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影院达达兔 男男做了之后为什么会腰疼小肚子胀痛咋回事

  • A+
所属分类:包子文章

“烛昼?”

亚兰听见这个词汇时,脑海中不知为何有一种极其熟悉的感觉,他露出苦恼的表情,引得埃利亚斯注意:【怎么,这个名字有什么问题吗?】

“不,并不是,我只是感觉非常熟悉……”

亚兰摸了摸自己的头,他似乎隐约记得,自己的父亲当年行商的时候,也曾经说过一些和‘烛昼’有关的故事……那据说是上古时期的一尊大神,曾经与光阴神王征战,虽然最后光阴神王胜利,但也因此受到不可愈合的重创,故而导致序曲纪元结束,如今鸣响纪元开始。

但是这毕竟是各地不知道何处的野史,毕竟在诸多与烛昼有关的神话传说中,还有烛昼普照大地,在白昼令万物苏生,草木茂盛,又在黑夜令万物沉寂,万物衰亡的说法呢。

这难道不就是如今双子神王的权柄吗?难道这烛昼还是双子神王的爹妈不成,居然有着如此类似的权柄。

这肯定不是真的啦。

摇摇脑袋,将这种思绪从大脑中驱逐,亚兰知道,烛昼也是这世间的正神,眼前这位不知名的大神自称为烛昼,或许的确与对方有关吧。

【现在,你有力量后,想要做什么】

埃利亚斯察觉到亚兰的态度,祂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笑着询问,而少年不假思索地回答:“我要回村,救下伊芙,并且告诉村长他们,他们的做法……或许算不上错。”

他有些艰难地说出这个词汇,亚兰叹气道:“但是我们肯定有除了人柱之外更好的方法,不是吗?我神,我想要将你给予我的力量,法律和道义也告诉他们,普及给他们。”

【这便是好的】

埃利亚斯微微点头,欣慰道。

而就在亚兰审查自己身上出现的神圣烙印可以带来怎样的力量时,埃利亚斯也陷入沉思:【看来,在我之前,苏昼老师已经邀请了其他人吗?】

【光阴神王胜利……哈哈,老师怎么可能会输,与其说是已分胜负,倒不如说这战斗贯穿了时光纪元,直至现在还没结束吧?而其他零散的烛昼传说,估计就是其他和我一样的‘烛昼’战斗的结果】

虽然才刚刚抵达,但是因为苏昼的传讯,埃利亚斯对乐章大宇宙的特殊体系已经非常了解。

乐章的旋律,显然已经出现了异化,这从烛昼已经成为‘正神之一’,可以被光明正大的提起而不被视作异端就已经可以看出。

【有趣……交错的时空,互相影响的过去未来?故乡不曾存在过的奇特体系】

失业已久,终于有活干的神祇站立起身,祂伸了个懒腰,然后精神十足地自语:【而我也要成为其中之一】

祂低下头,看向亚兰。

这一期的开端,就从亚兰开始。

……

村庄。

位于大陆边缘的村庄没有名字,因为谁也不知道过几年存在还能不能继续存在。

不过随着人柱之法的使用,这个无名的村庄也存续了许多年,一代代下来,村民也会将这个位于高山荒原旁边的小村庄,称之为灰丘村,因为村庄旁边的山丘大多由灰色的白垩组成,也是村子平时的收入来源之一。

此刻正是傍晚时分,距离亚兰独自一人前往奥纳山已经过去了半天,放在原著电影的话,这时候他都已经和村民大战,死在旷野好几个小时了。

所以,从现在开始,所有的一切宿命都是过去从未见过的,也无人知晓的全新展开。

天际彼端,灰压压的沙尘暴即将袭来,所有村民都回到自己屋内。

灰丘村并不繁华,但的确平静,亚兰父亲选择此地隐居养老,自然不是随便选个地方自虐亏待自己,虽然外表看上去平平无奇,但这小村庄五脏俱全,有酒有肉也有各类工匠,也难怪为何可以偏居一隅为安。

此刻,村庄中央,神殿顶端的大钟正再敲响,洪亮的钟声响彻村庄四周,所有能听见这声音的人都知晓,这是灾难来临的预兆,他们需要做的就是回到自己的房屋中,祈祷一切都快点过去。

而一道黯淡的虚影幻化流光,宛如一道在风中蜿蜒的影河,汇入村长的府邸。

村长府邸是整个灰丘村中,除却神殿外最大的建筑,村庄一家便是村庄的创建者家族,没有人知晓村长一家姓什么,但是所有人都猜测,他们可能是被贬谪流放至此的贵族后裔,因为他们家传有长诗《安度西亚斯之路》,可以施展六大元素系的奇迹,操控植物生长。

