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音炮1v1双学霸 御前宫女有孕

  • A+
所属分类:包子文章

……

即便只是归龙城郊区外一个小小的飞辇驿站,但周围依旧是人声鼎沸,一片商业繁忙的气象。

驿站周围建造着许多大型仓储仓库,还有数量不少的门面和店铺。每一天,都有一个又一个车队从远处鱼贯而至,向归龙城输送着庞大的物资。

归龙城是一个庞然大物,总人口超过两千万。其中,还有数量不小的一部分乃是玄武修士,每日里消耗的资源自然是一个天文数字。

以这飞辇驿站为核心一圈的物资点,仅仅是归龙城众多物资输入点的其中一个,可见归龙城规模之庞大。长宁卫与之相比,还真的就像是乡下的一个小村落而已。

而就在王守哲等人从飞辇中踏出时,不远处,一群守候已久的人便已经注意到了他们,飞速迎了过来。

其中,为首那个中年男子头戴玉冠,身穿紫色锦袍,生得器宇轩昂,气质儒雅之中又带着威严。

他走得虽快,步履却极为稳健踏实,可见其乃是一位心静思远之人。

此人乃是定国公府当代家主,王宇昌,哪怕放眼整个归龙城,都是数得着的大人物。

“守哲入京。我未曾出城远迎,恕罪恕罪。”王宇昌面带和煦微笑,率领众人大步而至。

“宇昌老祖折煞守哲了。”王守哲急忙上前,受宠若惊地拱手行礼道,“守哲一行乃是小辈,何德何能敢劳动老祖宗来迎接?”

宗族之内,最讲辈分。

哪怕你王守哲牛到天上去,面对“宇”字辈的老祖,也是决计不能托大。否则一旦传言出去,会令人耻笑长宁王氏无祖无宗,有生无教。

当然,这是宗族之内,出了宗族,相互间没有什么姻亲关系的家族,就没这么多规矩了,相互间按实力论便是。

王宇昌受了守哲一礼后,便和蔼笑着扶住他胳膊将他搀了起来,上下打量着惊喜道:“远远见得守哲,我便一眼就认了出来。真不愧是我定国公府的血脉后裔,气质脱俗,颇有如玉仙风。”

“宇昌老

低音炮1v1双学霸 御前宫女有孕

祖谬赞,守哲惭愧。”王守哲嘴角抽了抽,连忙谦逊不已道,“还是老祖气度不凡,渊渟岳峙,有谪仙下凡之姿,守哲自叹不如。”

一老一少两个王氏的家主,彼此间熟练地商业互吹了一波后,这才彼此介绍起身边的人。

“守哲,这是犬子王宸平。”王宇昌指着身后一位刚入中年,还带着几分青年气质的男子说道。

他的姿态,显然是将王守哲抬得很高。

“守哲见过宸平老祖。”王守哲急忙恭敬地行礼。

宇昌老祖跟他客气,他可不能顺杆子往上爬。更何况,他早先就大概了解过大乾王氏嫡脉的情况,眼前这位宸平老祖已经快四百岁了,乃是一名壮年期的紫府修士。

要搁在陇左郡,这位绝对也是一方大佬。

接下来,自然又是一番客套互吹。

“这位是我的小孙女儿玲竹。”王宇昌又指着一位看上去仿佛刚过三十,一身利落的玄武劲装打扮的成熟女子道,“竹儿乃是圣地九脉之一——琉璃明王殿的长老。”

“见过玲竹老祖。”王守哲忙不迭行礼,恭维道,“观老祖肌肤色泽光润无暇,看来已然达到琉璃明王身的大成境界了。”

“守哲过誉了~琉璃明王真法要达到神通境后才算是真正大成,登峰造极,我这不过半吊子而已。”王玲竹轻笑不已,“咱们长宁王氏,不也是有两个在陇左学宫的女孩儿,申请修炼了琉璃明王真法的上册么?守哲你这次也不带她们来上京城玩,害我白高兴了一场。”

