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车车好快的车车有点污 三级小说

  • A+
所属分类:包子文章

“这鬼秦够可以的啊,这混凝土阶梯看起来,一点痕迹都没有,却在里面装了个炸弹。”徐浪插完香之后,蹲在地上,眉头紧皱,“子琪,你有什么办法吗?”

“办法不难的,就是把这些牌子移开之后,按照常规的拆弹套路就可以了。”夏子琪说道。

当然,这个所谓的常规套路,就是依靠水资源,配合枪法画个圈。

“你觉不觉得,这太简单了点啊?要知道,之前在太湖,可是连续炸了好几个仓库呢。”徐浪奇怪地问道,“现在满打满算,也就是炸了一个炸弹而已。”

他不得不这么想啊,因为一切的进展都太顺利了,顺利得他都不敢相信。

就这么点破坏力,鬼秦这个传说中的高手,这次是发挥失常,还是有更深的阴谋啊。

“其实在第一个炸弹炸开的时候,我就封锁了整个金陵鬼镇。”夏子琪说道,“在我没有撤销阵法之前,金陵鬼镇的炸弹都无法爆炸。”

徐浪一愣,脑子有点混乱:“是不是……是不是……禁婆教你的禁术啊。”

夏子琪脸色微变,点点头说道:“是算是吧。”

“呼……那我先缓一缓吧,之前我一直干着拆弹。现在可以休息一下了。”徐浪直接坐在地上,掏出两根能量棒,递给夏子琪一根,“你也补充一下能量吧。”

夏子琪接过能量棒,咬了一口,说道:“赶紧休息,阵法也撑不住太久。”

“那,现在还剩下多长时间?”

“大概半个小时。”夏子琪把矿泉水和药丸递给徐浪,“喝了水,吃了药,时间应该是足够的。”

“不用了,我还有存货呢。”徐浪摸了摸肚子。

夏子琪摇着头说道:“为了安全起见,最好的办法是把整个混凝土阶梯都转移走,你那点存货估计不够。”

“唉……”徐浪一声叹息,把矿泉水和药喝了下去。

夏子琪也不闲着,把那些牌子按照原来的顺序摆放到另外一边。

然后,她弄好了三脚架和手机,就很自觉地走出去了。

徐浪也不墨迹,马上就开始脱裤子,就在原地,完成了一次非常高难度的“洲际导弹式”的划水圈。

瞬间,水圈完成了,那阶梯被转移走了。

“呼……”徐浪哆嗦了一下,开始把武器装回去。

就在此时,四周莫名其妙地起了一阵风。

瞬间,徐浪哆嗦

男男车车好快的车车有点污 三级小说

了一下,察觉到一股奇怪的力量,从枪口钻进身体里。

“我擦……什么玩意?”徐浪觉得有点冷,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然而,就在他想要探索的时候,那能量已经消失不见了。

坏了,肯定是鬼秦留下的后手,老子中招了。

“子琪,你进来一下。”徐浪大声地喊道。

夏子琪一进来,看到徐浪,脸色微变:“你怎么也……”

“你看出什么了?刚才有一股奇怪的能量,钻进了我的身体里。”徐浪着急地说道。

“那你有什么不适吗?”夏子琪问道。

“并没有什么不适,这就是那鬼秦神秘的地方,可能我现在没事,到时候突然出事怎么办?”徐浪真的有点担心。

夏子琪想了想说道:“你知道气运吧?”

“我知道啊。”

“刚刚进入身体的,就是金陵鬼镇的一小部分气运。”夏子琪说道,“不会伤害你的。”

“嗯?气运?你说刚才那一部分是气运?这玩意怎么钻进我的身体啊?我不是东海的吗?”徐浪听到气运这两个字,就没有那么担心了。

夏子琪说道:“气运本身,是会自己选择的宿主。可能是你刚刚做出了杰出贡献,所以得到了一部分气运的承认。”

“那这气运有什么用吗?是不是跟子弹火那样?”

“这个不好说,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夏子琪尴尬地笑了笑说道。

徐浪想了想,打量了一下夏子琪:“我当初第一次来金陵的时候,禁婆让你跟着来,现在乐园又让你跟着来……刚才的事情你又这么清楚,你的身上,也有气运?”

“嗯。”夏子琪点了点头。

“难怪……刚才鬼权肯定是看到你在这里,才如此放心地离开,他还觉得我在装呢。”徐浪恍然大悟,“你的气运比较多,还是我的比较多?”

“你以后会慢慢多起来。”夏子琪委婉地说道,“而且,现在如果还有炸弹的话,你可以自己一个人发现,并且拆掉,不需要带上我了。”

“哎哟,瞧你说的,没有你在,我总觉得不自然呢,哈哈哈。”徐浪搂着夏子琪的肩膀说道。

夏子琪身体一震,微笑了一下。

……

“徐老板,这次真的谢谢你的帮忙。”鬼权看着徐浪,眼神里有一些不一样的意味,“你的

男男车车好快的车车有点污 三级小说

收获也不少啊,没想到,你居然可以得到一部分金陵鬼镇的气运的承认。”

“羡慕吧?”徐浪一脸得意,“我这个外人都能得到金陵鬼镇的气运承认,你怎么就不行呢?”

