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的手指在里面转 李燕刘国栋羞答答的那些事

  • A+
所属分类:包子文章

月王已经无话可说。

她也已经无路可退。

鸿蒙研究基地确实不可能真正的完全交出去。

这一点,她以为可以留下一些底蕴,以防万一。

但这一切,终究还是被苏离知道了。

“如这样的事情,换作是你,我相信你也会这么去做的。没有谁能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真正的去孤注一掷。”

月王神色黯淡的开口。

她的语气之中,有许多的不甘。

但这些不甘在表现出来之后,很快也就消散了。

就好像是已经完全的释然一样。

只不过,是不是真的释然,还是只是做给苏离看的,也只有月王自己心中知晓了。

这一点被苏离直接点破,直接的公开说出,月王确实陷入了最大的被动。

苏离神色平静,语气一如既往的淡漠而随意:“换作是我,我早就直接梭哈了,就像是我现在一样。

有些事情,第一次不行,或许是有着各种各样的原因。

第二次不行,也依然可能是一些准备没有做好。

但是一次又一次的不行,那就是自身的问题了。

你们做不到,就把鸿蒙研究基地贡献出来,我来。

你们担心这,担心那,但是我没有这么多的担心。

成了,大家都好。

不成,你们也不会损失鸿蒙研究基地——因为,一旦我失败了,我是一定会被鸿蒙研究基地吞噬的。

而当我死去,这或许是你们之中某些人最期待发生的事情,那时候,鸿蒙研究基地因为吞噬、炼化掉了我,反而会变得更加的强大,更加的无敌,不是吗?

而有了我的试错,那么你们反而可以更好的把握住前行的方向,拥有更好的成功的机会。

这样,为什么又不能试一试呢?”

苏离的声音很轻。

但是这些话,毫无疑问的,直接的炸响在了月王的心中。

道理的确是这样的道理。

但——月王终究还是会纠结。

如苏离所说,好处都让鸿蒙研究基地占尽了,苏离图什么?

难道真的如苏离所言,他真的可以这么伟大?

他真的可以这么无敌?

他真的想要拯救全人类?

这样伟大的苏离,显然是根本不符合苏离的性格的。

那这其中,必定有着更大也更加可怕的图谋。

若是如此,他们——包括整个鸿蒙研究基地,真的玩得起吗?

这是一个无比艰难的决定。

很多年了,月王都没有面对过这样艰难的决定。

月王很想答应,但是

学长的手指在里面转 李燕刘国栋羞答答的那些事

这时候,那答应的话语,却犹如天万钧的巨山一样,沉重的压了下来,让她难以启齿,难以开口。

她的嘴唇很好看,特别的美丽动人,那是真正的朱唇一点,仿佛可以让万物都为之倾倒。

但这样的嘴唇,此时却轻颤了起来,说不出一句话,甚至是一个字。

清灵的汗珠儿很快便弥漫到了月王的额头上。

她雪白的额头和雪白色的纱裙依然在风中摇曳着。

黑暗而又灰暗的环境,依然在不时变化。

月王没有开口。

苏离也没有继续询问。

他在等。

等一个答案。

也在等一个结果。

一个——真正关于因果的结果。

成则重启一切。

败,则湮灭一切。

成,则他可以重新开启历史,重新衍化一切的因果。

败,那个属于他的独立小世界,会彻底的走向归墟,走向寂灭。

“呼——”

好一会儿之后,月王闭上了无比美丽而灵动的双眼。

然后,当这样一双眼睛再次睁开之时,其中蕴含着无比清冽的星光,以及无比坚定的信念。

因为在这时候,月王没有想其它,而仅仅想到了零。

这个时候,零似乎从另外一边回归了。

零彻底的放弃了自我,重新回归到了月王的灵魂之中。

与此同时,也相当于是将命魂重新给予了月王,任由月王操控生死。

零妥协了。

妥协的结果就是——月王的答应。

苏离双眼微微一凝,接着抬头看向了月王。

月王此时,仿佛化作了曾经的诸葛染月,又像是要消散在这片时空之中。

只不过,这时候的月王,眼中的诸葛染月却露出了一抹凄然而又解脱的笑容。

苏离没有说话。

他以眼神回应了诸葛染月——等我。

然后,他收到了诸葛染月的眼眸含笑的回应。

月王眼中的染月影子很快就消散了。

这时候,月王的实力有了极致的蜕变。

整体仿佛一下子变得无比的强大,强大得近乎于窥视到了不朽的层次。

“好,我答应了——不过,我想要知晓,你的前行的方向,以及创世的方向。”

