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母亲2 许医生的占有欲

  • A+
所属分类:包子文章

战场之上,乱哄哄的。

即便是张静一,其实也是一脸懵逼。

不过他决定盯住天启皇帝,切切不可让他再冲上去。

这是全村人的希望啊!

百官们还在河滩上战战兢兢的,听到喊杀声,脸都吓绿了。

信王朱由检,则提着刀,稳住人心。

黄立极的脸色也极不好看,不过他决定保持一点内阁首辅大学士的风度,强忍着恐惧,努力地做出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

孙承宗则好一些,他听到了远处的枪声,忍不住道:“铳声不绝于耳,厉害,厉害,东林军校对火铳的运用,竟如此娴熟。”

这叫听音辨位。

本是焦灼的人一听,便都围上来:“现在什么情况,孙公,你不要卖关子。”

“还在打,还在打,厉害,厉害啊……迄今铳声不绝,可见骑兵还未冲至,连续数轮,只怕此次贼军被杀伤极大了。”

有人开始露出喜色:“莫非……莫非……那些东林的丘八,要胜了?”

即便前头的人,在拿血肉阻挡贼人的骑兵,他们甚至还不愿叫东林军校的人一声生员。

孙承宗则意味深长的样子,看着一张张满怀着期盼的脸,然后用凝重的口吻道:“只是大量的杀伤,对付骑兵,固然杀伤,可若言胜,却还早着呢。大量杀伤的意思是,贼子定会恼羞成怒,等杀至阵前,定要狂怒,到时……就不是杀人这样简单了,少不得要将我等砍为肉酱泄愤。”

这一下子,人群里便有三两个人直接两眼一黑,栽倒在地。

死也就是了,还不能留全尸。

只是铳声久久不绝,孙承宗越听越觉得惊讶,不断地道:“怪了,怪了……铳声密集,居然没有间断,这到底是什么火铳?这群生员,也过于犀利了,操练到这般地步,真是古今罕见。”

“有胜券吗?”黄立极也忍不住急了。

孙承宗定了定神道:“方才没有,现在却有一些些了。”

又过一会儿。

突然传出震天喊杀。

便立即有许多人瘫坐在地,似乎终于要死到临头。

孙承宗却激动地道:“神了,神了,这群生员,竟是进行冲杀了。我出镇辽东数年,从未听闻过铳兵冲杀骑兵的,此战无论是胜是败,这东林军校的实力,也令人胆寒。”

另一边,生员们虽只有三四百人,却是冲杀出了千军万马的效果。

一路斩杀逃敌,而关宁军早已是兵败如山倒,无数人哭爹叫娘地逃窜,甚至十几人看着三四个东林生员冲杀而来,竟也丝毫没有抵抗的意志,早已丧胆,竟是跪地求饶。

那李如桢和吴襄本还在妄图督战。

他们在马上,拼命地挥舞着鞭子,妄想将败兵赶回去。

这吴襄更是绝望地大吼:“贼子的火器已是弹尽了,正是冲杀的好时机,快……快……杀啊,都返回去,再冲一次,必胜。”

只可惜……即便是他的家丁,却也已战马受惊,无法控制,便干脆连马也舍弃了,丢了刀剑,择路而逃。

身边的护卫,竟是越来越少。

吴襄此时忍不住道:“两千铁骑对数百

年轻母亲2 许医生的占有欲

步卒,优势在我,不料竟成败军之将,这是天要亡我啊。”

说罢,心如刀绞。

于是……他拨马想走。

可前头的败兵,早已拥堵一起。

一时走不脱。

他口里大呼:“我儿,我儿……”

他口里所说的我儿,并不是他的亲儿子,亲儿子吴三桂才刚刚成年呢,才舍不得上战场,所谓的我儿,便是他所收养的家丁义子。

只可惜……此时已没有儿子来救他了。

吴襄便挥舞着马鞭,将前头一个堵路的败兵狠狠鞭打一通,大骂道:“滚开,滚开……”

于是,前头又是混乱,愤怒的败兵,等到吴襄又一鞭下去,却有人狠狠地拽住了他的鞭梢。

此时本是想要逃命的败兵们对上吴襄却是怒不可遏,打不赢东林军校,还打不过你?

