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骑蛇难下(双)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包子文章

朱紫萱并不知道,若不是她插手。

不仅母老虎,连带它的三个幼仔,都不会有好下场。

她这会儿正在和龙龙吐槽。

“看来不仅女人不容易,母老虎同样不容易。”

孕育后代远远不是喝水吃饭那么简单。

动物有公母,人有男女,树的话,应该也有吧?

龙龙不太确认这一点,实在是它有意识以来,从没有面对过这个问题。

作为一棵树,它连自己有没有性别都不清楚,又不擅长撒谎。

只能当一个合格的听众,默默听着,不发表任何意见。

朱紫萱仅仅是因为母老虎事件有感而发。

心里更关注的,还是这次出手有没有功德积分。

暂时没有得到丝毫反馈,这让她有些泄气。

口袋里那块巴掌大的玉佩,在她走动时不停撞击着她的身体。

似乎是在提醒她,就算没有功德积分,照样有收获。

这是来自一只母老虎的报恩回馈礼物。

她摇摇头,压下心里对功德积分的渴望。

脚下加快速度朝营地奔去,不再在这件事情上多想。

就连路上遇到受惊蹦出来的野鸡兔子这般好抓猎物,她都没有停下脚步。

换成白天,或许她会有兴趣。

这样的深夜,她更想早些赶回去休息。

不管是再如何健康的身体,每天睡眠时间都很重要。

若是没有吃食的一无所有状态,她肯定首选食物。

但她现在手里有着许多食物,不愁吃喝。

睡眠时间过少,养成习惯不仅身体会出问题,脑子同样会变得不好使。

……人在不同环境,不同阶段,总归重视的、选择的会有所不同。

回到营地的时候,如她所料那般,没有任何意外发生。

稍微收拾一番进入帐篷躺下秒睡。

等到第二天早上,照例又是起得最晚的一个。

今天没有太阳,暗沉沉的天,看着像是要下雨。

朱清英见她盯着天空在看,没话找话说,“不知道这雨会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骑蛇难下(双)免费阅读

不会下。”

“阴天,今天应该不会有雨。”阴沉的天色,天空中却并未有多少乌云。

以她的经验来看,会下雨的概率很小,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我们出门这么多天,一场雨没下过。”

唉,苦了靠天吃饭的村民们。

都说春雨贵如油,今年春天,久久不下的春雨,得贵如金了吧。

“不用担心,我觉着明后天可能会下场雨。”

大小不好说,但有雨这点她还是能够借助龙龙预感出来。

这些感知让她及时避开末世的各种奇葩雨水。

朱清英没想到她还能判断会不会下雨。

“闺女,若你猜得准的话,那我们得抓紧时间赶路。”

这样下雨时就能找地方避雨休息,不用冒雨赶路。

她不看到一行四人在雨天出行。

大人或许问题不大,但小孩子淋雨后有个头痛脑热什么的太麻烦。

朱紫萱笑了笑,“好呀,今天的天气确实适合赶路。”

不冷不热,还没有太阳晃眼。

孩子们听到明后天可能下雨,不免有些好奇。

她们从出门到现在,还一次下雨天都没经历过。

“奶奶,下雨天我们是不是得准备雨伞?”

凡凡记得以前在家里,下雨天要么打雨伞,要么戴斗笠穿蓑衣。

她不喜欢戴斗笠穿蓑衣,形象太难看。

还是打雨伞好,她喜欢的油纸伞上面还有着漂亮的花纹图案。

乐乐听到姐姐说起雨伞的事情,跟着要,“奶奶,我也要雨伞。”

朱清英记得行李里就一把雨伞。

伞骨结实,伞面宽大,能供两个大人用,一个大人两个小孩勉强也能行。

“等下雨再说吧,有需要肯定会准备雨伞给你们用。”

在她看来,需要小孩子们打雨伞出门的时候,她帮忙撑伞就好。

孩子们听她这样说,以为是应下她们的要求。

高高兴兴的不再这个话题上多说。

朱紫萱本来想说适当淋点小雨没关系。

听到干妈的话后,她及时吞下还没说出口的话。

伸手端起留给自己的粥,安静吃起来。

阿黄则警惕的在附近转悠,警戒着老狼的到来。

它决定给对方颜色瞧可不是说着玩的,对方所作所为太过无耻。

不仅骗它一次二次,还明目张胆引狼群想害它。

小金却觉得它这样用处不大。

“咻咻咻咻”,你消停点吧,主人不发话,你敢弄死老狼?

“汪汪汪”,不弄死也得弄个半残,我心里憋着气呢。

“咻咻咻咻”,说到底还是我们不够强大,老狼不怕我们。

它虽同样厌恶老狼,但出发点不一样。

而是觉得老狼明知道它们的主人是朱紫萱。

它们出事,主人不得寻一寻原因之类。

连常常免费给肉的主人都可能会因它乱来遇害。

一想到这事,它就觉得对方面目可憎。

“汪汪汪”,所以我要逮着它,把它打怕。

“咻咻咻咻”,行吧,我说不过你,真要对你,你叫我一声。

它可不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骑蛇难下(双)免费阅读

信阿黄单枪切匹马能轻松打赢老狼。

听到这话,阿黄咧开狗嘴笑容满面。

“汪汪汪”,好的,等它来了,我们一起代表正义消灭它。

有小金帮忙,它觉得对上老狼,稳了!

朱紫萱见阿黄不断在周围转来转去,一副警惕的模样。

小金的双眼跟着看向四周,明显是在防备着什么。

这让她不由皱了皱眉头,会有什么东西/事让一鹰一狗都这么大反应?

照道理说,需要帮忙或者需要邀功的时候,阿黄都会找自己。

眼下阿黄没有半点朝自己寻求帮助的想法。

思来想去,她想起昨天一鹰一狗回来蔫哒哒模样。

或许不是累的,而是吃了亏,而且极有可能与老狼有关。

阿黄看不顺眼对方不是一天半天,因着她的态度并未做出格之事。

如今这般,显然有她不知道的事情发生过。

不出意外,阿黄和小金都有卷进去。

看来处处都是故事,她摇摇头,这种事情她还是不管的好。

再怎么出手大方,亲疏远近她还是知道的。

阿黄小金与老狼发生冲突,她肯定帮着自己队友。

不知是感应到他们的不善,还是心里有鬼。

一直到她们出发走好一会儿路,都没见到老狼的影子。

“汪汪汪”,老狼肯定是被我们吓得不敢出现。

喜欢重生六零:逃荒种田养娃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