如若不是贵族,就不可能家传诗奇迹,因为每一种奇迹的旋律,韵调,唱法,都会导致奇迹最后的效果,这是需要世代传承才能进行学习和修正的技艺。

此刻,因为沙暴和黄昏,天地之间呈现一片黄紫,太阳垂落西方,黯淡的光在天地之间徘徊,令阴影扩散。

而本应该呆在府邸中的村长,一位有着灰黄色头发的中年发福男人,正恭敬地对一片正在凝聚,看不清楚面容的黑影鞠躬示意。

“你说发生了差错……”看不清楚容貌的黑影身披兜帽长袍,手拄法杖,看向神殿正在鸣奏大钟的方向。

他声音苍老而沉稳:“拜基,什么差错。”

“大人,人柱的培养出了问题。”拜基,也就是村长,灰黄色头发的中年男人低声道。

这位平日颇有威严的村长,有些畏惧地咽了口口水,但却还是硬着头皮陈述道:“有人意外打破了人柱的混沌心境,我……我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不知道会对神殿的计划有什么影响……”

阴影凝聚而成的拄杖老人低下头,保持沉默注视着拜基,在对方开始颤抖之前,才轻轻开口道:“详细说说。”

“是!”

松了口气,知道自己不会被追责的村长擦了擦头顶冷汗,便将亚兰和伊芙之间的关系和之前对抗怨魂天灾时的异常全部都详细说完。

“原来如此,我大概明白了。”

老者抬起眉头,和拜基想的并不一样,他甚至对此并不惊讶。

灰丘村,是光暗神王中,从属于黯夜之神王麾下,‘水中之影’派系的一个据点,隐藏在白昼神王势力范围边缘处,潜伏的一个暗子。

而所谓的‘世间一切之恶’的人柱祭祀法,也是水中之影派系铸就的一门奇迹法门,倘若功成,那么人柱死后,灵魂混杂过去吸收的一切怨念与黑暗,反而可以融汇成最为平静,不携带任何咒怨与负面情绪的‘黯月之子’,也即是拥有半神力量的神之使者。

在过去的数百年间,灰丘村一共成功积累了超过九位黯夜之子,得到了教团派系的嘉奖,这也是为何拜基一家可以得到长诗《安度西亚斯之路》作为奖励的原因。

而再有一位黯月之子,拜森就可以脱离此地,用自己积累的功劳进入教团真正的核心层。

所以,在知晓伊芙感知到了幸福后,他才会如此焦虑,害怕伊芙的塑造因此而失败,无法成为黯月之子。

“不用担心。”

阴影老人知晓这一切后,反而笑了起来:“纯粹平静的黯月之子虽然足够强大,但是这也不意味着这就是至高的完美……与之相反,和因为最初就未曾见过光,所以自然感知暗相比,我们需要的,其实是要见过光明璀璨后,仍然选择阴影的存在。”

“换而言之,就是需要那个女孩感受到一丝幸福……然后令她堕落才是最好的。”

如此说着,老人就要前往神殿地下的囚室,而村长紧随在身后。

“但这还是我失误了。”

中年男人说这话时,倒也不是客套,他是真心为自己所在的教团感到可惜:“毕竟我的任务就是培育黯月之子,但实在是没有想到,几年前定居在这里的雇佣兵居然连儿子都这么厉害……他的确有不俗的潜力。”

村长觉得,哪怕是自己,也没办法稳稳拿下那个少年,所以他才青丘教团总部帮助,求来了这位阴影使者。

“说的什么话,我们都是兄弟姐妹,几次失误而已,不算什么。”

而阴影老人并不以为意,虽然对外人凶狠毒辣,但是水中之影教团对内是真的如水温润,在确定拜基没有弄出什么天大的乱子,譬如说暴露了教团的机密计划给白昼教团那边后,他甚至安抚道:“这

神马影院达达兔 男男做了之后为什么会腰疼小肚子胀痛咋回事

么多年,你为教团培育出九名黯月之子,兢兢业业从未有过差错,这已经是天大的功劳。”

“这么多年,总该出一次意外,不然的话,我岂不是什么活都不用干?要直接失业。”

阴影使者就是水中之影教团联络各地暗子,处理叛徒,确定各个间谍信徒是否在正常工作的督查职,在教团内部算是比较高的职介。

来到神殿前,老者转过头,看向身后的沙尘暴,他不禁感慨:“在这个地方过日子,当真是辛苦了。你最近小儿子才刚刚出生吧?等会我回总部的时候,把他的血带回去,登记在教团总册中,允许学习‘静谧之诗’。”

“谢谢使者!”

拜基闻言,登时大喜,这算是变向说,他们家族已经进入水中之影教团的内圈高层——静谧之诗就是这一教团最好的铸就基础的魔法,就连拜基自己都没有资格学习!

“嗯,你们应得的。”

老者点头,他似乎突然想起来什么:“对了,你说的那个叫做亚兰的少年……才十几岁吧?”

“十几岁,就能令你也感觉棘手?”如此说着,阴影使者笑了起来:“这么好的苗子,也不能浪费。这样吧,我出手将他变成月影傀儡,交给你掌控。”

“多谢,多谢!”

