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长玩弄美女艺校校花 悖论 小说流苏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包子文章

新梗到热梗得有个过程。

一听奇,二听熟,三才是热。

开头得奇,打相声演员嘴里一说出来,观众仔细一琢磨。

“哟,新鲜嘿!”

“有点意思哈!”

这梗就算立住了,剩下的就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能成的。

花花轿子人人抬,得靠演员和观众一起反复传播,最终才能成为大家耳熟能详的热梗。

人说,写新段子是为相声行当置产业,那造梗就是为德芸社置产业。

比如说,唐云风以前嘴里喊出来的“郭桃心”“桃心公主”“驴鞭”“补肾”,还有他自己的外号“唐流氓”。

上至郭德刚,下至一众小角,合适了就拿来用,这没有什么违和的。

人生嘛,不就是笑笑别人,再让别人笑笑自己么?

更何况,他们还是相声演员!

专属梗?

不存在的。

只不过是谁说得次数多,谁把它说出了名而已。

有了托底,其他演员便开始添砖加瓦,帮他把这个标签贴稳喽。

那些未热起来的,成百上千的包袱,没人会记得的,更没人会管它属于谁的。

没有的事儿!

演出至此,垫话完成,入活儿完成。

唐云风的表演,已经让郭德刚和于慊很满意了。

不然,你以为郭德刚真会脑子一热,说出什么“亮底就让你出师”这种话来?

幼稚!

一切只是顺势而为罢了。

台上的爷仨,各自的目标均已经达成,那后面便不再折腾。

只按本子往后顺,顺利演完便算大功告成。

求稳!

现在的《扒马褂》,远没有后来其他小角们演时那般复杂。

复杂,其实都是被逼出来的。

甚至可以说所有的段子,都是被逼出来的。

同一个活儿,使得人太多了,那便没饭吃。

能怎么办?

改呗。

新段子就是这么来的。

尤其是现在进入网络时代,亮过的底,没多长时间,观众们都能摸得清楚。

就这环境,你再不换点新花样,观众能买账吗?

好在,这是后话。

目前的《扒马褂》,传统内容便已经足够了。

连说传统相声的人都没几个,再去担心某段传统节目,大家非常熟悉,听着不可乐,这不是笑话吗?

从前面的人物塑造上可以看得出来,这一版

市长玩弄美女艺校校花 悖论 小说流苏全文阅读

的底也是传统的底。

一是自家的水井被大风吹到了隔壁邻居家。

二是骡子被掉在茶碗里被淹死了。

三是没有头,烤熟的鸭子从天上飞到餐桌上。

于慊挖下的坑,吹出去的牛,唐云风为了不脱马褂,拼命帮他圆谎。

前面现挂他都能接得住,更甭说这回有本子了。

爷仨,你来我往,没有一句话掉在地上的,说得着实热闹不已。

不时,表演来到尾声。

唐云风将马褂脱下来,往桌子上扔。

“这马褂我不要啦!”

《扒马褂》表演完毕。

全场掌声如雷,观众们纷纷叫好。

后台的一众师弟们,终于看完了大师兄出师考核的表演。

只是众人有些傻眼。

作为内行人,他们有太多的地方,分不清这到底是提前设置好的,还是临场砸的现挂?

这话说出来,可太丢人了。

只是真不是他们没认真学,实在是台上爷仨的活使得太顺溜,太瓷实。

每一句话,都像是提前对过活儿似的,可他们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总结一句话,只能说:“大师兄真的不得了!”

跟师父和大爷同台较量,都能发挥得这么好,太有水平了。

有得学!

有得悟!

同时,他们能肯定一点:大师兄出师了!

于是,唐云风一下台。

“师哥辛苦,恭喜师哥!”

“恭喜小风!”

“什么时候摆两桌,庆祝一下?”

“……”

面对一众老小的恭喜声,唐云风大气的一挥袖子。

“散场全聚德!”

“好耶!”众人顿时一阵惊呼。

动静没控制住,影响到了还留在台上攒底的郭德刚。

只是他一侧头,眉头一皱,吓得众人脸都白了,赶紧禁声!

旋即又相互“嘿嘿”直笑,咽着口水。

全聚德呀?

不少人来了燕京这么多年,只闻其名,连鸭子屁股的味儿都没尝过。

终于。

时间来到下午一点,耗时三个半小时的汇报演出全部结束。

观众散去,郭德刚又用红包把一众媒体送走。

最终园子里,只留下一帮自己人。

长辈们有长辈吃饭的地儿,郭德刚没叫他们跟去照应,那便不关他们的事情。

正好,他们自个儿全聚德开荤去。

“收拾完,赶紧走吧,饿憋了都!”唐云风招呼道。

“走走走!”

一众年轻人以唐云风打头,换好衣服,直接朝门外走去。

谁知,还没等他们出门,张纹顺倒是打门外走了进来。

背着手,摇摇晃晃地,很是悠闲,后头还跟着烧饼。

“师爷辛苦!”众人赶紧见礼。

可张纹顺却好似没有听见似的,只一个劲四处瞅着,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他是大辈,怪模怪样的,小辈们也不敢吭声呐。

唐云风心中也好奇,老爷子不是被师父他们带去吃饭了吗?

怎么这个时候,跑后台来了?

不时,老爷子嘴里悠悠地说道:“咦,烤鸭子呢,我明明闻着味儿了?”

唐云风听闻,瞅了烧饼一眼,后者赶紧把脸缩进老爷子身后。

什么都不用说了,他已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唐云风拱手笑道:“师爷,您要是得空,我请您吃午饭吧?”

张纹顺这才抬眼盯着唐云风,笑呵呵地点头,脸上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很欣慰。

笑完,他又朝门外喊道:“哈哈哈,都进来吧,他已经应了饭折!”

都进来?

还有人?

唐云风更加的意外,猛然间,他想到了什么?

心里暗道:不是吧?

果然,音落影入。

三爷,石先生,邢先生一众长辈,一个不落的全都进来了,最后面还跟着满脸无奈的郭德刚。

“嗯,不错,知道孝敬师爷!”三爷满意地道。

石先生也笑道:“破费破费!”

“……”

唐云风心里顿时哭笑不得,这帮老爷子可真有意思!

当即笑道:“您几位说得哪里话,平时请都请不来,咱这就动身吧,再晚都该吃晚饭喽。”

“走走走!”

三爷一挥手,一众大小纷纷杀向不远处的全聚德。

唐云风不会心疼这几个钱的,心里高兴还来不及呢?

以这几位的身份地位,人家会缺这只鸭子吃?

笑话。

相声门捧人的方式有很多种。

有带你上台的,有给你引荐人脉的,有直接出钱资助你的。

市长玩弄美女艺校校花 悖论 小说流苏全文阅读

除了这些大动作,还有很多小事儿。

比如题字,串门,站台,写序等等。

而吃饭,同样也是一种。

你没这个脸,人家还真不愿意跟你同桌。

唐云风这是入了长辈们的眼,他们借个由头,跟他扯上一点人情呢。

这人情对他们不重要,但对唐云风可就很有价值了。

喜欢德云:从大师兄开始崛起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