有人用力一扯。

吴襄坐在马上一时没有提防,直接摔落下马。

他口里还要再骂,此时心里更是绝望和焦灼。

这样的事发生,是他万万想不到的。

整个辽东,其实已经完成了军队的军阀化。

士兵们只知有将,而不知朝廷。

而将领为了将士兵培育成自己向朝廷讨要好处的资本,也尽力地拉拢士兵,将其纳为自己的私人武装。

因而,士兵敢于反抗武官,这在关宁军中,是不可想象的。

吴襄摔落马来,在尸首和血泊之中打了个滚,一股浓重的腥臭,令他作呕,他跌跌撞撞的爬起来,正待要拔出腰间的刀斩了那敢于犯上的士兵。

后头,却有人惊恐地大声道:“来了,来了……”

于是,后头又骚动起来,有人一下子将吴襄撞倒,更有人直接踩着吴襄的后背。

等到吴襄继续爬起来,已有雪亮的刺刀朝他刺来。

哐当。

这刺刀刚要刺入吴襄的身体,一旁却有人拿着刺刀一磕,令原来的刺刀改变了方向,此前提着刺刀要刺的人差点打了个趔趄。

拯救了吴襄的生员则道:“别杀,此人一看就贼首,将他拿下便是……”

另一边的李如桢,却是比吴襄要聪明得多了。

他已带着一队人马,择路而逃。

他们毕竟骑着马,故而一下子跑出了数里。

此时人困马乏,看后头似没追兵,终于受不住稍作休息。

眼看着两千精骑,如今灰飞烟灭。

一时之间

年轻母亲2 许医生的占有欲

,李如桢悲从心来,忍不住道:“我父在辽东数十年经营,竟要丧于我手。”

家丁们上来,劝道:“将军,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李如桢带着悲怆道:“没柴烧……呵呵……我等除了投建奴之外,再无他路了,只是此番回去,我等可以去投建奴,可家小们怎么办?难道携家带口,穿过锦州、铁岭、宁远一线?”

他这般一说,家丁们默然。

是啊,个人可以穿过这千里的防线,可是拖家带口可以吗?

李如桢道:“走吧……”

他正要重新翻身上马。

猛地。

他觉得自己的后襟一紧。

顿时便觉得脖子被衣襟勒得要透不过气来。

他打了个趔趄,正待要大怒,回头,却见一张张熟悉的脸。

这些人统统是他的家丁,乃是他的私奴。

为首的一个,更是孔武有力,平日里最受李如桢的喜爱。

李如桢怒道:“刘岱,你要做什么?”

这刘岱道:“将军要谋反,如今反不成,为何要令我等家小一并随你去死?”

李如桢瞳孔收缩,他这时才意识到什么,道:“你们要反吗?”

“我们就是因为不想反了,所以才请总兵给我们一条生路,你识相吧,来,将他绑了……”

于是四五人面面相觑之后,似乎迅速地做出了自己的判断,大家一拥而上。

李如桢恼怒不已地大骂:“刘岱,刘岱,你是吃我李家米养大的,你这畜生。”

刘岱没有任何表情,事到如今……纠结恩怨已没有意义了。

…………

数百人用绳索捆绑了起来,一个个被挺着刺刀的人押着,回到了车阵。

可绝大多数人却是不幸的。

那些倒在地上受伤呻吟之人,他们有的中弹,有的摔伤了骨头,迎来的却是生员们刺刀直接刺了他们的要害。

倒不是生员们成心要杀戮,而是因为在当下的医疗条件之下,要救下一个伤筋动骨或是中弹的伤兵,花费巨大,所需的资源,却绝非寻常的伤病可比。

既然如此,与其让他们在痛苦中等死,不如索性给他们一个痛快。

于是……横尸遍野。

被俘的人……此时都温顺得如小猫一般,一个个恐惧地东张西望,却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

天启皇帝在此刻,却是接过了一柄燧发火铳,他这才意识到,眼前这火铳,和以往的火铳有些不同。

“这火铳当真精良……”

他轻轻地摩挲着这火铳的枪管,单这所用的钢铁,只怕都是千锤百炼出来的,还有精巧的枪机,枪机的结构,在其他人眼里,或许复杂,可天启皇帝这样的木工,却是一眼就能看出端倪来。

毕竟木工和机械,本身还是有一点关联的,复杂一些的木工,本质和机械没有任何分别。

张静一在旁道:“臣让匠人,除了想办法改进火铳之外,主抓的,便是火铳的质量。为了让每一个匠人精益求精,不但制造出来的火铳都需编号,职责到匠人本人,出了事故,便少不得要匠人承担责任。”

“除此之外,还有专门的质监,作坊里有一批质监,军中也会派出质监的代表。若是不合格的火铳通过了质监,尚且还流入了军中,那么,这质监也有连带责任。当然……有了责任,就要给钱,不能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在封丘,匠人和质监的薪俸是最高的。”

天启皇帝越看越觉得有趣,越看眼里的光芒越发的明亮,口里忍不住道:“世间有此神兵利器,岂不是朕得这样的一支军马,便可纵横天下?”

喜欢锦衣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