月王开口了。

苏离道:“我要前行的方向,就是你们研究的方向。只不过,这一切都是在你们研究的方向上,进行文明的推衍。

所以,我需要鸿蒙研究基地的全部权限,全部研究结果。

因为,我要完全的动用这其中的一切。”

月王道:“也就是你之前说的那些。”

苏离道:“对。”

月王道:“零归来了,愿意拿命魂为你作担保,那么,你是否真正的愿意接纳她?其实,最开始我们也给你安排了这样的一场姻缘,甚至还有更稳定的计划,但是还没有来得及执行,你就已经自己站起来了。”

苏离道:“那么,你知道我如何从自己的小世界活下来吗?”

月王闻言,不由一怔,然后陷入了沉默。

苏离又道:“小世界里,总是能窥视到一些未来的碎片的,毕竟天道总会有一些痕迹。更遑论,我的传承之中,和风水天机方面有着一定的因果,这才是真正的关键。

既然如此,那么有些悲剧如果可以改变,如果可以避免,那就避免好了。”

月王依然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忽然开口道:“你有想过鸿蒙研究基地的来历吗?”

苏离道:“一方面,是神话的传承,而所谓的神话传承,其实也就是血脉返祖,是一种血脉上的延续;另外一方面,应该就是文明入侵了。”

月王道:“你也可以看成是被封印的挣扎。”

苏离沉吟了半晌,才道:“如果神话是真的,那么封印的挣扎之说,确实值得信任。”

月王道:“我所知不多,但,这的确就是事实。另外——你之所以成功,我其实已经从零这里窥视到了一点点的因果。”

苏离眉头一皱:“嗯?”

月王看向四周,随即抬手一挥,四方的虚空变得更加静谧而寂寥,就像是陷入了一片死域之地,再没有半点儿生机存留。

苏离没有说话。

他知道,接下来,月王肯定会提及到更加重要的秘密。

这个秘密,甚至可能与更复杂的因果有关。

而这更复杂的因果,将会关系到更归墟之前的一切秘密。

月王道:“你之所以可以从小世界复活,是因为,你活在更久远之前,而且,你并不完全属于这个世界。

换句话说,我们都是土著,你才是异族。”

苏离闻言,先是一怔,随即才不以为然的笑了笑。

这世间,所有人都可能是异族,唯独他——

苏离联想到这里,却忽然思想定格了刹那。

他有系统。

他凭什么有系统?

系统凭什么激活?

系统如今没有激活的因果又具体是什么?

系统缺失的,又到底是什么?

忽然间,苏离联想到了一个很特殊的存在——方月凝!