“谁说我不行?”鬼权奇怪地看着徐浪,“我的气运之力,比你的多得多。我可是掌权人。”

徐浪眉头紧皱:“那你怎么不自己拆弹啊?”

“嘿嘿……徐老板又开始装嫩来套我的话了。”鬼权露出了饶有深意的笑容。

徐浪心头一震,老子是真的不知道,你却认为我扮猪吃老虎?

“我是真的不知道。”徐浪叹了一口气说道。

“啧啧啧……对对对,徐老板是不知道。”鬼权笑吟吟地说道,“其实,气运是一种能量,但我没有相应的拆弹技术啊,这技术,只有你才有。”

既然徐老板想要装模作样,假装通过这种方法来寒暄,我鬼权也只能陪你演演戏了。

徐浪明白了,原来是能源和技术的区别,没有能源,有技术也没用,没有技术,有能源也胡扯。

“原来如此,谢谢权哥的指点。”徐浪笑着说道。

“指点谈不上,相互讨论。”鬼权也笑着说道,“我已经准备好了一点小菜,还希望二位不要嫌弃。”

“怎么会嫌弃了,我可是忙活了一整天啊。”徐浪说道,“另外,我现在还真的不能走,谁知道那鬼秦会干什么事?说不定还有阴谋等着你我呢。”

“对对对。”鬼权像小鸡啄米一样点头。

“对了,鬼都督呢?”徐浪问道。

鬼权说道:“他早就已经醉晕过去了,别等他吃饭了。”

“原来是醉过去了?没事,我正好有点存货,可以把他弄醒。”

“嗯?徐老板可以把鬼都督弄醒?我可是尝试了很多种办法。”

“当然可以了,那是我研制出来的酒,怎么会没有解酒药呢?”

“那……可不可以给我留点解酒药?我因为鬼都督醉了,扛下了所有啊。我也想尝一尝这放肆酒的神秘之处。有了解酒药,就不会误事了。”鬼权一脸期盼地看着徐浪。

徐浪嘴角抽搐了一下,说道:“那行吧,到时候给你留点。”

“额……咳咳……那个解酒药不是喝的,你就把它喷雾剂就行了。”徐浪觉得,虽然不能明说那解酒药就是他放出来的水,但是也必须警告一下,省得对方喝进去了。

那到时候,这朋友就没法做了。

……

“嗯?”

鬼都督从地上爬起来,揉了揉眼睛,看着徐浪,夏子琪,还有鬼权。

“鬼权?你怎么在这里?”鬼都督奇怪地问道,“你今天不是有事做吗?还说暂时不会回金陵。”

鬼权冷笑道:“是啊,我是有点事情要暂时离开金陵的,可是某些人喝醉了酒,耍酒疯,那我的家门给砸了,我能不回来?”

“我擦……谁这么胆大包天啊?”鬼都督怒火中烧,“是不是鬼陵那个混蛋从东海回来的?他在那边混得不好?找你的晦气?岂有此理,如果不是他哥哥给金陵做过贡献,我可不得弄死他。”

好一番义正词严,好一番满腔热血啊。

徐浪心里感慨道,这个家伙平日里面对鬼权都是这样的?那压力还真的不小,难怪暗地里对鬼权这么有意见,都是被逼出来的。

鬼权察觉到徐浪的脸色,又想起当初的砸门现场,有点尴尬。

“我还有些急事先走了。这里面是一些相关的资料,你看一下,徐老板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必须鼎力相助。”鬼权说完,扔给鬼都督一道符,然后闪了一下,消失了。

“徐老弟,容我看一看这资料。”鬼都督的手一挥,将符纸燃烧,吸收了里面所有的资料内容。

“好家伙,这个鬼秦还真不是个东西。”鬼都督暴怒,“徐老弟,你有什么计划吗?咱们一起弄他。”

徐浪看着夏子琪,如果说在金陵鬼镇,谁有办法找到鬼秦,那只能是夏子琪了。

夏子琪摸了摸肚皮:“能不能先吃东西?有点饿了。”

“对对对,先吃点东西。”鬼都督赶紧点头,“我这次,一定好好陪一陪二位。”

“都督大哥,你要不去洗个澡,换个衣服?”徐浪笑着说道。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额……问题倒是不大,我们家子琪,不太喜欢喝酒,你身上有酒味。”徐浪表面上笑呵呵的,实际上心里却是在吐槽。

开玩笑,你身上那股尿烧味,你自己没问到?那可是我放出来的水啊,你坐在我旁边跟我吃饭,我吃得下去?

“对对对,是我唐突了,我现在就去换衣服,洗个澡。”鬼都督赶紧飞走了。

“嗤……”夏子琪没忍住笑了,“你没告诉他解酒的方法吗?”

“医生会告诉你,其实在某些中药里面,是有某些动物的排泄物的吗?”徐浪笑着说道。

夏子琪脸色一僵:“别说这个了,一会没味口。”

喜欢深夜乐园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