人气机相连,心意也是相通,黑天尊的想法也在阳天尊脑海当中掠过,阳天尊面容和善,没有异议。

“走!”

阴阳双尊的身影一跃上天,就准备飞掠进入浮空岛。

不远处的元磁道尊也是跨出了一步,准备动身。

然而,

就在这一刻,

当!

一阵清澈的天音,忽然自浮空岛上空震荡而开,如同实质般的道蕴涟漪,朝着四面八方逸散开去,蔓延整个天地!

元磁道尊三人的身影动作,在这一刻瞬间顷刻间凝固了下来。

因为,

伴随着那清音响起,

一股震动天地的气机仿佛洪荒古神从沉睡之中苏醒,睁开了眼睛,前所未有的浩瀚神威,席卷了九天十地!

在那恐怖的气机之下,

整个天地在这一刻都是颤抖了!

无边无际的神威,让元磁道尊和阴阳双尊都是感到了一阵窒息!

“这......!!!”

那无与伦比的威压,震动了天地虚空,同时,元磁道尊三人内心之中升起了一股极大的恐惧!

那是如同遇上天敌的恐惧感受!

一颗心仿佛坠入了地狱深渊!

逃!

已经来不及思考五行圣宗内这股气机是什么人,又是什么样的境界才拥有这般恐怖的气势了,更不去想那浮空岛上有什么样的收藏密藏。

此刻元磁道尊三人脑海当中,满脑海只剩下“逃!”这一个念头!

三人瞬间化作一道遁光朝着外界逃遁而去!

速度之快,直若瞬移消失,

在下方所有五行圣宗的修士都还没反应过来之际,便是出现在了万丈之外,即将消失在天际!

【哪里来的小老鼠在此放肆,给老夫过来!】

如若雷霆般的轰鸣声,震动了天地,伴随着那股令得虚天也是为之震颤的气势席卷,周遭所有五行圣宗的修士在这一刻都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怖!

天空黑下去了!

光线像是被极度压制,

无与伦比的压抑,席卷而开,每个人都是感觉到一种手脚冰冷的恐慌!

咔嚓!

天穹裂开,从中探出了一只上万丈的恐怖法力大手,道法力量交击碰撞,引得整个天空的空间都是崩碎,混沌虚无之气缭绕!

那一只大手遮天蔽日,更是有着囊括虚天的无边伟力!

正在逃窜当中的元磁道尊以及阴阳双尊三人,只觉得无边的恐惧涌上心头,周遭的空间就像是被一股无法抵抗的力量封印了!

他们凝固在其中,无法动弹!

在无尽的恐惧之下,三人被那浩大的手掌一把抓住,没有丝毫反抗,被擒拿纳入混沌虚无之中!

轰隆隆!!!

直至浮空岛上大片的空间愈合,遮天大手收缩回去,那一掌掀起的灵气风暴,依旧是贯穿万里天穹,冲击周天的每一个角落。

在下方大地上近距离观看这一切的五行圣宗修士,更是被那一只道法交击的恐怖遮天大手烙印在脑海深处,

恐怕往后此生都无法忘记!

......

与此同时,

数万里之外,一处山顶,矗立着一大一小的两个道士装扮的身影。

大的是一个年近六七十的愁眉苦脸的老道,

身上穿着一件破破烂烂,像是从垃圾堆里面掏出来清洗过后,然后再打满补丁的道袍,如同一个穷苦的苦行老道人。

小的是一八岁的小道童。

面容红润,脸色白嫩,身穿着的一身小小的道袍,背负一柄木剑,像是富贵人家里面出来养尊处优的孩子。

一大一小的身影,气息没有任何的神异,就如同两个普通人。

恐怕是洞真法域境的修士当面,也会感受不到任何的不对。

两道身影站在山巅,抬头遥望着五行圣宗山门的方向。

“果然,那个老怪物还没死!也对,能够从五行大道当中开辟出一条捷径来,天资在云洲万年来屈指可数的人物,又怎会这般轻易被岁月磨灭!”

感知到遥遥天际那贯穿苍穹,震撼席卷天际的气机升起,老道叹息了一声地道。

原本愁苦的面容,

在这一刻变得更加的愁了。

“师父,你的意思是说,这股气机的主人是五千年前,在五行宗遭遇大变之后横空出世,开创修行五行大道的旁门捷径,挽救五行宗于生死之间的那一位五行宗的中兴成祖?”

“可是按照那一位的出生的年代,距离如今不是已经过去近六千年了吗?这么长的时间,怎么可能还没坐化,难不成他已经跨过了那个层次了?”

小道童声音稚嫩,面容上有些疑惑。

按照自家师父先前的讲解,突破到法域境之后,寿命八百起步。

但随着修为的提升,以及注意修养,炼制一些充满生机的灵丹延长寿命,基本上能够达到千年以上。

突破万化境界,寿命会再度大幅度提升,得享三千岁数。

在这三千岁数当中,同样可以通过修为的提升,以及各种延寿丹药,延寿秘法锁住生机,获得更多的寿命。

可这些延长寿命的手段也是有限的!

