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恐怖的作文 变成黑皮辣妹后和朋友做了

  • A+
所属分类:包子文章

这天晚上,考虑到苗成云的状况,狩猎队就必须在船上度过了。

水上过夜,这种情况比较复杂,林映雪要学还早,林朔就赶她去睡觉了,自己来值夜。

在狩猎区里的船上值夜,一般来说会比在岸上过夜舒服,因为船里的设施是现成的,下面有床板上面有屋顶,跟家里差别不大,而且水浪摇着摇着,还有助于睡眠。

可这就好像在高速公路上开车似的,一般没事儿,开得也很舒服,可一旦出事就是大事,而且往往无法挽回。

对猎人来说,在船上是没有地利的,那是人家的主场。

尤其是苗成云会被一枪撂倒这个事实,也提醒了林朔,哪怕是自己这个水准的修行者,真要作死也是很容易成功的。

所以今晚守夜的阵容算是目前狩猎队能摆出来最强的了,猎门总魁首盘腿坐在游艇的甲板上,旁边搁着着一盘点着的蚊香,蚊香边上是楚弘毅。

反正林朔是尽量避免跟楚弘毅单独相处,实在不行了,起码两人中间放一盘蚊香,免得这人靠自己太近。

性别认同这种东西,林朔理解,取向跟别人不一样,林朔也尊重。

楚弘毅是个品性优良的修行天才,这个评价打到天边都站得住,也就是当这人近在眼前的时候,林朔心里稍稍有些膈应,这并不矛盾。

月光下的亚马逊河,相比于两岸更静谧,两岸夜间生物各种吼叫,其实挺吵的。

只是这甲板上,林朔耳边也不算消停,半夜十二点已经过了,楚弘毅还在那儿唉声叹气。

这小半个晚上,他都这样,就跟林朔欠他钱似的。

林朔一开始不搭理他,到这会儿船上人都睡着了,林朔想着这到底是猎门九魁首之一,他心里有什么想法自己还是要听的,于是说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您看您孩子都已经这么大了,想我楚弘毅也是三十多的人了,可还没个孩子。”楚弘毅轻声说道,“我也想有个孩子。”

林朔嘴角抽了抽,心想你这要求还真挺有难度的。

其实猎门九大魁首,就没有一盏是省油的灯,相比于章进、苗小仙、贺永昌这些,楚弘毅一直以来还算让林朔比较省心的。

这回难得楚魁首提了个要求,自己不能随便打击人家。

于是林朔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到也不是不可以,不过道理我要跟你讲清楚。

两性繁殖,对我们人类来说,这是男女双方合作。

可在生物学上,尤其是我们哺乳类生物的两性繁殖,这是雌雄博弈的结果。

自然演化中,雄性当然希望自己孩子越大越强壮越好。

而雌性呢,因为胎生的客观条件,必须要抑制孩子在自己体内的体型。

孩子尺寸多大,这只是两性博弈的冰山一角,实际情况还要更复杂。

所以如果只是男的生孩子,这个其实不难,因为孩子本身是还是雌雄两性繁殖的。

可如果是两个雄性要产生后代,那跟男的生孩子是两个概念。

孩子尺寸过大,这也只是其中一个问题,整体在技术上难度是非常大的,不是说我一声令下,研究院就能去做这个课题了。

我得先跟杨拓商量商量,看看目前的研究方向里,能不能捎带手……”

“不是,总魁首。”楚弘毅一脸郁闷,说道,“我什么时候说我要自己生孩子了?”

“你不自己生,难道还去抢啊?”林朔一脸纳闷。

“我想认一个。”楚弘毅说道。

“那这事儿还用问我吗,你去认呗。”林朔说道,“你妹妹楚红尘的孩子里,你过继一个嘛。”

“哎,这事儿我以前还真是这么想的。”楚弘毅说道,“可后来我发现啊,这样不妥。”

“怎么了?”

“总魁首您想啊,塞北章如今家里是两位夫人,我妹妹只是二夫人,她上面还有个苗小仙呢。这位苗魁首别人不了解,您还不知道嘛,那厉害着呢。”楚弘毅说道,“所以我妹妹但凡有孩子,姓章还来不及呢,还想过继给我,这是强人所难。我也不想让我妹妹难做,所以这事儿拉倒吧,我提都没提。”

林朔听完点点头:“各家有各家的情况,是我之前想得简单了。”

“所以总魁首,我有个不情之请。”楚弘毅说道。

林朔心里隐隐觉得不妙,可还是硬着头皮说道:“你说吧。”

“我如果直接要您儿子呢,我怕您多想。”楚弘毅说道,“那这样,闺女,您匀我一个。”

林朔听完脑子嗡嗡的:“不是,楚弘毅,凭什么啊?”