听见这消息,拜基还能说什么?只能狂喜,接连说谢。

阴影使者微笑着听着对方的谢意,归根结底,不过是一点小错而已,不犯错的人才值得提防,拜基一下忠心耿耿,愿意驻守边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教团怎么可能亏待对方。

至于亚兰和伊芙的想法……

谁会在乎。

而另一侧。

沙暴中。

一支身着深黄色制服,顺着狂暴的沙暴在风中前进的小队,正在安静地奔驰。

为首的是一位女子,她双目深蓝,有着一头褐色长发,贴身的战斗服上挂满了诗篇的经文,神圣的光晕庇护着整个小队不受风暴影响。

他们轻巧地顺着狂风前行,避过凶猛的沙尘风刃,有灵魂波动在这支小队中来回传递。

“小心!”

为首的女子发出冷酷的灵魂波动,她强调道:“灰丘村是水中之影教团的隐藏据点,虽然看似没有强者驻守,但却暗中培养着堪比半神英雄的‘寂月魔子’。”

“寂月魔子的力量每一个都不一样,我们不能冒险,所以趁着沙暴一抵达目的地,就立刻合咏大奇迹‘埃莫纳什圣歌’,呼唤大圣火天降,将整个灰丘村彻底毁灭。”

“队长,所有人吗?”因为计划过于隐秘,以至于队员都不太知晓这次机密任务的详情,于是便有人不忍道:“灰丘村我知道,咱们神殿也买过他们出场的白垩……村民大多是无辜的啊。”

“你比那些村民更加无辜,他们被恶魔的魔法庇护,本就有罪。”女队长倒也没有生气,她只是言辞简洁地解释道:“灰丘村本来就可有可无,我可不想你们为了那些不知道是不是恶魔教团成员的村民送命。”

话都到这个份上,谁还能反驳,于是计划就被敲定。

“等等!”

但是,就在这一支‘水中之火’教团精锐斩首小队快要抵达任务目标地点时,女队长却突然喊停:“前面不对劲!”

她深蓝色的双目中,有密密麻麻的符文汇聚,女队长轻声咏唱‘鹰图腾’这一古老的原始歌谣,登时,她就目若鹰枭,可以看见远方灰丘村的整体情况。

女队长深吸一口气,惊愕道:“阴影使者?!那个村庄中有一位阴影使者!”

“什么?”“阴影使者?!”“他们的督查官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就连队伍中的其他队员也都愕然起来,别看他们是精锐小队,遇到半神也可以一战,但倘若遇到原本就实力惊人,又神秘非常的阴影使者,恐怕最多也就拼个两败俱伤,他们还要处于下风!

“阴影使者和寂月魔子,我们的力量远远不够。”一直沉默至今的副队长,一位身材削瘦的男人低沉道:“对抗两位半神,需要四支特别行动小队,最好还要神殿主祭级的奇迹咏唱者出动……任务怎么办?”

“呼叫支援!”

队长言辞简单干脆,但即便如此,她还是皱起眉头,忧心重重地看向村庄:“阴影使者和魔子……恶魔的教团又有什么计划?我们不能撤退,诸位,我们必须呆在这里,看守情况,倘若发生意外,我们必须第一时间告知神殿!”

如此说着,她低声念诵:“光明永恒,圣焰不熄。”

“光明永恒,圣焰不熄。”队中所有队员齐声复诵,他们自然有赴死的决心。

沙暴席卷着天地,朝着小小的村庄倾盖而去。

村庄之内,静静呆在囚室中的伊芙突然抬起头。

她没有喜悦,没有哀伤,没有向往和期待,自然也不会有寂寞和无聊。

金发的人柱少女安静地在囚室中等待,漆黑的环境,狭隘的囚笼,反而可以令她感觉到安心,因为这既是她最为熟悉的地方,也是她的‘家’。

她可以就这样待下去,直到漫长时光之后,她承受的咒怨抵达极限,彻底化作黯月之子。

但是现在……伊芙却无法保持那安稳的心态了。

自从被亚兰取名,学会了文字后,能够感觉到何为快乐和幸福的少女,突然地感知到了寂寞和无趣。

她开始不安,无法继续等待。

尤其是此时此刻。

沙暴即将来临的灰暗天地之间,已经陷入了一片绝对的嘈杂和黯淡。

——到底……为什么?

少女无法理解。

为什么她会有一种,不受控制的感觉?就像是原本规定好的道路正在偏离轨迹……一种慌乱而没有安心感的感觉……

而这种不安心的感觉……却似乎和幸福相辅相成,两者互相对立,却也互相成就……

她并不理解这一切。

而就在此时此刻。

屋外,漆黑的沙暴中,突然亮起了一道光,照亮了被阴影覆盖的村庄,盖过了令天地黯淡的烟尘与风。

就在阴影使者和特殊行动对的队长惊愕地抬起头,看向一侧本该无人的道路彼端时,光芒扩散,照亮了这一方小小的天地。

仿佛白昼。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