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第一次 斗罗大陆2大乱斗交大

  • A+
所属分类:包子文章

司靖小声说道:“他们肯定去商量对策了!”

我点点头,“接下来就看他们怎么对付我们!”

本来我都已经准备好了,可能会有什么大事发生。

但让人意外的是,一直到下午,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安静的就仿佛是山林之中的鸟一样,都不肯冒出头来叫一声。

越是这样,我越感觉这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

我特意关注了一下投入药的那家,吃了井水之后,那家人果然没有再出现。

但是因为我们两个在村子里被监视,没办法,也无法去那一家里面查看情况。

后来我和司静商量着,再搞出什么幺蛾子来。

我扶着司靖来到院子,留宿我们的男人始终一声不吭,但能看得出来他心怀怨恨。

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司靖更是说道:“这什么破房子,在外面看着好,里面臭了吧唧的!我要换房子住,老公,我看对面那个房子就挺好的,咱们去那家吧!”

“行,姑奶奶你说什么都行!”

于是我又扶着司靖来到对面,还不等敲门,一个妇女便走了出来。

她的身形很壮硕,一走路,肚子上的肥肉都跟着乱窜。

“谁让你们过来的,赶紧给我滚!”

“哎,你这女人怎么这样呢?我看你家房子不错,今天晚上想在你这里借宿一晚,你放心钱什么都不会少的。”

“滚蛋,老娘才不要你的臭钱,我可不像二柱那么贪钱!”

“嫌钱少是吧?”司靖从口袋里拿出一沓钱,“两千住一晚够不够?我多的是钱!”

如果无法激怒对方。

那就用第二个办法,钱财外露。

这也是我和司靖商量好的。

人都有贪欲之心,如果钱表现得多了,说不定就会有人上钩了。

我和司靖想的倒是挺好,可是我们的这两个办法都没用。

对方一下关上了门,一句话都不想和我们多说!

我和司靖重新回到那破旧的小屋,都有些奇怪。

这周家村到底什么情况,看不上钱,还能忍得住气,难不成是因为他们本身太有钱了?

有这个可能,如果周鑫真的回到村子里的话,他必然会给村子一大笔财富,用来庇佑自己,那样的话,就

交换第一次 斗罗大陆2大乱斗交大

说的通了。

可我还想不明白一点的是,留在这里的都是一些老弱妇幼,这么大年纪了,钱给谁花,留着带到土里去了?

我和司靖嘀嘀咕咕,商量了很长时间,最后也没想出什么太好的办法,而外面已经天黑了。

我们所处的这家人并没有做饭,而是转身离开了屋子。

不用想也知道,是到别人家吃去了。

整个村子里都弥漫着一股饭菜的香味,可唯独我们吃不到。

司靖说道:“这帮老头老太太肯定是想着我们吃不到东西,到时候就会自己离开村子了!”

我从背包里拿出一袋泡面,又到外面的灶房里找到了一点热水。

我们两个吃完泡面,故意连碗都没刷,直接扔到了灶台上。

等到男人回来的时候,我顺着门缝往外看,果然瞧见他铁青着脸,一把将碗给摔了,声音很大,看样子很可怕。

我和司靖可没有找虐的习惯,老实的待在屋子里,我还把门给

交换第一次 斗罗大陆2大乱斗交大

反锁上了。

等到晚上的时候,我正在守夜,突然听到外面有动静。

我听了听,是有人在靠近。

我当下伸手将司靖推醒,“醒醒,外面好像有人过来了!”

司靖刚从睡眠中惊醒,很聪明的没有出声询问,而是跟我紧紧的靠在一起。

声音越来越近,一个男人走到了门边,紧接着他从门缝里塞进来什么东西。

我往下一看,还冒着烟。

好家伙,这不是迷烟吗?

这种烟使用的是一种可燃烧的物质,一旦被人体吸入到身体里之后,便会出现大脑昏沉,陷入到昏睡之中。

但是并不会完全昏过去,只是四肢酸软无力,无法动弹。

果不其然,这些人要对我们下手了!

为了保险起见,我和司靖立刻从包里拿出防毒面罩带上。

烟雾充斥整个房间。

我们仍旧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估计连村子里的人都没想到,我们连这种东西都备好了!

不仅如此,防弹衣甚至还有一些求生必备设备,我们的包里都有。

这种简易的防毒面罩,防护性相对来说比较差,没过一会我便感觉吸进了一点烟雾。

这个时候门开了,我和司靖对视一眼,急忙将面罩摘下,随后屏住呼吸。

“昏了吗?”

“肯定昏了,你看看这烟都什么样了!”

说完,一个人进来扛起了我,还有另外一个人扛起司靖。

“妈的,这两个狗男女搞得咱们村子鸡犬不宁,就是欠收拾!”

出了房间,我终于可以呼吸了。

我微微眯起眼睛,扛着我的男人穿着一条麻布裤子,还有一双防滑的运动鞋。

我记得,这是村子里的一个胖子。

浑身一股难闻的狐臭味!

扛着司靖的,则是一个比较瘦弱的男人。

我们两个被带到去村子里面的一个牛棚。

在这里,门一锁,谁也看不到里面是什么情况。

等到人走了,又过了好一会,外面彻底没了动静。

我和司靖这才睁开眼。

牛棚里泛着一股牛屎的味道。

周围都已经被木板订死了。

我伸手推了推,也没反应。

看来这个牛棚很可能是为我们准备的。

因为我看到,有些地方的木材是新的,就连铁钉也是光亮如新。

显然,今天才刚刚有人将这座牛棚改造。

“司靖你说,他们囚禁我们是为了什么?”

司靖沉思片刻,“我猜想……应该是因为我们两个对于村子来说,是个大麻烦吧?但是我想不通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把我们囚禁起来,可就已经犯法了,他们完全可以等到我脚好了之后自己离开。”

就算是再讨厌,至少我和司靖是付了钱的。

我们两个待在牛棚里,等到天亮,鸡鸣狗叫,我这才假装刚睡醒,,有气无力的拍着门板,“来人呢!快点来人!哪有人吗?”

一道脚步声很快走近,紧接着响起了村长的声音。

喜欢犯罪现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