“因为除了苏家人,我是真找不到合适的传人了。”楚弘毅苦着脸说道,“我这一身能耐跟您不能比,可放在这世间也还算拿得出手吧,要是在我这儿断了,那我怎么对得起楚家的列祖列宗啊。”

“我懂你意思了,你想要认我二女儿林映月,她母亲是冬冬,苏家人血脉,跟你的传承合适。”林朔说道,“不过老楚啊,你也知道冬冬的性子,我但凡敢提这个事儿,我就成一片一片的了,你也跑不了,冬冬肯定追杀你。”

“那总魁首您可不能这么偏心。”楚弘毅扭过头去,气鼓

世界上最恐怖的作文 变成黑皮辣妹后和朋友做了

鼓地说道,“凭什么啊!”

“不是,什么凭什么啊?”林朔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你抢我闺女你还有理了?”

“那苗成云能教林映雪能耐,凭什么我不能教林映月啊?”楚弘毅拍着自己胸脯,“他苗成云为了教林映雪能去中枪,我也能啊。”

“不至于,不至于。”林朔笑着摆摆手,“哦,弄半天你只是想教林映月能耐?”

“顺便再叫我一声干娘呗。”楚弘毅翘着兰花指说道。

“不能叫干娘,这个我不允许你讨价还价。”林朔一脸严肃,“只能叫干爹。”

楚弘毅就跟霜打了茄子似的,低着头说道:“那行吧。”

商量完了这件事儿,楚弘毅就仿佛了却了心里一桩大事,变得有说有笑起来。

只是听着人说话的语气腔调,以及配合的手势身段,林朔觉得他还不如唉声叹气呢。

对于林朔的这种淡淡的嫌弃,楚弘毅却浑然不觉,他自顾自地开始给未来的林映月制订起了修行计划:

“总魁首我跟您说,我楚家的能耐,那是童子功,映月如今这个岁数,正好开始修行。

然后我发现,你们家的教育有个问题,明明阴盛阳衰的,带把的没几个,全是女的。

结果您这大闺女,却很少有女孩儿的样子,你看她那举止和气质,反而像男孩儿。

这怎么行呢,女孩就要女孩儿的样子,咱已经说好了,您这二闺女以后就落我手里了,您放心,给我十年时间,我还您一个绝世美人。”

“我要绝世美人干嘛?”林朔白了楚弘毅一眼,“到头来一出嫁,也不知道便宜哪个臭小子了。”

“哎,这就是我还想跟您说的另外一件事儿。”楚弘毅笑道。

“不是,楚弘毅你提要求还成连续剧了是吧?”林朔反问道。

“嘿嘿。”楚弘毅笑了笑,“您看啊,林映月今年是六岁,我妹妹楚红尘的儿子,章慕林,七岁。两人只差一岁,年纪般配,而且您看章慕林这名字起得多好。”

“那是啊,樟木林,防虫防蛀。”林朔翻了翻白眼,“章进给儿子起名字的水平,我也就懒得说了。”

“这名字单个拎出来,是不好听,可要是结婚证上,旁边的名字是林映月,那就对上了呀,你琢磨琢,章慕林、林映月,多美啊。”楚弘毅眉飞色舞地说道。

“那凭什么不是他大儿子章羡林啊,名字也对得上,也是七岁,未来的章家家主,也可能继承苗小仙那一支成为苗家家主,我要是聘姑爷,那肯定是聘这个前途更好的呀。”林朔眨了眨眼。

楚弘毅也眨了眨眼,泪花这就泛上来了,带着哭腔说道:“总魁首您不能这样……”

“行了行了,逗你的。”林朔笑道,“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为儿孙做马牛,这个道理我今天下午才悟出来,也送给你楚弘毅。这太远的事情,咱计划得再好,也赶不上变化,以后看吧。反正你楚弘毅的想法我知道了,到时候两人要是有缘分,我也还能使上劲儿的话,那我就顺水推舟,要是实在不行,那我也没办法。”

“有您这番话,我放心多了,多谢总魁首。”楚弘毅抱拳拱手,然后看了看四周,“哎,总魁首,咱这船怎么飘起来了?”

“废话。”林朔翻了翻白眼,“你这能耐,我看让我闺女学不学的也不打紧了,咱被围了你都不知道,我要是不让船飘起来,这会儿咱已经水底下见了。”

原来两人说话的时候,水底下有东西已经摸过来了。

这倒不能怪楚弘毅察觉不到,他的感知路数是针对空气流动的,水底下有动静他确实无从察觉。

林朔就不同了,六相亲和的阳八卦天赋,坎水是六相之一,方圆五公里之内的水下情况,他能感觉出来。

东西体型不大,可是数量不少,二十头以上。

事情有喜有忧,喜的是买卖中的猎物,好像自己送上门来了,忧的是这儿是水上,对两个守夜人来说,船里有闺女、病人、兄弟、情夫,动手肯定是碍手碍脚的。

所以林朔只能以巽风之力,把整艘船给托起来,暂时开始离开水面十米左右,慢悠悠往岸上飘。

这么干一是怕吵醒病人,二是他也想以此引诱水下的东西露个头,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 

喜欢禁区猎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