与此同时,他的脑海之中,更是忽然爆发出了一段模糊的记忆。

那一段记忆,非常的古怪,但就像是亲身经历的一样。

而且,那还是很早很早之前。

只不过,这样一段模糊的记忆,在他脑海之中炸开之后,又很快的消散了。

就像是一个朦胧的梦境之中含糊不清的记忆一样,出现了之后,很快就没了。

但,留给苏离的冲击,却远远不是那么平静。

月王没有说话。

这时候,她需要留给苏离思考的时间。

到这一刻,她其实也没有什么心机可言,因为她很清楚,在苏离的面前,任何心机手段已经无用。

差距,已经产生。

能力如今也是天差地别——哪怕是她如今变得更强更加无敌,也未必是苏离的对手。

更遑论,如果她真的生出针对算计苏离的心思,她灵魂之中的‘零’的那一部分,必定会分崩离析。

之前的零脱离了出去,她虚弱了,但是零若是出事,她受到的影响会有,但并不会很大。

可如今零回来了,她极道蜕变固然是天大的机缘与好事,可若是零分崩离析,她的下场也一定会很惨。

零虽然离开了,但是零的意志还依然存在,还依然能影响她。

是以,这时候,月王也是不会乱来的。

正是如此,她才如此的推心置腹。

有些事情做了,就要真正的完全投入,然后去争取一个最好的结果。

月王不能完全信得过苏离,但是零却可以完全信任苏离。

无论如何,她要抓住这难得的一线机会。

如今,苏离越是顺利,越是可以窥视到更多的因果,结果就只会越好。

月王沉思着的时候,苏离已经重新的恢复了正常。

他的神色更加的平静,情绪也更加的稳定。

月王无法知晓苏离的分毫心思,是以只能以眸光凝视着苏离。

苏离沉思了片刻之后,才平静的道:“为什么这么说?”

月王道:“具体因果并没有,仅仅只是一些感知判断罢了。当然,这些是我与零进行融合之后获取的部分感应,真假也不好说。

但就像是你说的那样,天地终究是有些痕迹可循的不是吗?”

苏离点了点头,道:“这些方面,你说了,我心里也有一些考量。但是你放心,我承诺的不会改变。”

月王道:“如此就好。我确实信不过你,但是我信零。”

苏离道:“放心,包括你们的因果,我也会做出一个好的安排,不会让你们的付出白废。”

月王道:“好。”

说完,月王走向了鸿蒙研究基地核心区域。

这时候,就是权限交割了。

苏离神色平静的跟了过去。

随后,苏离很快进入了鸿蒙研究基地的核心区域。

然后,他看到了一块巨大的晶石。

神秘的晶石上,有着许许多多的棱角。

没一个棱角似乎都是一个平面。

所以,当苏离靠近这将近十米高的巨大晶石的时候,看到了晶石里无数个面里的他自己,竟是密集如蝗虫!

苏离甚至生出一种错觉——如果每一个面都可以将投影复制出来,是不是瞬息之间就有了无数个他?

这想法来得很莫名其妙,但是又非常的实在。

“这是鸿蒙研究基地的核心枢纽,也是鸿蒙研究基地的核心动力——天枢晶石。”

月王轻声开口介绍,声音无比悦耳动听。

苏离闻言,呼吸微微凝滞了刹那。

月王又道:“鸿蒙研究基地的所有研究,一切的动力,都是来源于此。

有了这样一颗天枢晶石,才有了真正的动力枢纽。

而这东西具体是怎么出现的,怎么来的,并没有任何的痕迹可循。

只是,当初发现这个基地的时候,这一部分就已经存在了。

而随着研究天枢晶石,我们也才发现了一些古老的石碑。

这些石碑,就像是曾经巨大的天枢晶石的能源枯竭之后的产物。

不过那些石碑具体是什么,也很难以研究成功。

但是石碑上,往往都会出现一些未来的因果。

所以,石碑上的因果、未来的信息,以及鸿蒙研究基地的天枢晶石这些,就促成了我们的研究。”

月王说着,抬手一挥,顿时,天枢晶石四周,多了足足四块巨大的石碑。

而那所谓的石碑,在苏离看来,也恰恰正是之前在玄幻世界里出现过的镇魂碑。

只不过,这时候的镇魂碑上,没有图腾,没有血痕,更没有什么预言般的文字。

苏离凝视着那天枢晶石,这时候,他的系统已经开始变得无比灼热了起来。

苏离心中很清楚,如今的系统,到底是要怎么才能彻底的复苏——那就是,吞噬这鸿蒙研究基地的天枢晶石。

如此一来,也就是说,系统的激活,现在才算是真正的开启???

那一刻,苏离的眼中,多了一丝意动。

而就在他意动的时候,四座镇魂碑,忽然开始散发出如鲜血般的红光。

红光之中,出现了血染大地、归墟寂灭的灭世场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