王玲竹之前并不知道那是同宗,因为她们的功法都是师尊来帮忙登记申请的前半册。

前半册都属于基础入门,并不能算是真正的琉璃明王殿一脉,因此,一般情况下,只要有一位地位足够的师尊来申请,并提交相关材料证明对方的资质足够修炼真法,也就足够了。

若是想要接受完整的传承,就须得正式加入琉璃明王殿一脉了。

“两个?启禀玲竹老祖,守哲只知珞秋修炼了此真法。”王守哲解释说,“最近她与珞静一起去做学宫任务去了,不在家中。有机会我便让她去拜见玲竹老祖。”

“另外一个是叫‘璃慈’的,是她师尊来领了上册。”王玲竹轻笑道,“最近得知长宁王氏乃是同宗后,我翻阅了一下登记资料的簿册才知道,原来璃慈也修炼了本脉真法的基础。”

原来是璃慈啊~

王守哲恍然,心中也是颇为想念璃慈大丫头。

那死丫头,还寄回来几头狼要他去拿……离家那么久,也不知道回来看看。

“这位是我这一脉的嫡系后裔室达。”

接连介绍几位长辈后,总算开始介绍小辈了。

这一下,开始轮到王室达先行对王守哲行礼了:“室达见过守哲四爷爷。”

其实论起真实岁数,王室达比守哲还要大上三四十岁,修为也到了天人境中期。不过,谁叫王守哲的辈分高呢。

“室”字辈甭管多大年龄,都得管“守”字辈叫爷爷。

一般都会管对方叫几爷爷几爷爷,不过若是同宗不同族的情况,有时候弄不清对方排行老几,像“守哲爷爷”这种称呼也没有错。

“室达莫要客气,你岁数长守哲一大截,还是叫我守哲吧。”王守哲连忙把他扶了起来,说道。

“四爷爷莫要如此折煞室达。”王室达被吓得不轻,脸色煞白,急忙长身作揖着推辞。

身后一大堆老祖宗呢,他要是敢和四爷爷搂肩搭背,保管会被打死。

他迅速转移话题道:“四爷爷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犬子安南,你这小畜生,发什么愣?还不赶紧过来拜见四老太爷。”

为了达到转移注意力的目的,他还踹了王安南屁股一脚。

王安南被踹得一个趔趄,急忙朝王守哲深深作揖:“安南拜见四老太爷。”

同时,他的心中一片悲凉。

自从璃瑶姑奶奶出现之后,他王安南在家族中的地位直线下降。从原来的定国公府“未来之光”,老祖宗眼里的麒麟儿,父亲时常夸耀的爱子。

一下子变成了孽障,小畜生……

“安南请起,我可是听说过你的战绩,在归龙城也算是赫赫有名的青年高手。”王守哲将他扶起后,掏出一个红包塞上,“好好努力修炼,争取早日踏入紫府境。”

红包这东西可不能随便给,一般都是给没成亲的后辈“孩子”。王安南玩心甚重,目前还没打算成亲,王守哲这才能给,要是成亲了的,就不好给了。

“多谢四老太爷鼓励。”

有红包好拿,王安南的心情一下子好了些。

不过,他的红包还未焐热,就被王室达拉到一旁给没收了。

他偷偷摸摸地略打开一个角,飞速瞟了一眼后,脸色顿时凝重了,当即和宇昌家主传音了几句。

原因无它,守哲给的红包内有一叠紫金票,约莫十张的样子……

也是难怪,一张紫金票的红包给灵台境还算资源充沛,可是给一个年轻的天人境天骄,就略显磕碜了。

这一下,连宇昌家主的脸色都有些不自在了。先前长宁王氏的璃瑶大天骄和宗安大天骄都来定国公府拜会过。

宗安年龄虽小,却成亲极早,子子孙孙都一堆了,自然不能拿红包,要拿也是宗安的子子孙孙拿。但是璃瑶那边,宇昌家主可是一狠心,给出了十张紫金票的补贴红包。

当时还觉得手笔不小了,可是和守哲比起来……却是显得有些磕碜了。

王安南那小畜生,岂有资格和璃瑶相提并论?

