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晚上污痛痛的句子 嫁病娇后我咸鱼了

  • A+
所属分类:包子文章

“遗迹之痕,绝对不可轻易碰触,以免莫名之灾!”

这是邱影在带领众人进入这一遗迹时的叮嘱,一开始的时候,人人记忆深刻,收敛大道气机,避免与峡谷石壁上的血纹碰触,很是小心。

但是后来,随着血月魔教魔圣接连出现,他们无暇顾忌这么多,哪怕后来想到了,大道之力沾染石壁也没有造成什么影响,包括邬羁在内,众人都有些懈怠了,更别说此间的肉身相搏,更让人几乎忘了邱影这一叮嘱。

直到此时。

孙鹏自出现终于出手,但目标并不是自己等人中的任何一个,而是峡谷石壁……

当众人终于再次想起邱影先前的叮嘱,却已经晚了,眼睁睁看着孙鹏的拳头落在那些模糊可怖的血纹上。

瞬间。

天摇地晃!

这是真正的天地震动!

孙鹏的这一拳似乎唤醒了这些石壁血纹里某些特殊的力量,更是属于这遗迹的力量,在众人惊骇的注视下,滔天血雾如滚滚狼烟勾连天地,冲天而起。

砰砰砰!

脚下大地剧烈震动起来,却并非嘈杂之音,恰恰相反,它们似乎拥有某种特殊的频率,就像是……

心跳!

不错,就是心跳!

呼!

无尽血煞没入大地,其中甚至还包括他们刚才和魔圣大战洒落的鲜血。大地就像是一个海绵,把它们全部吞了进去,在所有人惊骇的注视下,大地起伏,震荡轰鸣,似乎有什么东西就要从其中破出一般!

是的。

邬羁等人感受的绝对没错,这大地之下的确有什么东西正在复苏,并且来势很快,汹汹可怖!

几乎还没等孙鹏落地。

“咔嚓!”

人人骇然看到,大地撕裂,一个个土丘形成,更有一只只森然白骨形态的大手探出,似乎要从九幽深渊之下降临于世。

“铜骨遗迹?”

一只只森然白骨大手出现的瞬间,包括邬羁在内所有人立刻记起了这遗迹的名字。

铜骨遗迹!

这名字不是随意起的!

其中,真的蕴藏着骨魔!

并且,就在这些骨爪出现的一瞬间,天空蒸腾的血色迷雾就像是突然得到了某种召唤,疯狂涌下,在众人惊骇的注视下,这一双双白骨化为血色的同时,高大的身躯终于从地下彻底钻了出来,散发着无尽血光的高大身躯足足丈余,骷髅头的双眸中燃烧着熊熊血光,令人闻之骇然,头皮发麻。

可怕!

恐怖!

哪怕相隔百丈,众人依然能从这些血玉骷髅身上感受到难以置信的压迫感,丝毫不逊色于那些巅峰魔圣!

“洞天余威……魔道传承!”

张天千等人早已色变,望着这从地下钻出的一尊尊恐怖骨魔,再次感到了强大的压迫。

但。

这还不是全部。

“咔嚓!”

清脆的碎裂声持续响起,但这一次,并非只源自于身前那些正在努力挣脱大地束缚的骨魔。当它响起的一瞬间,在场所有中神州圣境,甚至包括邬羁在内,齐刷刷朝他自己的手心望去。

邬羁的手心上是什么?

当然是……

封天珠!

他们之所以能和这么多血月魔教巅峰魔圣抗衡的最大根本!可此时此刻,就在这些骨魔出现的瞬间,它的表面,竟然出现了丝丝裂痕。

虽然它们很快停下了,气若游丝,可是在张天千等人的心中,却无异于九天雷霆轰砸而落,一颗心忍不住疯狂震动起来。

“洞天余威……封天珠竟然都快支撑不住了?!”

那岂不是意味着,大道即将复苏?

但。

这才多久?

邱影之前说,做好所有准备需要一刻钟的时间,这才过去了多久?

一盏茶?

不过一半?

轰!

人心震动,面露惶恐,这一刻,就连邬羁也不例外,脸色蓦地大变。

他万万没想到,就连封天珠在这一刻都会出现问题。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这是致命的危险!

一旦封天珠彻底碎裂,大道复苏,到时候,哪怕没有这些新出现的骨魔,自己等人也绝对不是孙鹏一行人的对手!

骨魔。

封天珠即将破碎!

这两大致命的威胁竟然同时降临了?!

这就是孙鹏底气的来源?他早就算清楚了这些?

邬羁内心震动,一时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然而下一刻……

轰!

惊天暴响炸裂身前,邬羁顶着狂暴的波动抬起头,赫然看到,一袭被鲜血染红的身影站定,手上长剑不知道经过了多少碰撞甚至都变得曲折了,连腰身都不再挺拔。

是张天千!

在他身前,一头骨魔刚刚被逼退。但,也只是被逼退而已,在它的身上,甚至不见任何剑痕。而恰恰相反,就在张天千逼退一头骨魔的时候,在它的身后,其他十余尊骨魔已经彻底苏醒,脱离了大地的束缚,如若拥有自己的本能,迈开大步,脚踏重重血浪狂奔而来!

“完了!”

看到这一幕,邬羁一方,所有人的心都瞬间沉到了谷底,眼底甚至再次浮起绝望之色,哪里还有刚才的战意勃勃?

骨魔惊人!

张天千一剑之下,连巅峰魔圣都不敢正摄其锋,可这骨魔,竟然毫发无损?

它们的体魄,比巅峰魔圣更强大!

