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神帝最新章节 我下面被好多个男人用过

  • A+
所属分类:包子文章

涂友芳是最早‘苏醒’的。

他现在的身份,是一名原人与精灵的混血,在精灵一族中存在性质很特殊。

地位低下,却又相对重要。

不会被驱使奴役,却又没有多少自由,更不能掌握力量,获得精灵一族的超凡手段。

这个局面对于涂友芳而言,其实还算不错。

相对稳定的生存环境,给了他收集资料,完善智脑信息库的时间,同时也让他能够整理出一部分精灵一族步入超凡的体系与脉络。

从而获取到力量。

距离涂友芳所在的星光森林万里之遥,也有一名‘内测玩家’正在复苏。

血色的雨水宛如瀑布般从天而降,层层叠叠的乌云笼罩着整个堡垒,化作厚厚的封印。

雷龙咆哮,吞吐着漆黑如墨的云雾,在云层之中坚守不见尾。

如蝗般的箭雨合着血雨落下,统一附带着恶毒符咒的箭疾,摧毁着一切生命体和非生命体。

凄惶的惨叫声从整个城堡的四面八方传来,就像是永远都不会醒来的梦魇。

漆黑中一道金色的光芒刺入苍穹,将乌云打开了一个缺口。

稚嫩的少年跌跌撞撞的被抛出封印。

“舟儿!你一定要忍!不要报仇,不要报仇!”

少年的目光中父亲抱着母亲,在一道血色的剑光之中宛如蜡像一般融化,那钻心的疼痛,更胜过刺入胸膛的箭疾。

“父亲!母亲!”

厉行舟从噩梦中惊醒,额头上满是密密麻麻的冷汗。

“亚瑟!你又在做噩梦了吗?要不要喝一口烂果酒?我建议你可以喝一点,我就是这样,有什么不痛快的,只要喝酒···就全都忘了。”有着亚麻色短发,穿着粗麻衣服的矮人少年,拍着厉行舟的肩膀说道。

厉行舟抿抿嘴不说话,只是拳头不断的握紧。

他始终记得家族的覆灭,记得那泼天的血光···但是此时,他却已经身在异世界,无论是仇人还是亲人,都太遥远了。

夜不过半,厉行舟已然毫无睡意。

索性取出锤子,然后站在地穴开阔的地方,开始练习锤法。

这是矮人们必学的手段,既可以用之锻造兵刃、宝甲、器物,也能用来杀敌。

转生成为矮人的厉行舟,自然也会。

当然,厉行舟会的不止是这些。

就像涂友芳身上残余的‘权柄’,在他强烈的个人意志下,被转化成了‘智脑’,辅助生活和修炼。

厉行舟身上残余的‘

万古神帝最新章节 我下面被好多个男人用过

权柄’则是化作了一股近乎不灭的‘血气’,通过杀死生灵,便可以积蓄、积攒‘血气’,只要储存的血气不耗尽,厉行舟便不会重伤,也不会死亡。

或许,他能诞生这种能力的原因,正是因为他本质上,对那铺天盖地的血光充满了恐惧,却又对生存的无比执着。

尽管遗忘了宝贵的,关于后续修行,成为血魔宫宫主的记忆。

厉行舟却依旧是走上了老路,再次踏上了成为血牛的道路。

无论是厉行舟还是涂友芳,他们都是都灵神谱的成员,也是昔日创世诸神的一员。

这一类‘内测玩家’大多转世成人···至少是类人种族,恢复了‘部分’记忆,获得了权柄转换的‘金手指’,开启了一段全新的,从零开始的修行。

万古神帝最新章节 我下面被好多个男人用过

与之相对的,就是那些被列为‘邪神’‘外神’‘邪魔’‘魔道’的碎梦者,他们的宗旨就是破坏整个都灵之梦···也就是毁灭世界。

以此来达到,带着收获,回归现实的目的。

这种目的和使命,如果最初带着一种颇为虚无的个人选择色彩,那么经过世界的重塑,梦境的沉淀,世界的进一步‘真实化’‘去无逻辑化’,虚无的使命也成为了一种根源的追求。

在那场颠覆与破灭中,都灵神谱的成员,多入轮回,重头再来。

碎梦者们,自然也都身负重伤,甚至灵魂被搅乱成了许许多多的碎片,或是遗落星空,或是洒落世间,融入了这世间的许许多多的生灵、物质之内。

形成了不同品种,却又都同样以毁灭和破坏为核心的魔物。

月光洒下,整个魔物谷宛如涌起了一阵潮汐,碧绿色的毒雾开始不断的往内收缩,最后变得淡薄几不可见。

一队羽人将早已准备好的解毒草放入口中,迅速朝着魔物谷内行去。

魔物谷的毒雾收缩只有大约三分钟,三分钟后毒雾便会再度吐出,直到破晓之时,毒雾才会再度收缩。

为了采集到魔物谷内珍贵的草药,这些羽人们必须抓紧时间。

步入谷内,羽人们相比起其它种族而言,显得更加悠长的呼吸,竟然也变得略为急促起来,这是毒素正在入侵他们的身体,不过解毒草起到了作用,化解了毒素。微微一丝无法化解的毒素,也被羽人们特殊的身体构造暂时扛住了。

魔物谷外围毒雾扩散,毒性惊人。

谷内却灵气充裕,宛如洞天福地,除了有不少毒物横行外,反而没有一点毒雾掺杂其中。

一株株的灵药生长在魔物谷中,数量惊人。

看着满地的灵药,羽人们兴奋的忙碌起来。

纷纷散开,开始迅速的采摘,完全没有注意到危机的到来。

猛然间···那布满了灵药的地面,开始剧烈的颤抖。

剧烈的坍塌中,隐约却能看见,地底深处,埋藏着的一张巨大···且长满了利齿的嘴。

当大嘴合拢,所有的羽人,连同之前盛放幽香的珍奇灵药,也都被全部吞没。

咕噜噜的声音,不断从地底深处传出,就像是有几位恐怖的庞然大物,已经饥饿许久···许久。

所有的羽人,都被吃掉了。

短时间内,再也不会有这样大规模的羽人,靠近魔物谷。

而大地翻滚,一些灵药却重新探出了地面,茁壮而又充满了诱惑力的在生长。

密密麻麻的一大片,看上去极具观赏性。

美丽却又致命。

“吃掉!吃掉!全都吃掉!”

“什么都要吃掉,假的!都是假的!我才是真实···。”疯狂而又魔性的声音,在地底深处回荡,却又化作了古怪的声响,宛如自然的噪音,在魔物谷内传扬。

对于生存在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种族而言,这些声音都是杂乱且无序、无用的。

他们根本不可能听懂,更不会知道,这竟然是一种语言。

就像人类无法听懂风声、雷声、雨声,那是自然的声音,但是又有没有一种可能···那其实也是一种语言?一种人类所不理解的存在,正说出来的话?

喜欢心魔种道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