最多延长不过千年。

如果那一股气机真的是五行圣宗当年那一位力挽狂澜的中兴成祖的话,那么意味着对方活了六千年!

这一点,

不由得让人不为之疑惑震撼!

“应该是他没错了!”

“毕竟当年是能够开道的狠人,天资可谓是数千上万年来之最!

“更何况那个时候,云洲出现了一尊万年难得一见的琉璃金身的炼体修士,根据古籍记载,炼体修士生命强悍,尤其是达到了琉璃金身层次之后发生蜕变,寿数远超万化境修士......”

老道低声地道,似乎想到了什么,语言之中带着一丝莫名的意味。

“当年五行宗被血魔宗的强者攻上山门,夺走了宗门至宝,损失惨重,那时候又逢苦中求琉璃金身大成,内地里还有云洲二宗影子藏身幕后,五行宗圣地地位便是摇摇欲坠。”

“转折点就发生在不久之后,血魔宗五大万化围攻苦一心,结果双方两败俱伤,苦一心下落不明,血魔宗五大万化二死三伤。”

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 言教授要撞坏了 笔趣阁

“那一段历史怎么看都似乎有些猫腻,现在看来,如果当初是五行宗在暗中算计推动了苦一心和血魔宗的冲突,并且最终黄雀在后获取最大的胜利果实,不仅重创了血魔宗,更是让有能力威胁他们圣地地位的苦一心落入他们手中,赢家通吃,也就不难怪了!”

“而以那一位的天资,若是从苦一心身上获取延寿三千年寿命的秘密,也并不奇怪!”

小道童眨了眨亮晶晶的眼睛。

大人的世界,

好复杂!

老道没有看他,抬头望向天空。

“乱世,要开始了!”

“那一位既然已经出世,云洲修真界剩下的二宗三派四方皇朝多半不会无动于衷。”

“更何况如今五行圣宗实力大损,五大万化直接陨落了三尊,其余两位尚处于中洲之地......五行圣宗虽为云洲唯一圣地,可二宗也是来历不凡,其中无念寺更是传承和中洲佛门有关,加上域外魔道虎视眈眈......风云将至啊!”

老道负手而立,深邃的目光遥望天穹,

这一刻,

视线仿佛看到了万里之外,看到了天上那厚重的云层在剧烈翻腾涌动,遮天蔽日的黑色风暴即将席卷整个云洲大地的一幕!

瞳孔之中,

既有震撼,憧憬,

又有叹息。

“当今九洲之地纷纷攘攘,似乎已经有了开启成仙路的苗头。”

“古洲有剑出天门,横扫年轻一辈,以无敌之势晋升万化,搅动一洲风云变幻的天授神剑王九峰。元洲有大日投怀,疑似天生神圣降生,天资光芒盖压一切天骄谢子腾......一个个大洲,一个个天才接连崛起,光芒逐渐盖过了老一辈,就连中洲的各大圣地大宗也都传出门中圣子圣女即将行走天下的消息.....”

“传闻之中,每一次逐仙路开启,都是天骄频发,群星闪耀的年代!”

“如今那张清元横空出世,法体双修,战力盖压一个时代,当今云洲之气运怕不是应在此人身上!”

“可是师父,你不是说我才是云洲这一个时代的主角吗,那个张清元占据了天地气数,那我怎么办?”

道童忽然插嘴,

嘟起嘴巴,

回想起之前自家师父和自己说过自己将会成为这个时代主角的类似的话,用怀疑的眼神望向老道。

“哈哈,这个你小子大可放心。”

老道面上露出似笑未笑的神色。

“那张清元虽然天资强悍,负大气运,所达成成就更是古之难有,然而风头越盛者,越是容易受人针对,最终落得个为王先驱的下场。”

“若是五行圣宗那一位成祖当真依靠当年苦一心延寿三千岁数,那么未来其人必定不会放过那小子。更何况域外魔道这些年越加没落,说不定剩下的人会孤注一掷,动手围杀夺取琉璃金身,以此完成当年他们魔道先祖设计却未曾完成的那一样足以横扫修真界的“作品”!”

“一圣二宗三派四方皇朝,哦不,现在只剩下三方皇朝了,云洲修行界之复杂,不是一个小小散修凭借着些许运气和天资就能够玩得转的!”

“就算那小子真的气运逆天,度过了未来的诸多磨难也无所谓。”

“凭你先天圣体的天资,只需要足够的时间好好修行,足以将修为提升足够强大,将手中的剑磨练得足够锋利。”

“那时候他无论汇聚的

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 言教授要撞坏了 笔趣阁

天地气数有多雄厚,最终还不过是为你做嫁衣的苦工罢了。”

“坐看其在云洲搅动风云,时机一到再出山将他打死便是。”

老道摸了摸道童的脑袋。

对自家收入门墙的弟子天资,

很是自信。

“哦,我知道了。”

道童似懂非懂,不过还是乖巧地点头应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