可以说,哪怕没有血月魔教魔圣在旁,他们恐怕也不是这么多骨魔的对手,更别说此时见孙鹏再施绝技召唤骨魔,各大魔圣再燃斗志,气势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而反观自己一方,虽然现在还没有人濒临死境,却在无新生之力可言……

绝望!

当绝望再次降临,对于众人来说,带来的打击绝对超过了之前的任何一次。

因为。

连封天珠都快破碎了!

骨魔汹汹,魔圣窥伺,它还能支撑多久?

自己等人……还能支撑多久?

甚至。

嗡!

就连邱影身周的黑色雾气都是一阵剧烈的蒸腾,似乎感应到了外面发生的一切,无法继续筹备杀招。

人人面露绝望。

哪怕邱影真的掌握着对孙鹏在内众魔圣来说堪称致命的杀招,他们还能等到它现世的那一刻么?

不止是其他人,这一刻,就连张天千也是脸色发白,努力压制体内气血的躁动,纵心里有无数宽慰之言,在这一刻的凶险现实面前,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太难了!

绝望,希望……再绝望。

这是何等的折磨?

幸亏是他们,对血月魔教深入骨髓的恨意才让他们支撑到了现在,如果换做其他人,恐怕早就崩溃了。

而现在……

“终于要结束了?”

死亡当前,众人似乎感到了一阵轻松,这是对死亡的释然。

黑雾涌动,邱影似乎要从其中走出,与众人共同直面这死亡的一刻,可就在这时,他们没有看到,在邬羁的眼底,一抹火红之色突然暴起,就像是做出了某个决定,突然。

“继续!”

“记住,你最多还有一盏茶的时间!”

呼!

在众人惊愕的注视之下,只见邬羁伸手把封天珠就这样摆在了邱影脚下,伸手一招,一根布满气息花纹的齐眉短棍出现在手上,通体火红,玉色璀璨。

神兵?

邬羁终于按捺不住,要出手了?

但是。

又有什么用?

众人看到这一幕,眼瞳微微一亮,旋即又立刻重新黯淡。

是的。

没用。

在他们看来,邬羁祭出神兵出手,对于当前局势也不会有半点作用,所谓“你还有一盏茶的时间”更是无稽之谈。

邬羁强么?

并非如此。

他的来历固然神秘,但并未遮掩过自己的武道修为,在前天才刚刚突破圣境二重天,甚至无法和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相比。

当然,现在封天珠还有效果,隔绝天地大道,邬羁或许也修炼有张天千的那种体修秘术,可即便如此,他肉身的战力最多也就是张天千那个层次吧?

至于神兵……

众人更不抱有任何希望,望着邬羁一步踏出,径直从张天千身旁掠过,一棍朝天,没有任何技巧,直接霸道朝距离最近的那骨魔砸去的姿态,众人纷纷摇头,不忍去看邬羁被撞飞的凄惨模样。

那样,才是真正的绝望!

可就在这时,他们并没有看到的是,就在邬羁突然发声,从人群中持棍走出的瞬间。

南楚楚京,宣政殿。

坐在王座之上的李云逸看到这一幕,眼瞳蓦地一亮,哪有半点担心?竟有几分意想不到的惊喜!

是的。

就是惊喜!

“他终于走出魔障阴影……站出来了?!”

李云逸望着光幕里的邬羁,脸上露出罕见的激动之色。

不错。

他关注的就是邬羁。

甚至,当邬羁随着张天千等人踏入这遗迹之后,他就一直在等着这一幕。哪怕刚才,孙鹏突然出手,引动这遗迹里不知道埋地多久的骨魔,他也没有任何担心。

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哪怕骨魔再强,如果邬羁想走,在封天珠的帮助下,他还是可以做到的,不过有些风险罢了。

邬羁,会知难而退么?

在李云逸对他的了解中,他大概八成会这么做。因为,这就是邬羁的性格。

邬羁性格并不张狂,尤其是在他之外的人前,更是如此,甚至有些沉默寡言。

熊俊龙陨等人都以为,这就是邬羁本来的性格,生性如此。但李云逸知道,这并不是他的本性。

少年的邬羁,是很直爽的,年少轻狂。但是后来,有件事改变了他,也是他之前怎么都不愿接管景国黑龙台的原因,那就是……

他父亲的死。

邬羁父亲的死给他带来的影响是极大的,使得他从此之后再也不愿意坐镇人前。

这是避祸的本能。

也是他身上最大的问题。

如果没有这一魔障,李云逸相信,邬羁必然会成为南楚一大帅才,在南楚的声威恐怕不在他之下,早就崭露头角,甚至闻名天下了。

可是,他自己不愿意,自己又能有什么办法?

直到此时。

邬羁,站出来了!

“是受到他们的影响?”

李云逸的视线转移到张天千等人身上,若有所思,眼底惊喜之色并未收敛,似乎对于邬羁走出对抗骨魔一事丝毫不担心。

是的,他当然不会担心。因为他知道邬羁的真实战力,更因为,后者手上那如火玉的齐眉短棍,就是他亲手炼制的。

神兵?

不。

是道兵!

虽然封天珠隔绝天地大道之下,邬羁定然无法将它的力量发挥到极致,但……

它更不是普通的道兵,而是……本命道兵!

轰!

就在李云逸沉浸在邬羁此番突然变化的意外之喜中时,光幕之中,一团绚丽夺目的火光骤然炸裂,刺眼的光辉笼罩整个战场。

而在这火光的最中央。

咔嚓!

一头骨魔头颅炸裂,身体的其他部分更在滚滚烈火之下,飞速融化开来!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