“诸位长辈,我也介绍一下。”王守哲拉着安业说道,“这位是守哲的重孙儿王安业。安业,还不快快拜见诸位老祖。”

王安业当即彬彬有礼地行礼:“安业拜见宇昌老祖,宸平老祖,玲竹老祖……室达伯伯,安南哥哥。”

“哟,这就是安业啊,长得可真俊。”宇昌家主边是满脸堆笑的夸赞不已,一边暗中一运玄功,将王室达说中的红包暗中摄去。

然后换了个壳儿,再把原来准备给安业的五张紫金票一并塞进去做堆,这才笑容满面地给出了红包:“安业一表人才,年纪轻轻就有曾祖父守哲的君子之风……”

好一通夸赞不绝于耳。

没办法,王安业的身份可不一样。

他乃是忆萝小郡主的未婚夫,一旦安郡王上位,安业就是顶格的驸马。

何况忆萝小郡主身负苍龙血脉,深受陛下宠爱,是迟早要当大天骄培养的。即便安郡王最后没能上位,忆萝小郡主凭着一身血脉,迟早也能被封公主,到时候,只要安业愿意舍弃王氏继承人的身份,自然而然便又是一位驸马亲王。

“谢谢宇昌老祖。”王安业得到太爷爷点头后,礼貌地收下了红包。

然而,王安南在一旁却是看傻眼了。

他的十张紫金票红包啊,还没来得及瞅一眼呢,就这么没了!好歹让他摸两把啊~~!!

“诸位长辈,这位是我孙女儿王璎璇。”王守哲介绍着说,“璎璇,莫要愣着。”

王璎璇虽然年幼,骨子里却是个胆大包天的主儿,这种场合自然不会怵。

她当即便上前,有模有样地行礼道:“璎璇拜见宇昌老祖……室达哥哥,安南侄儿。”

她的声音清脆而干净,铿锵有力,仿佛是一个英姿飒飒的小女将军。

自然是各位老祖和长辈的交口称赞,唯有王安南一脸无语懵,来一个十多岁的安业弟弟已经够够了,现在还要多一个小毛丫头姑姑么?

“安南侄儿,我在家中排行二十一,你可以叫我二十一姑姑。”王璎璇人小鬼大,装模作样地拍了一下弯着腰的王安南的肩膀道,“听说你上次被璃瑶姑姑打了之后,在上京城名声扫地?你放心,以后就由你二十一姑来罩着你,等我略长大些后,带着你一起横扫帝都。”

王安南和一众长辈们都傻眼了。

这漂亮的小丫头才十岁十一岁的模样吧?这口气……会不会有点飘了?

“王璎璇!”王守哲脸黑的说,“我怎么和你说的,不要把你的不良风气带到帝都来。安南虽然是你小辈,却终究年纪长你许多。”

“是,爷爷。”

王璎璇嘟着小嘴一脸委屈,面上答应的好好的,私底下却在那嘀嘀咕咕。我这不是看他还挺顺眼,想罩他一波么?

说完之后,王守哲才无奈的道歉解释道:“诸位老祖,我们家璎璇这丫头性子有点……那个一言难尽……总之,这一次带她来上京城见识一番后,就准备送去圣地了。”

“去圣地?”宇昌家主一下子对王璎璇刮目相看了,仔细打量着说,“这孩子根基不错啊,已经炼气境四层了,守哲是准备送去圣地九脉哪一脉?”

“这孩子不如跟我去琉璃明王殿一脉吧。”玲竹老祖开心地说道,“守哲你家这孩子,资质应该至少是个先天中品乙等吧?若是想办法请长春上人这等擅长治愈系的上人护法,一枚洗髓灵丹外加一枚无极宝丹下去,血脉能轻松突破到上品乙等。”

无极宝丹改善血脉的性能猛烈,最好是本身血脉达到两重,并且是灵台境时使用,否则很容易反噬自身。

不过,若是到那时候再使用,效果就会减弱不少,是以,若是有长辈护持,一重血脉的时候也是能勉强消化的。

“这个……”王守哲无奈地笑了笑,“恐怕要令玲竹老祖失望了,璎璇已经被提前预定了。”

“提前预定?”王玲竹脸色微微有些郁闷,“到底是圣地哪一脉啊?里面有没有咱们王氏的人照顾?守哲,你太着急了,此事若是先行商量一番,我们有很多选择的。”

