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斗罗大陆动漫完整免费

  • A+
所属分类:包子文章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老人微笑着,道:“有了你带回来那……”

老人顿了顿,最终还是用‘捆’来做量词——虽然行为罕见丹草灵药用这个字来形容简直太违和,继续道:“有那捆【三生三世长生竹】,爷爷我可以炼制出‘虚无之雾’,足够支撑应付一段时间,等到上位回来,也许一切都会好,我们的血海深仇,也就可以报了。”

……

……

绿柳山庄。

“咦?”

林北辰盯着角色少女,又看看跟在身后的弟弟,道:“【回魂丹】就是你们两个人炼制出来的?”

绝色少女昂起小脑袋,傲娇地道:“你不信?”

林北辰理所当然地点点头,道:“不信。”

绝色少女挺胸道:“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林北辰收回目光,道:“说实话吧。”

绝色少女奶凶奶凶地盯着他,道:“什么实话?”

“你们到底是得罪了谁?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斗罗大陆动漫完整免费

林北辰双手抱胸靠在椅背上,抬脚搭在大案,道:“是不是回去以后发现自己扛不住了,所以才来我这里寻求庇护?”

“不是……”

“是。”

绝色少女和弟弟几乎是异口同声地给出截然相反的答案。

然后姐弟俩对视,绝色少女就气鼓鼓地瞪着自己弟弟。

林北辰笑了起来。

这俩姐弟是一对活宝。

很有意思。

而且林北辰隐隐有一种直觉:两人的身上,隐藏着巨大的秘密。

“说说吧。”

林北辰笑眯眯地道:“如今这紫微星区之中,还没有我搞不定的事情。”

弟弟看了看姐姐。

绝色少女昂起雪白精致的下巴,斩钉截铁地道:“不——用!”

“行吧行吧。”

林北辰也不勉强她,道:“那我们来聊一聊【回魂丹】的事情。你们既然可以炼制【回魂丹】,多长时间可以交一次货?一次能交多少货?”

绝色少女心中略微计算了一下,道:“十天交一次,一次交十颗……你拢共要多少?”

“多多益善。”

林北辰笑眯眯地道:“越多越好。”

“那就这么定了。”

绝色少女很干脆地答应,道:“但是你得提供原材料。”

“行啊。”

林北辰道:“你开个单子,都需要什么原材料,我派人送给你,另外,一颗【回魂丹】付你100两洪荒银的炼制费,如何?”

绝色少女一怔:“一百两?”

“不够?”

林北辰有些心虚地道:“那……两百两?”

绝色少女沉默了一下,道:“不用了,管吃管住就行。”

林北辰也沉默了一下,道:“OJBK。”

然后命人带着这姐弟俩出去,给安排了一个相对安静又安全的小院子,配备静室和炼丹房,一应要求,全部都有求必应。

“这样一来,似乎不用去寻找那位陈皮扬大师了。”

林北辰竖起中指揉了揉眉心:“当然前提是这丫头真的可以炼制出【回魂丹】。”

同一时间。

安静小院里。

“姐,爱钱如命的你,这一次竟然没有收钱?”

弟弟的脸上充满了求知欲,问道:“老实说,你是不是爱上了林大哥,市面上流传的许多话本故事里,都有这样的桥段,女人对自己中意的男人,都会做这种欲擒故纵的事情,以此引起男方的注意。”

啪。

绝色少女跳起来给了弟弟一巴掌,眼神里充满了杀气地吼道:“我会喜欢这个花心的自大狂?”

弟弟很无辜地揉了揉脑袋,道:“你现在的表现,和那些话本故事里陷入爱河的蠢女人更像了。”

“啊啊,我真的是受够了。”

绝色少女有些抓狂,道:“拜托,你只是一只鼎,你看那么多的爱情故事话本干什么?”

弟弟一本正经地道:“因为爷爷说过,爱情是人类最纯粹最美好的情感……”

“闭嘴。”

绝色少女直接打断,道:“从现在开始,你不许去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传奇话本了,好好留在这里炼丹。”

“【回魂丹】我炼制过很多次了,根本不用费心思。”

弟弟酷酷地道:“我还是有些大担心爷爷……话说姐姐,你真的不爱林大哥吗?”

角色少女:“……”

“那你为什么不收钱?”

弟弟依旧充满了求知欲。

姐姐跳着脚,暴跳如雷的辩解道:“那只是因为他现在庇护我们,又管吃管住,还提供炼丹的原材料,我就算是脸皮再厚,又怎么好要人家的钱?何况,我们住在这里,就会给他到来巨大的风险,万一哪天被发现了,给这个自大狂招惹来的麻烦,就已经够他受的了。”

“你已经在为他考虑了。”

弟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根据自己丰富的话本爱情故事阅读量,推理得出了最后的结论:“姐姐,你果然是爱上林大哥了。”

绝色少女:“……”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承认自己的内心吧。”

弟弟又插了一刀。

说话之间,吱呀一声,院门打开。

抽烟喝酒烫头的光酱骑着自己的干儿子渣虎,带着大量炼制【回魂丹】的药草到来。

“咦?”

绝色少女脸上露出了讶异之色。

这一鼠一狗不是去抓所谓的纵火犯了吗?

这么快就回来了?

看来是无功而返了,或者是查出了什么被吓得讨回来了。

呵呵,那个自大狂果然是喜欢吹牛。

……

……

从执法局的大楼中出来,刚刚被上司不由分说一顿臭骂的毕云涛,感觉到心神俱疲。

明明对方并无正式传票,想要违规劫走伤者,自己不过是按照律令办事,怎么到最后却是自己错了?

想着上司那张愤怒又无奈的脸,毕云涛知道,定是苗雨背后的势力,施加了压力。

执法局……快要成为当权者的玩物了。

毕云涛揉了揉太阳穴,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似乎是想要将心中的块垒一吐而尽。

冷风吹来,他才想起今天是自己的订婚宴之日。

毕云涛的脸上,情不自禁地露出一丝开心的笑意。

和心上人白小雨认识多年,算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今天终于可以将两人的事情定下来,也算是最近这段充满了阴霾的时间里最值得期待的事情了吧,就如一道阳光,照射进入了阴暗的生活。

想到这里,他加快脚步回家。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