大乾王氏好歹是三品世家,哪怕已经不复往日荣耀,但族中紫府境和天人境修士的数量可不少。光是在那圣地各脉之中,就有足足五个紫府境,其中一个,还在天府郡紫府学宫内担任副院长。

若非圣地对各顶尖世家有名额限制,也不愿意与他们共同培养大天骄。否则的话,王氏保不齐会多送几个进去,甚至乎,还会想尽办法与圣地共同培养大天骄。

学宫圣地这一脉,他们更加愿意从中低品世家中挑选优秀血脉的苗子,然后悉心培育成才。如此,圣地才能保持住超然的地位,而不至于被世家大阀逐渐掌控。

就像这一代的圣地之主“姜震苍”,便是天府姜氏出身。

曾经的姜氏仅仅是六品,因姜震苍血脉强大,天赋异禀,且品性优秀,机缘出众等原因,最终从数位准圣子之中杀出重围,夺得了圣子之位,并最终继承了圣地之位。

只不过,即便姜震苍当了圣地之主,也不能恣意输送利益给姜氏。至多他在位置上时,姜氏地位会很超然,且无人敢惹。

而且,做生意什么的也会便利一些,毕竟没人敢坑他们。

因此,姜氏也慢慢从六品一步步走到了四品世家,却也止步于此了。时间越久,姜氏内部便越来越不思长进,最近几百年,更是在地方上有些不得人心。只是凭着老祖宗“姜震苍”的名头,继续维持着表面的风光罢了。

其实现在的天府姜氏,都已经与姜震苍隔了太多代了,而且因为自身不争气,最近几代都没出什么人才,在圣主面前也没能留下好印象,彼此的关系已经非常疏远。

此外,这一代呼声比较高的准圣子之一公羊策,也是小世家出身。

王氏的王璃瑶,也是小世家出身。

低音炮1v1双学霸 御前宫女有孕

不过,王氏的王璃瑶若是能拿到圣主之位,王氏也根本不需要她破坏规矩王家族输送利益。王氏更多的是需要她来当个稳固的后盾,只要做生意的时候能好好做生意,不会因为有人眼红而被盯上,也不会被人欺负到头上来就行。

如此,王氏便可以安安心心地发展壮大。

以王守哲赚钱的能力,何必拼命去挖圣地墙角呢?

就在王氏诸位长辈惋惜之余,王守哲无奈地咳嗽了两声说:“其实,璎璇已经被‘圣主’姜前辈预定了……”

“什么?”

王氏众人齐齐震惊,一副风中凌乱的模样。

圣主大人非但是圣地的守护者,还是大乾的守护者,再往外延伸一些,那也是人族的守护者之一!

你可以看不起愈发堕落的天府姜氏,但是不得不对姜圣主崇拜敬仰。

毕竟,姜圣主作为大乾国唯二的凌虚境强者,权势之盛,仅次于隆昌大帝,此等大人物收徒,可是一件大事!

翻翻历史书就知道,姜圣主曾经收过的徒弟虽然不多,但除了因故早夭者之外,几乎都成了神通境,后来或是担任一脉之主,或是镇守在域外战场,亦或者去了仙庭发展。

“难不成这孩子也是……”王氏众长辈呆呆地看着王璎璇,个个心头都在抽搐。这长宁王氏是什么鬼?大天骄都是搞批发的吗?

“唉,璎璇天资本就非凡,加上房氏在不遗余力地鼎力支持,早早就为其备好了洗髓丹和无极宝丹。”王守哲也是叹息着说,“要说佑安师兄也挺有本事的,竟然趁着跟师尊去觐见圣主时,把璎璇吹得天花乱坠……这不,圣主一心动就找了璃瑶去问问,结果……”

其实璎璇本身乃是中品甲等的强悍天赋,单凭着洗髓丹和无极宝丹,还是不够她晋升大天骄的,可房佑安竟然想尽办法为她弄来了一只血蛊王!

如此一来,大天骄便成了板上钉钉的事情。

而且,王璎璇这丫头的运气也是极好,王氏这一次正好打通了新兵集训营。以王守哲为首的长辈们,在军营里靠着日常清洁维护军营等闲杂任务,获得了一部分军功。

虽然数量不多,但最终大家都凑到了300点新兵营军功,各自兑换了初级血脉资质改善液。

但这还不算什么。

主要是王安业靠着学习和写作业,逐步逐步在器灵小姐姐那里获得了不少好东西……不停反复强调家里孩子买不起初改液……他最终总计获得了六瓶初改液,两瓶中改液,直接将器灵小姐姐私人库房掏空!

在王守哲的“建议”下,璎璇捡了一波便宜,拿了一瓶初改液和一瓶中改液。

再加上守哲这边还存了一支普通版高改液。

原本这是柳若蓝给安业留的,不过王守哲和柳若蓝都估计,王安业未来多半能自己弄到,因此这瓶高改液多半也是“第二顺位继承人”王璎璇的。

淬血丹、洗髓丹、初改液、中改液、无极宝丹、外加一只血蛊王!在王守哲和王璃仙联手给她护法后,她顺利地将血脉资质晋升到了极品乙等偏上!

这丫头真是好命,起步条件就那么高。

难怪王璃瑶在和圣主介绍了一下璎璇的血脉天赋后,圣主都心动了。

可如此一来,王氏众人的脸色就都非常凝重了。

尤其是宇昌家主颇有些尴尬。

原本他给王璎璇准备的红包是三十万乾金,这点钱给一个普通的资质较为出众的晚辈,自然是够了,但是给未来的圣主弟子……

这岂能拿得出手?

更让他们无语的是,王守哲还带来了一条龙……

据说她叫“王璃珑”。从她虎视眈眈盯着王安业红包的眼神就能看得出来,这位绝对不是善茬。

手头上准备的红包太小啊。

“宇昌家主,咱们有啥事儿回住宅后再说吧。”王守哲建议道。

“是是,先回主宅,先回主宅。”王宇昌立刻反应过来,连忙附和了一句,心头却在隐隐发颤。

守哲你这小子,今天是故意来坑主脉红包,薅羊毛的吗?

如今的大乾王氏,资金可没有那么宽裕。除了因为刚刚往“达拉大荒漠开拓计划”里投资了一大笔钱之外,还因为大乾王氏这一代的神通种王宙辉突破在即,需要给他留出数千万乾金的预备金,拿来购买晋升神通境的【通天圣丹】。

这也是眼下最紧要的事情。

这一两百万乾金一次的红包,还得给很多次,给得还真是捉襟见肘啊。

就在王守哲与宇昌家主一众回王氏主宅之时,王守哲入帝都的消息,也如柳絮种子一般,悄无声息地在各方势力之中,暗暗沸腾了起来。

毕竟先前璃瑶大天骄和宗安大天骄入京后,都弄出了巨大的风波。

如今,长宁王氏那位一直隐身幕后的家主,王守哲也来了……

这让人感觉到了一种,仿佛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迫感。

就连拙政阁内的隆昌大帝,都对这消息十分关注。

此时的隆昌大帝正躺在拙政阁中,神色似乎有些疲惫,仿佛好些天没休息好,精神遭到了某种折磨和打击一般。

“王守哲入京了?”隆昌大帝半躺着,声音沙哑的问道。

老姚正亲自帮他轻轻按着太阳穴,活络一下精神,闻言当即回答:“是陛下,他入京了。据说,定国公府去了三个年轻一代的紫府境迎接。”

“哼!左右都是一丘之貉,搅在一起互捧互助而已。”隆昌大帝不满地嘀咕道,“那王守哲真没眼力见儿,本大帝杵在这里,也不知道先来拜见一波,然后赶紧把那五只调皮捣蛋鬼给朕弄走。”

“陛下,守哲家主第一次来帝都,总得先祭拜一下先祖吧?毕竟,长宁王氏也是从大乾王氏分出去的。”老姚帮腔着说,“不过若您真着急想见他,下一道旨意召见便是,他保管马上就来。”

“下旨召见?朕呸~~!”

“朕是什么身份?他是什么身份?朕会那么上杆子召见他?”

“就王守哲那不务正业的投机分子,保管要不了三天,就屁颠屁颠主动来拜见朕,来讨好朕。老姚你就等着看好戏吧,看朕到时候如何拿捏他。”

“……”

老姚眼皮子一跳,这是准备杠到底了?

陛下,您也不怕再次翻车?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